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誠度暴跌?Apple的後喬納森時代 果粉該何去何從
2019年07月22日08:05

  Apple公司的首席設計師(Chief Design Officer)喬納森·艾維(Jonathan Ive/ Jony Ive)會在2019年晚些時候離職的消息震驚了外界,Jonathan將近30年的Apple職業生涯即將畫上句號。

  無疑,這是繼喬布斯之後Apple最為重大的高層變動,對於一向把產品設計放在企業文化首位的Apple,這是巨大的損失,而這個損失也直接在數字層面反映出來,一夜之間,Apple股價跳水市值蒸發90多億美元。

  此外,有機構調查表明,明星產品iPhone的用戶忠誠度逐漸下降,不少“果粉”投奔Android陣營。與此同時,手機市場增量放緩,即將面臨5G大洗牌,內憂外患的Apple在此時失去了Jonathan,這“水逆”要如何化解?

  離開早有預兆 有意退居其後

  Apple“功臣”Jonathan要離開Apple,不少人覺得震驚,但事實上他的離開早有預兆。Jonathan Ive於1992年加入Apple,1997年成為Apple公司的高級工業設計副總裁,直接向史蒂夫·喬布斯(SteveJobs)彙報工作。

  作為Apple最重磅級的工業設計師,Apple旗下的iMac G3、Power Mac G4 Cube、iPod系列、iPhone系列均由Jonathan帶領的設計團隊操刀,基本上Apple旗下所有標誌性的產品都由他經手,有關設計層面的決定都要經過他拍板審閱,當然,位於美國加州庫比蒂諾的Apple總部Infinite Loop園區和眾多Apple Store零售店也不例外。

  設計師這個職位在Apple公司有著其他公司難以匹敵的尊貴地位,而Jonathan在公司的影響力可以說是僅次於喬布斯,2015年,Jonathan榮升為首席設計官(CDO),這個職位是Apple為他新設立的。

  儘管集萬千愛戴與一身,外媒指出,自從Apple手錶(2014年9月)發佈以來,艾維就已經逐步抽身Apple的設計工作退居其後了。

  比起產品設計,似乎Jonathan在Apple Park建造上投入的精力更多。Apple新總部是喬布斯生前親手設計選址卻未完成的作品,如今新總部竣工,Jonathan表示道:“有一些重要的項目(Apple新總部),我覺得我已經完成我的使命了”。甚至有評價認為:Apple過去15年唯一偉大的設計是Apple總部。

  此外,Jonathan對Apple以外的設計領域也展現了更大的野心,他與摯友設計師Marc Newson合作過許多設計,有鑽石戒指(2018年)、桌子(2013年)、Leica相機(2013年)等等,不禁讓人猜測他在尋求Apple之外的事業。

  升任CDO之後,Jonathan在舊金山建立了自己的設計工作室,為了減少通勤時間,讓設計團隊選擇在舊金山開會,一週到Apple總部報到的次數也在減少,在過去幾年里,人們也看到他更頻繁地飛回倫敦的老家。可見,Jonathan似乎在有意無意地退居其後,一步步試驗著他的離開是否會對Apple造成過多影響。

  到底是誰的瓶頸期?Jonathan的?還是Apple的?

  最終讓Jonathan決意離開,是Jonathan自身遇到職業瓶頸期?還是Apple遇到了瓶頸期?喬布斯的離世,讓Jonathan猶如千里馬失去伯樂。喬布斯和Jonathan兩人在工作上非常默契,互相視為“精神夥伴”,而新上任的CEO庫克對設計並沒有太大興趣。

  從公司層面看,相比賣硬件,賣服務似乎是Apple未來發展的重心。財報顯示,Apple的服務業務Apple News +、Apple Music、AppleTV等營收持續創下新高,在這個背景之下,更加註重人機交互等軟件層面上的設計,是符合商業邏輯和用戶需求的。

  與之相反,工業設計出身的Jonathan最關注和擅長的是硬件設計。硬件和軟件設計雖然都屬於設計範疇,但屬於不同的細分領域。與此同時,Apple旗下三大硬件iPhone、Mac、iPad系列發展至今已經成型,可以突破的空間不多了。

  靈魂人物出走,誰來接班?

  在Jonathan離開Apple後,未來將會由3人頂替他目前的工作。Alan Dye晉陞為人機交互設計副總裁,主要圍繞系統和軟件層面的設計工作;Evans Hankey則被任命為工業設計副總裁,主要負責硬件產品設計。Dye和Hankey都將向首席運營官Jeff Williams彙報工作,而不是庫克。

  對於3位接班人,Jonathan表示很有信心 :“設計團隊肯定會在Evans、Alan和Jeff的出色領導下茁壯成長,Jeff是我最親密的合作者之一。”

  斜杠青年 Alan Dye

  2015年Jonathan Ive升為首席設計官時,一同任命的還有兩名副官Richard Howarth和Alan Dye,如今是Alan Dye的再次升職。

  Alan Dye在Apple任職多年,在設計的不同領域有著豐富的工作背景。Alan Dye從1997年畢業於Syracuse大學,修讀視覺和表演藝術學院(VPA)的通信設計課程,此前,他曾在國際品牌公司Landor Associates擔任高級設計師;在奧美(OGilvy&Mather)品牌整合集團(BIG)擔任設計師;在凱特·斯帕德(Kate Spade)擔任設計總監,負責品牌的整體美學。他還為“西蒙與舒斯特”、“美國國家籃球協會”和“紐約雜誌”工作。Alan的設計工作得到了許多設計出版物和網站的認可,也參加了設計和廣告活動的講座。他也是AIGA設計協會紐約分會的副主席,也是Art Directors Club’s Young Guns協會的主席。

  2006年Alan Dye來到Apple公司的市場和營銷部門的平面與設計小組,擔任“創意總監creative director ”一職。期間,Alan對Apple產品外包裝盒提出了建設性的想法,減少了包裝盒的磨損,讓他成功內部轉崗到人機界面組。

  此後,Alan深度參與設計了iOS7、Apple Watch的交互界面,對於Alan的表現,Jonathan給予高度的評價。2012年,被稱為“小喬布斯”的iOS軟件主管ScottForstall離職以後,時任首席設計師的Jonathan接手了Scott的人機交互界面業務。雖然Jonathan是Apple的金牌設計師,但他最擅長但設計領域是工業設計,他所申請的專利主要圍繞Apple產品外觀。此時Alan Dye在交互設計上的能力棒了大忙,Jonathan表示:“Alan對人機交互設計有極大的天分,Apple Watch大部分的操作系統都是他設計的。“

  首位女性工業設計副總裁Evans Hankey

  另一位設計師Evans Hankey,儘管這個姓名曾出現在Apple Watch展示視頻的手錶界面上,大家對她還是很陌生。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的晉陞讓這位女設計師成為Apple公司高管層的又一位新晉女副總裁,同時也是Apple公司的首位女性工業設計副總裁。

  相比起Alan Dye,Evans Hankey顯得非常低調,關於她的信息屈指可數,在LinkedIn上的個人資料顯示她在Apple公司從事“工業設計”的工作,並在斯坦福大學讀過工業和產品設計。

  我們所知的是Hankey已經在Apple的設計團隊工作了多年,並承擔了部分設計管理的工作,Hankey在iPhone和iMAC等產品上曾與Jonathan密切合作。

左:Evans Hankey 參加某圖片頒獎典禮(圖片來自網絡)
左:Evans Hankey 參加某圖片頒獎典禮(圖片來自網絡)

  此外,把Evans Hankey稱為專利狂人也不為過。通過在專利網上搜索得到的資料顯示,Evans Hankey從2005年開始至今,向美國專利和商標局(USPTO)申請專利保護的發明(包括正在等待中的專利)就多達50頁,如果按照一頁20條的記錄,和她有關的專利記錄多達1000條,其中有不少專利,Jonathan作為共同發明人的名字出現在記錄。

  網站顯示Evans Hankey最早一項專利是關於一款“USB連接器”的外觀設計,於2005年1月,由Apple Computer, Inc。公司作為授權人,Hankey和其他發明家共同向商標局提出申請。近期的專利申請顯示是2019年6月4日,關於便攜式耳機的專利。

  庫克未來的接班人Jeff Williams?

  相對於前面的兩位設計師,Jeff Williams算是大眾所熟知的老面孔了,2015年,他正式晉陞為Apple的首席運營官(COO,Chief Operating Officer)。Jonathan離職之後,鑒於硬件和軟件設計主管都向Jeff Williams彙報,我們可以說他現在扮演了Jonathan設計主管的角色。

  Jeff工作職責包括監管Apple的整個全球運營狀況和客戶服務支援。此外,Jeff是領導Apple Watch開發工作的關鍵人物,監督負責AppleWatch的工程團隊。他還在推動公司對健康計劃的關注,開拓新技術,推動醫學研究,使人們能夠更好地理解和管理他們的健康和運動。

  隨著iPhone的推出,Jeff Williams在Apple進入手機市場的過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2010年以來,他引領了全球所有產品的運營。Jeff Williams於1998年加入了Apple,作為全球採購的負責人。在Apple公司之前,他為IBM公司從1985年到1998年在一些操作和工程角色中工作。他擁有來自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North Carolina State University)的機械工程學士學位和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的MBA學位。

  為了減輕Jeff的負擔,Apple新提拔了SabihKhan為運營部副總裁來協助Jeff。Khan將負責其全球供應鏈,這樣Jeff就能花費更多精力在管理設計方面的工作。

  有趣的是,每次提及Jeff的時候,有一個話題總是揮之不去,那就是:“他會是下一任Apple的CEO嗎?”按照CEO都喜歡找COO做接班人的說法,未來在庫克卸任之後,Jeff是有可能升為Apple公司CEO的,畢竟當年Tim Cook是Apple的COO,而喬布斯也是曾經的COO。

  毫無疑問,Jonathan具有不可替代性,從外部招聘難以服眾,團隊內部提拔年輕血液或者是最優選擇,這樣也能適當給Apple的設計帶來新活力。

  Jonathan成了Apple的乙方?

  Jonathan尋求新事業的猜測得到了證實,在離開Apple之後,Jonathan會與摯友設計師Marc Newson另立門戶組建設計公司LoveForm,新公司專注於產品設計,計劃於2020在加州正式開業,Apple會成為LoveForm的第一個客戶。這樣看來,即使Jonathan不再在Apple任職,基於他在Apple公司的話語權,他依然能對Apple的設計提出建議。

  聘用外部設計團隊,Apple並不是沒有嚐試過,而且還很成功。當年喬布斯為解決電腦外形千篇一律的問題,最終尋求Frog Design(青蛙設計)公司創始人Hartmut Esslinger為Macintosh設計,在Frog Design的幫助下,Apple IIC大獲成功,Apple公司市值飆升,《時代週刊》給Apple IIC頒發了“年度最佳設計獎”。將設計外包,還能適當引入競爭。

  看家本領ANPP

  事實上,Apple的設計並不單純依賴Jonathan和個別設計師的天馬行空,爆款產品的背後是理性而科學的設計流程——Apple新產品開發流程 (Apple New Product Process),簡稱ANPP 。

  《喬納森傳》一書中透露道,每當Apple決定啟動新產品開發項目時,就成立專門的產品開發項目團隊,團隊嚴格依照Apple新產品開發流程執行任務。

  這份產品開發流程由喬布斯參與製定,ANPP類似於一份龐大的任務清單,它詳盡地展示了一款Apple新產品,從孕育期到上市後的各個階段所要完成的任務。包括從設計硬件、軟件到運營、財務、營銷、維修支援等每一個部門,每位參與人在每一階段需要做的事情。

  雖然ANPP不一定能保證讓Apple創造出超越Jonathan設計的產品,但是作為Apple前人的“遺產”,行之有效的的執行流程起碼能起到“保駕護航”的作用。

  最後

  Jonathan正式離任的日子日益臨近,對於設計師出走之後,Apple的會變成什麼樣?Jonathan的離職是否會影響到Apple未來的創造力?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影響的程度有多大?正面影響更多還是負面影響更多?沒有人能夠給出預判,只有時間才能給出答案。

  果粉們紛紛替Apple擔憂,前方的路該怎麼走?事實上,這個疑問從喬布斯離開的時候,就一直存在,然而這麼多年過去了,公司的運營依然正常運作。

  和Jony Ive的告別讓人難以接受,我們再也聽不到由他親自講解配音的宣傳視頻。但考慮到好的一面,Apple公司的產品可能會看到完全重新的設計。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老兵走,新兵來,富可敵國的Apple,還是有試錯的資本和底氣。你怎麼看呢?

  本文來自太平洋電腦網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