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郵呂廷傑:太赫茲和空天互聯網都不是6G真正發展方向
2020年09月21日10:27

  新浪科技訊 9月21日上午消息,由新浪科技、新浪5G聯合主辦的“Refresh Your Life”新浪5G Open Day今天開幕。北京郵電大學教授、國際電信協會(ITS)常務理事呂廷傑在主論壇演講中闡述了他對5G的見解以及對6G的展望。他表示,太赫茲和空天互聯網都不是6G的真正發展方向,6G要解決的是無處不在的計算。

  呂廷傑表示,移動通信技術的奇數代,一代、三代和五代都是顛覆性的,而偶數代是對奇數代進行優化和完善。

  “偶數代通常是把奇數代吹的牛落了地。就像正在到來的5G一樣,但是它一定飽受批評,因為這個牛吹出來,大家用得不是那麼順暢,因為它的商業模式不清晰。”呂廷傑說,5G還有10年的發展週期,這10年我們就要寄希望於社會各界來開發基於5G的應用。

  至於6G的方向,他認為美國強調的太赫茲會是6G的一個需要考慮的解決破題技術的方案,但不應該是6G的主要解決方案。在他看來,6G一定是解決5G的痛點,5G的應用還沒有出來,甚至有可能要5到7年才能大規模地湧現出來,因此是否需要用太赫茲這樣更高的頻段、更高的成本去解決網絡的速度問題還是未知數。6G的最大的應用、用點就是解決5G的痛點,而5G最大的痛點一定不是帶寬問題。

  另外,也有觀點認為空天互聯網是6G,呂廷傑也不認同。衛星聯網與地面基站聯網在時延上無法相比,因此空天互聯網一定不是6G的發展方向,但它會成為網絡覆蓋的一個補充,比如對時延要求不那麼嚴格的業務。

  “美國所定義的用太赫茲就是6G,空天互聯網就是6G,絕對不對。美國人不可能繞過5G做6G。”他說。

  呂廷傑認為,根據5G網絡的痛點,未來的網絡將具備五大特徵:

  第一,要從無處不在的聯接到無處不在的計算。比如鏡頭、汽車、甚至井蓋都具備計算能力;

  第二,大量的機器、人、物聯接,它們都是異構網絡,網絡之間怎麼互聯互通互操作,怎麼友好地握手,異構網絡聯接會成為主要的問題;

  第三,人機的協同,人和網絡的融合。人已經不再網絡外的東西,成了網絡內生的變量,它會激發很多應用;

  第四,安全可信。它必然成為通信技術在5G到6G演進的過程中必須考慮的一個內生技術。

  第五,網絡中立。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已經在5G上共建共享,而未來的網絡是網絡中立的,一個網絡上大家平等接入,都可以跑業務。

  他表示,5G聯接了物,但物沒有智能,就需要用軟件和算法將算力分佈式部署。如何把這些算力統一起來,在閑置時為所有人服務,這才是6G的演進方向。通信產業也將從賣語音到賣語音+信息的流量,走向一個算力網絡時代。

  “趨勢大於優勢。無論今天多麼強的一個國家和企業,如果不按照這個趨勢走,可能根本沒有辦法把握這個方向。”他最後說。

  歡迎持續關注新浪5G Open Day,與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國際電信協會(ITS)常務理事、北京郵電大學教授呂廷傑,中國傳媒大學新媒體研究院院長、白楊學者趙子忠,高通中國區董事長孟璞,蔚來聯合創始人、總裁秦力洪、文遠知行創始人兼CEO韓旭,小冰公司CEO李笛等院士專家、領軍企業高管共話5G新機遇。(張俊)

  以下為演講全文:

  朋友們大家好,非常高興來跟大家分享一下關於5G的話題。應該大家都聽到這麼一句話說“4G改變生活,5G改變社會”,那麼改變社會的什麼?5G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怎麼做?可能是大家普遍關心的問題。

  最近也有一些朋友一直在問我說,美國說他開始做6G了,他要繞過5G做6G,有沒有可能呢?另外,很多人也關心,說馬斯克的“空天互聯網”是不是就是6G呀?所以,今天我們就來跟大家討論討論這個問題。

  我把我今天要講的題目叫做“5G的這場革命和6G的願景”。

  我們首先來看這個圖,我們說目前我們國家正在推新基建,新基建有七大領域,排在第一位的就是5G,當然還有特高壓、城際軌道交通、高速鐵路、充電樁、新能源汽車,當然還有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這裏邊七大領域中有四個領域是跟信息技術密切相關的,你仔細來看這四個領域,實際正好是社會數字化轉型的信息技術的一個產業生態鏈,比如說網絡是幫你獲取傳遞信息,大數據存儲信息,人工智能加工處理信息,然後工業互聯網應用信息。所以,這是一個完整的產業生態。在這個生態中5G扮演了一個龍頭的作用。為什麼說它是龍頭呢?我在這兒給大家羅列一下5G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怎麼做。

  我們看這個圖中,我梳理了一下,移動通信技術到今天為止正在走入它的第五代,5G是第五代移動通信的小名,它的大名叫IMT—2020(國際移動通信技術2020)。如果看到這個名字你就知道,其實今年才是5G的元年,儘管前兩年世界各國都在炒作5G,但是它的標準還在逐步地完善中。移動通信技術十年一個週期,90年的2G,2000年的3G,2010年的4G,2020年的5G。國際電信聯盟前不久也開會發佈了說IMT—2030,也就是面向6G的解決方案的徵集,就是讓各國相關的企業提供相關的解決方案,所以大家也開始從5G關注6G。

  到底美國人說的這個6G是不是6G?比如美國人非常強調“太赫茲”。很多人可能不一定清楚,我們今天5G用的是毫米波,它的波長已經非常短,頻率非常高了。太赫茲是在它上面又高一個等級的頻段,這個頻段承載的信息量更大,也就是通信的能力更大。但是同樣是能量守恒的,所以它帶來的無論是能耗還是網絡覆蓋的成本,都會進一步地提升。比如很多人說美國開始研究太赫茲通信了,它是不是一個6G呢等等。我首先告訴大家,美國人不可能越過5G做6G。太赫茲會是6G的一個需要考慮的解決破題技術的一個方案,但是它不應該是它的主要的解決方案。為什麼這麼說?我們來看一下這張圖。

  移動通信的發展有一個特徵,我們知道有線通信不分代,移動通信分代,它的奇數代,就是一代、三代和五代都是顛覆性的,什麼叫顛覆性的呢?就是可以創造全新的市場,改寫遊戲規則的這種技術。你比如說大哥大的出現,我們不用拽根線跟電話了,創造了全新的移動通信市場。但是通信的質量很差,用的模擬信號,手機非常笨拙,而且還挺貴,一萬多塊錢一個。那時候誰家有一萬塊錢,80年代的時候誰家有一萬塊錢,叫萬元戶的時代,真的好多人都買不起,但是它是一場革命,儘管有很多的批評聲,但是它問世了。但是我們看偶數代的2G,2G在應用上並沒有創新,它還是解決人跟人拿手機打電話的這樣一個應用,但是它採用了GSM和CDMA的數字編碼,採用了小巧靈活的終端,從而它優化和完善了1G的手機打電話的商業模式。所以,我們通常說偶數代是對奇數代進行優化和完善的。

  緊接著我們進入3G,3G是幹嗎呢?就是我們拿手機不僅要打電話,還要拿它上網。

  所以,你們看這個升維的設計,就是說1G連接人,3G連接人、連接計算機、服務器。5G又是奇數代,連接人,連接計算機、服務器,連接萬物。我們說物聯網,萬物互聯,你的車會聯網,也許路燈會聯網,井蓋會聯網,我們智能家居的電器也會聯網。看到了嗎?它要聯接萬物。所以,它的奇數代一直在升維,它的維度一直在升維,它聯接的東西越來越多,讓一切納入可控、可管理、可操作的範圍。

  好了,我們回到3G。當時3G的目標是拿手機上網,這時候包括業內的很多著名專家都提出了異議,認為這是個烏托邦,手機叫“移動終端”,在移動中還要占著你的眼睛上網,那不是開車的撞樹、走路的撞牆嗎?很多批評之聲不絕於耳,很多人說當時3G的主要的設備製造商是歐洲的設備製造商,比如說Nokia、愛立信、阿爾卡特這樣的企業,所以很多人就說這就是他們那些企業為了賣設備編出來的一個,就像現在有人批評說“5G根本沒用,那就是華為為了賣設備編出的”,道理是一樣的。那個時候批評3G的聲音遠遠多於今天批評5G的,儘管5G有很多批評的聲音。

  我們來看看規律。所以,吵吵嚷嚷,吵吵嚷嚷,2000年通過了標準,一直到2007年,整整過了七年,誰也不知道3G的殺手應用是什麼,天天在吵吵。我記得2002年,我陪著老郵電部的一個代表團去日韓觀摩世界盃足球賽,主要是體驗一下日韓的3G的網絡應用,我們一下飛機,韓國SK Telecom給我們每人一部手機,說不用你們付流量費,體驗體驗我們先進的3G的手機,我們這能看足球賽。我們很多人坐在大巴上拿著手機看,那個信號卡頓卡頓卡頓,很難受,但是反正不需要我們付流量費,這時候有一個老領導看了半天,看得眼睛累了,冒了一句話,說“這玩意兒看是湊合看,這球在哪兒?我看了半天就沒找著。”後來回來以後好多人更批評了,說3G拿手機上網,這絕對是異想天開胡說八道,你坐在電視機前看那足球賽多舒服啊,有線寬帶坐在電腦前看也比手機屏幕大啊,球都找不著,對吧,嗡嗡嗡,吵吵吵,一直吵到2007年。大家是不是還記得去年美國《連線》雜誌的主編採訪任正非老總的時候,問他說“任總,你說5G的殺手級應用需要多長時間?”任總想都沒想來了一句說“估計得7年吧。”你如果不是這個圈里的人,你不瞭解這個歷史,你可能很難知道,為什麼他脫口而出“7年”?因為3G這個創新型的應用就花了7年的時間,一直到2007年1月份,一個叫喬布斯的人,笑咪咪地拿著一個Apple的手機和app store的應用軟件商店,橫空出世,教給了全世界的人手機上網怎麼玩。

  我們經常說喬布斯重新定義了移動互聯網,他定義的是什麼呢?他定義的是這個OTT,OTT是什麼?是NBA籃球賽的術語,Over The Top(過頂傳球)。大家奇怪互聯網怎麼還來了“過頂傳球”,大家知道我們傳統的商業模式中最常見的,比如鐵路部門要做運輸,他顯得做一件事,花重資鋪軌道。這麼多的錢鋪下去,最後該客運和貨運了,該掙錢了,所以鐵路的客運、貨運一定是他自己做,絕對不會讓外來人來做,我得把我的投資收回來。但是大家注意過公路嗎?修公路也是重資產,但是誰修的路,路上跑的誰家的車,車上拉的誰家的貨,相互都沒有關係,這就叫OTT。網絡和業務分離,我在你的基礎設施上做業務,但是我的所有的收益跟你是沒有關係的,我跑公路的時候,我這一車拉的是黃金,我這一趟掙了1萬塊錢。還是我是空車或者拉的是垃圾,沒掙錢,都跟你沒有關係,我給你交一點過路費就完了,它把網絡的經營和業務的經營完全分隔開,過頂傳球,在你的基礎上做業務,跟你沒關係。所以,最早把OTT模式用在手機上的並不是喬布斯,而是加拿大MIM公司的Blackberry(黑莓手機),黑莓這個手機它推出這麼一個應用push emall,你的郵箱來郵件了,你不知道,我就通知你,像短信一樣通知你。你看手機就有一個鏈接,你可以訪問郵箱,更重要的是如果你用了黑莓的手機,郵箱服務器也放在黑莓的服務器上,那了,我還給你的郵件加密,就是無論在手機側還是在服務器端,你的郵件永遠是保密的,別人看是亂碼,只有你自己想看的時候,我會實時地分發給你一個密鑰,一個鑰匙的鑰,讓你打開這個信息能看到全文。這個就廣受歐美的政要還有一些個商人、後來社會上幾乎人手一部,因為歐美人主要用手機在辦公,他傳文件、籤文件、談生意,他希望加密。所以,黑莓當時也曾想進入到中國,他當時定了一個條件就是說,一個月30塊錢的包月,我賣的是兩項服務,一個是郵件到達的通知服務,一個是郵件的加密服務。但是至於你下載郵件產生的流量,對不起,運營商自己找客戶去收去。看到了吧,他把業務和網絡切割開來。但是黑莓僅僅是把郵箱一項業務OTT在運營商的網絡上,可是黑莓的手機風靡於歐美,從來沒有在中日韓東亞地區流行過,當時很多人分析過說因為東亞地區有非常好的手機製造商的原因,不用黑莓手機,但是我們說我們會渴望用黑莓的應用,為什麼也不用呢?結果喬布斯這個人比較厲害,因為他信佛教,經常上東方來,他發現東亞人用手機並不是在辦公,跟歐美人的用途有著很大的不同。中日韓的人用手機最多的情況是什麼?玩遊戲、看動漫、聽音樂、聊天,所以他迅速地架構了app store,把大量消費和娛樂型的社交性的應用,讓它以一個開放的平台的心態,讓社會各界創造內容,裝在了app store上,它說了,我就讓你們通過我的app store,整體OTT在運營商的物理網絡上,也就是如果你是跑運輸的,你不用關心修路這件事了,我來解決這件事。所以,它一下子解放了應用層,手機上的應用大大豐富起來,社會各界都在開發各種應用,所以你今天手機上一定有很多的app,這裏邊什麼手機新聞客戶端、手機遊戲、手機社交應用、手機短視頻、手機支付,不一而足,我們每天都粘在這個手機上,上這個地方、上這個地方,這時我們最大的願望是什麼?降價提速。所以,你發現2010年開始的4G,它並沒有什麼應用上的創新,但是它通過技術的創新實現了降價提速。

  所以,我們說偶數代又進一步地對奇數代進行了優化和完善。按照華為人的說法,偶數代通常是把奇數代吹的那個牛讓它落了地。你就可以想奇數代是一場偉大的革命,就像正在到來的5G一樣,但是它一定飽受批評,因為這個牛吹出來,大家用得不是那麼順暢,因為它的商業模式不清晰,我去年在網上開了一個5G60講的課,直到今天很多聽友跟我互動的時候說,我都換了5G手機了,我沒覺得跟4G有多大變化,就是上網速度有的地方快了一點,我也沒覺得有什麼應用。說得太對了,因為IMT2020今年才是5G的元年,它還有10年的發展週期,而這10年我們就要寄希望於社會各界來開發基於5G的應用。

  我們要開發5G應用,我們就要知道5G到底有什麼能力。所以,在這個金字塔中它有三個能力。有好多聽友跟我說“呂老師,我好像不用5G,4G的帶寬速度可以了,4G的資費我也可以接受了。”我說因為5G主要不是聯接人。到今天我們還在用聯接人的方法去測說美國現在才400多萬的5G用戶,發展了一年多了,中國幾千萬的用戶了,韓國是最早上的,80%的手機用戶已經變成了5G用戶了。這都沒有意義,知道嗎?5G要看聯接數,我們中國現在的聯接數,比如說工業企業中設備的聯網,一些車的聯網,這個聯接數已經十幾個億了,沒有人統計這個數,因為5G的能力是聯接物,當然它也把聯接人的這種應用做了提升。就像這個金三角說的,比如增強移動寬帶,理論上可以達到4G上網速度的幾十倍到一百倍,每平方公里一百萬個接入,還有海量機器聯接的能力,大聯接能力,走到馬路上那麼多的共享單車,那麼多的井蓋、路燈、鏡頭、我們人身上的可穿戴設備,可能同時發生這種通信的需求,它每平方公里一百萬個接入,這沒問題。再下來是高可靠、低時延,將來無人駕駛的汽車、智能機器人的控制、手術網絡的實施等等,都會用到低時延,它能做到1毫秒時延,你拿根針紮你的手,感覺到疼痛,這個傳遞時間10毫秒,它能做到1毫秒,比那個還快10倍,它就是解決,你這邊有一個驅動,那兒馬上就有一個響應,這種能力。這些都不是我們講的重點。

  我們剛才說的一句話,美國人不可能繞過5G做6G。為什麼?如果我講了這個規律你就會知道。6G一定是解決5G的痛點,5G的應用還沒有出來,甚至有可能要5到7年才能大規模地湧現出來,請問你怎麼知道他的痛點就是需要用太赫茲這樣更高的頻段、更高的成本去解決網絡的速度問題呢?6G的最大的應用、用點就是解決5G的痛點,而5G最大的痛點一定不是帶寬的問題。

  我舉一個例子,我們前不久到華為研究院參觀,發現它有一個高速公路上用的鏡頭,我非常注意到這個鏡頭比我們一般的高速公路上的鏡頭要大。我說為什麼這麼大呢?它說因為加了計算功能。原來我們叫雲計算,什麼東西都上到雲端。好了,我們城市中有好多監控的鏡頭,為了公眾安全,為了什麼社區的管理,有好多鏡頭,好多還沿用這樣,用網絡一聯。以前的做法是一輛車超速了,就把它超速用高清視頻錄下來回傳到網絡中心,通過人工智能的軟件分析它這是一個什麼樣的違章行為。現在不是這樣了,那個計算能力就在那個鏡頭上,當一輛車一超速,這時候你要是把一個高清的視頻往上傳,正好趕上好多車,違章又比較集中的情況下,這時就會發生網絡擁塞,或者就需要很多帶寬,這時候需要帶寬。華為怎麼做呢?其它很多企業都在這麼做,就是把計算能力、人工智能的識別能力下沉到了鏡頭上了。鏡頭就能社別,這是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車號是京A什麼什麼東西,它違章,違章的行為叫“超速”,超速了20%。它就能把一個圖像發生的視頻的東西立刻解析成了我們在計算機的理論中叫結構化數據,就是用一個文字來描述,這個結構化數據只有十幾K,根本不佔用帶寬的情況下就傳到網絡中心了。這個時候這個車主馬上手機上能得到一條信息,他剛一闖紅燈就能得到一條信息“你剛才違章了,超速20%闖了一個紅燈。比如在高速公路上超速了”等等這些事實。這時它就不需要大帶寬。這時候帶寬上的能力,比如存下來的高清的視頻會在晚上沒有車走的時候,帶寬比較閑置的時候再傳到網絡中心,我們把這個叫做邊緣計算。就是它的計算能力放在邊緣了,它的存儲也放在邊緣了,叫邊緣存儲。它放在這個地方以後傳上去,幹什麼用?處理交通違章的時候,你可能會說我沒有違章,咱們調出視頻看一下,視頻也在。但是當時能夠立即在這個節點處啪就處理了你的違章行為,變成了一個只有十幾K的結構化數據。

  所以,我們看到一個什麼問題?我想跟大家講,5G的聯接物的能力會使得大量的算法和軟件,從雲端下沉到我們需要控制和管理的節點上,我們把這個叫做邊緣化,叫邊緣計算,它的術語叫MEC(移動邊緣計算)。那麼這樣的話,它就變成一個不是集中的大數據中心、雲計算中心,而是分佈式的計算能力。我們一定要知道這個變化。你的分佈式的存儲和帶寬的需求是有相互置換的關係的,這個置換關繫帶來的結局是什麼呢?我們會看到這樣一個變化。

  我們簡單地歸納一下剛才講的,我們瞭解一下4G帶來的變化,我們說蒸汽機的變化帶來了工業1.0,但是這還不夠,它解決了什麼問題呢?它解決了要把動力通過熱力的網絡來傳遞的問題。緊接著電力網絡的出現帶來了要把能量通過電網來傳遞的問題。也許在看我這個節目的網友有很多是搞金融的,比如銀行的作用是什麼,就是你家有閑錢,我給你存到銀行里,你放那兒也沒用,放在我這兒我給你利息,它能升值,銀行掙的就是存貸款的利差,拿你的錢存款餘額放貸出去了,它就掙錢了。保險公司也是這樣,你把錢放在保險公司,比如車做保險,不會把錢放在地庫里,等著你車出事故,它會拿錢理財,險資是最好的理財的資本。這個過程他們實際上在扮演一個什麼角色呢?加速了貨幣的流動性,讓錢在國民經濟的循環中掙到錢。

  我們今天的要素已經成為數據了,信息社會那是數據,工業社會那是能源,是物質資源,是誰有礦、誰有油田。農業文明時代誰有土地,地主家肯定最有錢,因為他們家地多,等等要素發生變化。電力網絡的出現最核心的價值在於它能讓能量這個工業的核心要素,能夠通過電力的網絡像水一樣流動,加速了它的流動性,帶來了工業2.0。緊接著計算機的出現帶來了自動控制,傳遞信息的網絡出現了。

  我們今天正在進入到智能製造的時代,5G的到來,IoT(Internet of Things)物的互聯網翻譯過來就是加上人工智能,會給我們帶來這樣一個時代,它將帶來一個什麼樣的變化呢?就是要用一種網絡來傳遞智慧。2009年IBM總裁說我們將進入到智慧地球時代。大家可能特別關注,智慧是什麼東西?我想告訴大家,5G的痛點和6G的演進趨勢是有規律的,除了我剛才講的偶數代對奇數代進行優化完善,美國所定義的用太赫茲就是6G,空天互聯網就是6G,絕對不對。為什麼?我們來看這個規律。電信技術的出現就是在communication這個詞前面加了個tele,我們翻譯成電信,tele並不是電的意思,是遠距離的意思。我們用電磁波作為載體,可以在你也看不到我、我也看不到你的距離上能夠傳遞語音的信息,這是一場現代通信的革命。緊接著計算機的出現,人們要跟計算機通信,要上網,所以出現了語音+信息,出現了綜合多媒體通信等等一系列的技術,我們叫ICT(信息通信技術)。在這個過程中人是在網絡之外的,網絡是人們利用的一個工具,人跟人打電話、人上網等等。今天5G帶來的變化是什麼?我們不僅要傳遞話音,還要傳遞信息,還要傳遞計算的能力。

  我們看下邊的一個循環,網絡最重要的作用是讓我們獲取信息,比如我喜歡攝影,我喜歡Canon的攝像機,你們都不知道,但是淘寶知道,天貓知道,微信知道,因為它的客戶管理系統會分析,我經常在上面跟一些攝影發燒友們討論Canon相機的使用。我會到淘寶、天貓、京東上、蘇寧上去買這些照相機的器材,所以它就會知道。看到了嗎?因為我聯網,所以他們輕而易舉可以獲得我的數據。以後你的車如果聯了網,這個數據很容易被記錄的。這個雜亂無章的數據是沒有意義的,比如說一個機器能夠瞭解13這個字,這充其量就是一數據,它能夠反複地學習,它能知道這個字叫13,但是不知道其義。信息是什麼?就是經過清洗以後,我們說不是所有的信息都對人有用,對人有用的信息叫知識。從數據到信息到知識是什麼關係呢?13是個數據,機器能識別。但是13是有意義的,它代表一個數,比12大,比14小,這就是它有信息量了。這裏邊又有知識,13比如說在基督教里是個不吉利的數,在西方蓋樓不能有13層,電梯不能有13號等等,它就帶來知識了,看到了吧。再下來人瞭解了自然客觀的規律、社會的規律以後,把人們掌握的知識寫成軟件,那些冷冰冰的沒有大腦的機器去執行,比如說你的車為什麼能自動駕駛?因為有軟件,我們經常講我們將迎來一個軟件定義的社會,我們將迎來一個算法世界,就是這個道理。所以,知識加軟件就構成了智慧。

  一個基礎的能力是什麼呢?我們說人工智能的核心是三大要素(數據、算法、算力)。人工智能越學習,不斷地深度學習,學習的數據越多它越聰明,加算法,加算力,一切這些東西都是靠計算的能力支撐的。因此,我們的網絡將進入到這樣一個有五大特徵的,一定是因為5G所衍生出來的巨大的痛點。

  第一,要從無處不在的聯接到無不在的計算。它不僅支援聯接,要支援無處不在的計算。井蓋為什麼知道它漂離開那個井口,它會報警,誰告訴它的?因為有軟件。所以這個計算能力無處不在。

  第二,大量的機器、人、物聯接,它們都是異構網絡,網絡之間怎麼互聯互通互操作,怎麼友好地握手,異構網絡聯接會成為主要的問題。

  第三,人機的協同,人和網絡的融合,人已經不再網絡外的東西,人已經成了網絡內生的變量,它會激發很多應用。我們在社交網絡的時候就會發現我們每個人都是內容的生產者,又是消費者,所以人機協同會是網絡必須考慮的一個問題。

  第四,安全可信。現在的網絡給我們越來越多的不安全、不可信的感覺,而事實上也帶來了很多問題。它必然成為通信技術在5G到6G演進的過程中必須考慮的一個內生技術。

  第五,網絡中立。覆蓋物的這種解決方案難道還需要今天這樣,比如說崇文區有一萬多個井蓋,為了爭這一萬多個井蓋的聯網,三家運營商都搞一個網絡覆蓋,還可能這樣嗎?延慶到崇禮的冬奧會的場館,修了一條支援無人駕駛汽車的高速公路,難道這條高速公路還是三家都來覆蓋嗎?肯定不是這樣。如果不是這樣,那麼為了經濟的原因,所以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已經在共建共享,我的客戶到你的網中能用,你的客戶到我的網中能用,這就相當於浦發銀行的卡能在工商銀行的ATM機中取款的道理一樣,這就提高了效率,降低了成本,當然還能回饋老百姓,成本降下來,就能回饋老百姓。我們的問題來了,如果是這樣建網,就會出現一個問題,如果你開車到上海,你在北京到天津這一段難道是聯通覆蓋的網絡,車聯網、無人駕駛的路上,所以你插一張聯通的卡,等進到山東境內,你就換成中國移動的卡了,等到進入江蘇境內,你又換成了電信的卡,有這個必要嗎?因為他們的網絡是不同運營商覆蓋的。我告訴大家,未來的網絡是網絡中立的,一個網絡上大家都可以跑業務。平等接入,一定是這樣。所以我們將會出現一種基礎設施的平台,這種平台就叫算力的平台。

  我想告訴大家,通信從賣語音到賣語音+信息的流量,將走向一個算力網絡時代,這才是6G真正發展的方向。

  我在這兒,時間的關係不給大家展開,這裏有好多技術。比如說各種算力,我舉一個例子,以後車都是無人駕駛車,每一輛車就是一個大型的計算裝置。人人的車都有計算裝置,一個車一天只有2、3個小時在跑,其它的時間閑在那兒會幹嗎?如果你的車是聯網的,你的算力是可以給你掙錢的,它可以拿來為別人服務。我們說以後不是這種靠集中式的大型的雲計算中心來為大家服務,而是人人為人人,這才是互聯網的草根文化。我們將出現一個大的算力網絡,我的車一停下不用就馬上註冊,我的算力就開放,我的算力就被一個調度系統去調度,為所有人服務。這種時候會出現這樣一種情況,如果說電力網絡為物理世界提供動力,那麼算力網絡將為未來的智慧的社會提供數字的動力,我們就像插上電用任何電器一樣,我們插上算力網絡的接口,我們就可以用各種智能計算,這個時代才是真正的6G應該認真研究它的解決方案、它的技術架構。

  因為5G都聯的是物,物沒有智能,我們就無處不在的算法,無處不在的軟件,特別是它分佈下去了。我剛才講了鏡頭上都會有算力,車上都會有算力,怎麼把這些算力統合起來,在它閑置的時間為所有人服務,這就是互聯網真正的邏輯,它的這種自由、平等、開放的邏輯。所以,6G的演進是這樣。而且我們講過算力和帶寬是可以置換的,為什麼一定認為它是要解決太赫茲呢?如果是支援無處不在的計算,你放到衛星上的通信只是解決的聯接,完全沒有進入到5G和6G真正要解決的無處不在的計算。你放到衛星上和放在你身邊的基站這個時間的延遲能夠相比嗎?所以,空天互聯網一定不是6G的發展方向,但是它應該成為網絡覆蓋的一個補充,成為我們對時間的延遲不是那麼嚴格的情況下的一個補充。

  最後我做一個小結,通信產業正在從以前是賣電路,後來到賣帶寬,以後將會賣算力的方向發展,我們將面臨一場巨大的革命,5G的到來改變社會就在這個地方,它會使得社會進一步地數字化,趨勢大於優勢。無論今天這麼強的一個國家、一個企業,如果不按照這個趨勢走,你可能根本沒有辦法把握這個方向。所以,我希望各位能夠瞭解,我們必須在研究這個歷史的發展規律,研究5G可能帶來的這種變革的情況下,才能真正地去瞭解我們需要的6G是什麼東西。

  送給大家一句話,數字化轉型是今後十年的主要趨勢,所有的行業都值得重新做一遍。

  謝謝大家!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