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壟斷調查如影隨形 科技巨頭們難逃“宿命”?|海外周選
2020年10月19日09:29

  不久之前,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發佈其對數字市場競爭情況調查的最終報告。這份報告也是多年研究和聽證會的最終結果。本質上講,這裏其實有三份報告:一份為民主黨派的多數意見,另外兩份來自共和黨派的不同意見。儘管報告的政治性質錯綜複雜,但報告的主要信息還是相當明確:Apple、亞馬遜、Google和Facebook這四家科技公司已然發展地過於強大。這份449頁的報告也提到了如何控制科技公司的力量,以及使用反壟斷法這一傳統工具重塑數字世界。

  這份報告內容複雜,針對每一家公司以不同角度提出不同問題和不同的解決方案。儘管我們冠之以“科技四巨頭”之名,但這四巨頭本質上是四家截然不同的公司。通常的反壟斷措施對他們的影響也會各不相同。接下來,我們會逐一分析,報告中提出的反壟斷方案會如何影響每一家公司。

  亞馬遜

  亞馬遜在美國的在線零售市場上擁有強大且持久的市場力量……該平台對許多中小企業具有壟斷權,後者除了選擇亞馬遜,幾乎沒有其他更好地觸及在線消費者的途徑。

  新一輪的反壟斷措施始於亞馬遜,因此這份最新的報告將矛頭對準了這家電商巨頭也不足為奇。對亞馬遜的反壟斷調查幾乎延續了法律學者麗娜•汗(Lina Khan)在其2017年的重要論文《亞馬遜的反壟斷悖論》(Amazon’s Antitrust Paradox)中提出的主題。麗娜•汗也是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高級顧問。(亞馬遜對報告的指控提出長篇反駁,稱該公司也面臨著來自實體店的激烈競爭,並且該公司的龐大業務範圍更有益於消費者。)

  麗娜的論文和委員會的報告均認為,亞馬遜掌控著電商商品的市場路徑。如果你想要在線上銷售襪子,那麼最好的平台選擇就是亞馬遜。但是,當亞馬遜也開始出售自有品牌的襪子時,情況就顯得有點尷尬了。用報告中的話來說就是,這意味著“哪怕是在亞馬遜本來毫無製定商業條款優勢的市場內,依賴亞馬遜零售平台的市場參與者實則也只能被迫接受亞馬遜的要求”。

  一貫以來,亞馬遜的反對論點總是指向沃爾瑪這一類的實體競爭對手。在沃爾瑪這類實體店內,自有品牌和競爭品牌也同時銷售。但報告認為,數字市場的龐大範圍和廣泛影響力讓亞馬遜不能與沃爾瑪等實體店同一而論。

  “主流平台可以收集實時數據,鑒於平台的用戶規模,這些數據相當於近乎完美的市場情報,”報告寫道,“儘管有其他選擇的公司可能會希望保護他們的專有數據,但主流平台的市場力量讓他們首先不得不接受這類的數據收集。”

  根據技術反壟斷的標準,這其中的問題非常簡單:亞馬遜同時經營著太多業務。報告提出了一些新的規則,將阻止亞馬遜這類中間機構與依賴其基礎架構的公司互相競爭,並且在某些情況下,甚至阻止亞馬遜等中間機構涉足某些業務領域(即報告337頁提及的“結構分離和行業限製”)。在平台方面,報告呼籲採用新的非歧視性規則,以阻止公司為自有產品提供競爭對手所沒有的優勢——並一旦這樣做,公司將承擔法律責任。這兩項措施均是經典的反壟斷措施,先前適用於鐵路公司、有線電視公司和銀行等。

  雖然我們知道這種監管對鐵路行業的意義和作用,但對亞馬遜而言會怎樣卻很難說。亞馬遜已經成功推出“Amazon Basics”自有品牌,不過剝離或削減這些品牌也不是不可能。在非歧視性規則下,亞馬遜的資產負債表無疑會受到打擊,但亞馬遜網站的主頁可能不會有大的變化。監管的影響對Amazon Prime可能會更加嚴峻。Amazon Prime始於特惠交易和快速發貨,並逐漸蔓延至成熟的流媒體服務和自製電影等。一個沒有捆綁的Prime會是一個怎樣的會員服務,沒人知道。甚至,Amazon Prime未來可能會就此消失。

  FACEBOOK

  與Facebook相關的強大網絡效應已經使得市場趨向於壟斷。因此Facebook旗下產品——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和Messenger——之間的競爭,實則比Facebook與其他對手之間的競爭更為激烈……Facebook的壟斷地位已經堅不可摧,新的市場參與者或現有企業幾乎不會對Facebook造成競爭壓力……在缺乏競爭的局面下,Facebook的品質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下降,從而導致用戶隱私得不到較好的保護以及平台上虛假信息大肆氾濫。

  和亞馬遜相反,這份反壟斷報告似乎並沒有人們想像地那樣對Facebook大肆口誅筆伐。正如Google的長期反對者路德•洛(Luther Lowe)在Twitter上說的那樣,該報告的“主流在線平台”部分聚焦Facebook的篇幅最少,只有37頁;與之相比,關注亞馬遜的篇幅為68頁,Google的為71頁。很大程度上,這是因為委員會的重點不在於數據隱私(事實上,監管措施主要針對的就是Facebook的數據隱私問題),而且該公司的整體網絡力量也不太容易被傳統的反壟斷措施針對。

  而聽證會上爆出的最重磅炸彈是對Instagram收購交易前後經過的新調查。內部往來郵件顯示,收購是為了在Instagram構成威脅前搶先扼殺潛在競爭對手。報告中討論Facebook的那部分內容也主要集中於這方面,詳細解釋了該收購對Facebook而言意味著什麼,以及為什麼Facebook作為一個社交網絡,它的市場地位卻如此難以被撼動。

  但是,拆分Facebook和Instagram更多的是司法部的工作。報告中提出的補救措施也幾乎不會改變現狀。報告建議,對未來收購採取更加嚴格的審核。報告還建議引入互操作規則,讓美國的法律與歐洲的《通用數據保護條例》更加步調一致。但這些都不會對Facebook的日常主導地位造成影響。最重要的措施或許是非歧視性規則,該規則可能會限製Facebook管理其網絡的方式。但跟Google的搜索或亞馬遜的商店相比,Facebook的平台對競爭對手而言其實沒那麼重要。因此,司法委員會將Facebook的大多數問題留給了其他機構去處理。

  Apple

  Apple在移動應用商店市場上具有壟斷權力,控制著美國1億多部iPhone和iPad對應用商店的訪問權……在缺乏競爭的局面下,Apple壟斷了iOS設備上的軟件發佈,給競爭對手和市場競爭帶來損害,降低了應用開發者的品質和創新能力,並提高了應用價格,減少了消費者的選擇。

  7月份,當蒂姆•庫克(Tim Cook)在司法委員會前作證時,關於Apple使用其應用商店的優勢打擊競爭對手的典型案例還比較少。短短兩週之後,情況就發生了變化。8月13日,Apple與Epic Games反目,最終因為支付處理方式的糾紛,《堡壘之夜》的iOS版本從Apple應用商店被刪除。糾紛仍在等待法院的裁決,但Apple對iOS軟件的壟斷已不容忽視。

  報告中提及《堡壘之夜》一案的次數不多,但報告的大多數分析的背景中都有其影子,Basecamp和Protonmail提出的類似指控也在其中。之前看似無害的行為如今也蒙上了一層陰影。例如,iOS 14之後,Safari成為iPhone上的永久性預設瀏覽器。Apple鎖定熱門的iPhone應用已有很長歷史,而這份報告清楚地表明,一些議員將這每一種案例均視為潛在的壟斷主張。

  如你所料,Apple強烈反對人們對其的壟斷指控。“我們一向堅持審查是合理且適當的,但我們極度不認同這份報告中與Apple有關的結論,”Apple發言人說,“在我們開展業務的任何一個類別下,我們公司並未擁有佔據主導地位的市場份額。”

  然而,建議的非歧視性規則將對Apple造成相當直接的影響。多年來,Apple一直拒絕讓第三方應用在iPhone上使用NFC。對於任何希望與Apple Pay競爭的第三方支付應用而言,這無疑是一個關鍵障礙。監管機構也會密切關注預設的天氣和音樂應用。Apple應用商店的排名應該也會變得更加透明和公平。儘管影響顯著,但Apple的核心硬件業務恐怕不會有任何改變。甚至,Apple Music和Apple TV+這些服務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只不過這些服務未來面臨的競爭可能會更加激烈。

  更大的問題在於,這一切對Epic和所有其他長期苦於“Apple稅”的公司而言,將意味著什麼?Match Group、Spotify以及其他眾多公司一直在呼籲取消Apple的30%應用商店佣金。委員會也同這些公司進行了討論。但報告中並沒有要求終止該佣金。理論上,“結構分離”部分的內容也可適用於Apple的應用商店,但這也只是一種延伸,並且委員會的措辭也並沒有將Apple視為一個特別的違規者。而且跟Google與YouTube、Facebook和Instagram的情況不一樣,人們也很難想像,監管機構會把Apple的應用商店拆分出來,成立一家獨立的公司。iPhone和應用商店,這兩個產品之間的聯繫過於緊密,在大多數情況下,報告都不曾提及拆分iPhone和應用商店。如果Epic可以獲得Apple給出的補償,那這補償很大程度上也是來自法院的判決。在國會針對這些建議採取行動之前,法院應該早已對該糾紛做出了判決。與此同時,“Apple稅”似乎並不在反壟斷調查的範圍之內。

  Google

  Google在在線搜索和搜索廣告市場上向來處於壟斷地位。高市場準入門檻是Google市場主導地位的護城河,這其中包括Google的點擊查詢數據,以及Google在全球大多數設備和瀏覽器上贏得的預設設置地位。大量實體——從主流的上市集團到小型企業和創業者等等——都依賴Google獲取流量,並且他們也沒有其他可替代的搜索引擎可用。

  在參與7月份反壟斷聽證會的科技四巨頭中間,Google受到的調查大概是其中之最。多年來,歐洲反壟斷監管機構一直在試圖削弱Google的權力,美國的司法部也預期將在數週內針對Google展開自己的大規模調查。對其他科技而言,監管行動或許是一種假想的威脅;但對Google來說,那就是家常便飯。

  因此,Google針對報告的具體細節似乎也是做足了法律工作。Google與委員會周旋時的遊刃有餘,讓該公司的長期批評者驚訝不已。首先,Google否認自己在市場上佔據主導地位,隨後又宣稱自己沒有跟蹤該指標,即便內部郵件看似呈現了相反的情況。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一切很是荒謬:毫無疑問,Google是最受歡迎的搜索引擎,Chrome是最受歡迎的瀏覽器。所以,何必拐彎抹角呢?

  但是,如果你認同Google在網絡上擁有的核心地位,那麼其他許多行為就變得十分可疑了。這份報告詳細闡述了Genius和Celebrity Net Worth等網站上的大量數據抓取。事實上,這些網站幾乎成為了Google搜索的數據來源。Google自己的產品(如Google地圖和購物等)也在逐步蠶食搜索頁面上的空間。與此同時,Google向合作夥伴給出的交易條件越來越苛刻。一名合作夥伴作證說,2018年末,Google地圖API的使用價格大幅上漲。那年10月到12月,賬單價格從每月90美元飆升至每月2萬美元。對於可能的監管機構而言,要說這其中不涉及壟斷權力,那幾乎不太可能。

  當然,在這些交易中,軟實力也是一個影響因素。而且之前,這方面的因素也很少被曝光,所以人們也很難想像,沒有這些軟實力的Google會是一個什麼樣的Google。司法委員會的報告中提出的補救措施與歐洲正在進行的那些尤其相似,這些補救措施也十分有可能成為司法部針對Google一案的一部分。和大多數反壟斷行動一樣,這些措施不利於打擊目標,但卻有利於競爭。只是,最後會留下一個怎樣的Google呢?離開了Google搜索,Chrome還會是最受歡迎的那個瀏覽器嗎?離開了Android,Google搜索會面臨更加激烈的競爭嗎?無論是Google還是行業觀察人士,都難以回答這些問題。但隨著議員們的努力,我們或許可以找到答案。(勻琳)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