羅牛山未開建的賽馬小鎮背後
2019年05月20日15:32

  然而,在2018年5月,憑藉一紙“海南國際賽馬娛樂文化小鎮”(後在2018年12月20日更名為海南國際競技體育娛樂文化項目)的項目備案證明,在各項手續都不明的情況下,羅牛山迎來了股價飆升,半個月內漲幅近75%。

  近日,羅牛山發佈2018年報。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底,羅牛山營收為11.25億元,總資產63.15億元,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資產為39.71億元 。然而,對於計劃總投資287億元的大項目“海南國際賽馬娛樂文化小鎮”,羅牛山在財報中卻並未詳細介紹。

  近日,《中國經營報》記者實地走訪公告提及的“海南國際賽馬娛樂文化小鎮”所在地海口市美蘭區的羅牛山農場,發現這裏尚未出現建設的痕跡。而一年前,羅牛山的公告顯示,該項目擬2018年開工,計劃2020年建成。

  未開工的“農場”

  近日,記者實地走訪了羅牛山賽馬以及競技體育項目所在地海口美蘭區三江鎮一帶的羅牛山農場。

  據悉,2004年,海口市國營羅牛山農場(以下簡稱“羅牛山農場”)的改製方案獲批。按照海口市國資委的通知要求,羅牛山農場的整體資產和債務移交給羅牛山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由後者的員工出資購買原企業資產並承擔原企業債務,改製後企業退出國有企業序列。

  羅牛山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後更名為羅牛山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羅牛山集團”),經過上述改製後,羅牛山集團轉變為羅牛山的股東之一。

  當地一位司機告訴記者,羅牛山農場地處偏僻,是當年知青上山下鄉所在地。記者在該司機的帶領下前往農場。事實上,羅牛山農場周邊交通條件較差,因為途中下起大雨,通往農場的土路積滿泥水,變得坑坑窪窪。

  在現場,原是農場多年老員工同時也是本地村民的王先生告訴記者,自農場2003年解散之後,原先的員工出資,一個人拿出幾萬塊買斷一定數量的橡膠苗,補償農場的損失,農場則將土地借給員工進行種植,由員工自負盈虧。

  王先生透露,去年確實有消息傳出要在這邊建設一個賽馬項目,但是並沒有見到當地政府人員或者農場負責人前來通知,之後該說法也不了了之。另外,王先生表示,目前他及改製員工租種的土地,與農場方面未簽署相關租賃協議。

  當地人黃阿姨則對此前傳出建設賽馬小鎮一事表達出懷疑與擔心。黃阿姨告訴記者,她擔心土地被徵收後無法得到妥善的解決方案,導致生計被切斷。

  隨後,記者向黃阿姨詢問目前羅牛山農場是否有空地,其表示,附近是羅牛山農場廢棄的養豬場。“此前這裏曾經有養殖規模達到幾萬頭的養豬場,2016年到2017年間,由於汙染環境等問題,該養豬場關閉,廢棄至今。”據黃阿姨稱,羅牛山農場目前種植大量經濟作物,同時開設養雞場和養鴨場,這片廢棄的養豬場是目前羅牛山農場唯一的大面積空地。

  記者繼續走訪羅牛山賽馬小鎮擬建設用地一帶,但是未發現相關建設及施工痕跡。

  融資及土地問題遲遲未解

  未開建的賽馬小鎮背後,是羅牛山融資及土地問題遲遲未解。

  年報顯示,2018年全年羅牛山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約為5494萬元,扣除非經常損益的淨利潤為一417萬元。

  事實上,羅牛山的主業生豬養殖業以及蔬菜種植業並非高利潤行業。2012年至2017年,羅牛山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淨利潤合計為-2.42億元,而收到的政府補助合計為4.31億元。2016年至2018年公司生豬業務的毛利率從35.47%下降至6.63%。

  記者查閱近一年公告,目前,羅牛山方面也未向社會公佈其287億元的大項目獲得了哪些融資。

  海口市房協秘書長王路直言,羅牛山是海南本地生活服務商,其做賽馬的行為本身敢為天下先,但自身資金未必能啟動這樣的項目。另外,羅牛山目前不具備大規模項目的開發經驗,因為此前羅牛山在海南做一些城市的中低端物業開發項目。在賽馬產業養殖這一環節,羅牛山有一定關聯性,但是在體育競技、福利性彩票運營環節,羅牛山也不具備相應經驗和專業能力。

  融資之外,公告發佈一年來,在土地方面羅牛山也未公佈進展。

  而2018年5月16日,收到深交所問詢函之後,羅牛山發佈的《關於全資子公司獲得的提示性公告之進一步補充公告》顯示:“本次項目占地面積約7600畝,系公司自有土地,土地使用權人全部為羅牛山股份有限公司,土地性質主要是農用地和相關配套用地,目前上述土地性質尚不能完全滿足該項目的建設用地需要;未來,推進該項目將相關土地性質發生調整和變化等,存在不確定性。”

  時隔一年,記者查閱多方資料,未發現羅牛山已將7600畝農用地和相關配套用地轉變土地性質的公告。

  同時,記者就相關問題致函有關部門,海口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並未給出回應。

  就賽馬項目的土地使用權變更以及融資事項,羅牛山方面向記者表示,“項目備案證明中的擬開工時間和擬建成時間只是預計時間,尚未經過詳細的可行性論證,項目備案後兩年內未開工建設,備案機關可以從備案管理庫中將項目刪除,只要兩年內開工項目就不會刪除。但仍存在項目備案後兩年內未開工建設導致項目被刪除的風險及不確定性。”

  不過,在對記者的回覆中,羅牛山方面也強調自己的優勢,即“海南國際競技體育娛樂文化項目”用地系公司的自有土地。

  不過,就目前情況而言,羅牛山方面對外界關於賽馬項目的回覆極少透露細節。

  在2018年10月12日,《羅牛山股份有限公司關於深圳交易所 2018 年半年報問詢函回覆的公告》中,羅牛山方面表示,為了維護公司投資者利益,公司對賽馬項目的重大決策需等待《海南省賽馬運動發展規劃》的出台。

  到了2018年12月20日,相關政策出台後,羅牛山僅是宣佈賽馬小鎮項目更名。

  深圳市房地產研究中心研究員李宇嘉認為,“海南賽馬小鎮項目很大的問題在於業內擔心演變成炒作行為,畢竟內地還沒有類似於香港、澳門等擁有博彩性質的娛樂產業,發展的顧慮會比較多。什麼概念都可以被拿來炒作,如果監管沒有及時跟上,可能帶來一些不良的後果。”

  從2018年5月8日羅牛山發佈公告“海南國際賽馬娛樂文化小鎮”項目已經獲得了《海南省企業投資項目備案證明》開始,從當天股價最低的9.08元/股到5月29日最高觸及17.84元/股,此後,羅牛山股價一路波動。

  賽馬發展道阻且長

  伴隨海南相關政策,羅牛山之外,陸續有企業加入賽馬這一新賽道。

  近日,海南瑞澤新型建材股份有限公司也在推進海墾·南田馬術文化小鎮項目建設落地。該小鎮位於海南農墾神泉集團有限公司響水分公司海燕片區,占地面積約2000畝,已於2019年3月28日完成備案。

  此外,永泰集團有限公司、海南省農墾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墾集團“)也宣佈將共同出資設立海南泰墾體育旅遊有限公司,主營賽馬運動。海墾集團旗下海南天然橡膠產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也宣佈,正在探索膠林下賽馬運動與文化旅遊、休閑農業旅遊融合發展新路徑。

  然而,羅牛山面臨的問題可能不是孤例。

  談到土地問題時,中國綜合開發研究院旅遊與地產研究中心主任宋丁表示,“如果要發展賽馬項目,需要完成土地變更等多方面工作,這樣對政府而言,需要做長期的考察工作。目前海南賽馬政策還未完全成熟,政府在審批相關用地變更項目上也會很謹慎。”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也認為,賽馬產業這種大的規劃很難較快出現落地性的內容,企業目前很可能是受到一些審批限製,用地、產業發展方面都會受到影響。

  另外,海南賽馬究竟要走哪種形式,至今還未有定論。

  宋丁認為,目前海南在賽馬政策方面還有待完善,因為賽馬本身是一項運動,但是香港等地將賽馬發展成具有博彩性質。對海南而言,究竟以怎樣的形式發展賽馬及相關競技體育娛樂項目,都有待考察。

  事實上,2018年10月17日《海南日報》上刊發一則海南省委書記劉賜貴的講話,明確“網上有的議論要開賭場、搞博彩、放開跑馬,或照搬資本主義那一套、搞全盤私有製,這些都是脫離國情和實際的,是決不允許的。”

  政策之外,目前入局賽馬的公司,普遍沒有相關經驗。

  王路向記者介紹,賽馬本身是一整個產業鏈,從馬的養殖到馬的選擇、馬的培育,然後賽馬的整個體系的搭建,都不可能短時間完成,不管是硬件還是軟件。香港的馬會也是在運營很多年,而且在英國這種貴族馬會的背景之下,才完整脫胎而來。

  宋丁認為,賽馬以及相關的產業發展,需要一定的經驗以及專業技術背景。目前看,海南區內的各個公司還沒有這樣的經驗積累和專業背景。所以,建設賽馬小鎮以及相關項目,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長時間的摸索,沒有三五年很難落地。

  (趙越,鄭炳巽,童海華 中國經營報)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