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並不天然存在“百分之百信任”這件事
2020年10月20日05:31

原標題:世界上並不天然存在“百分之百信任”這件事

世界上並不天然存在“百分之百信任”這件事

李察

   電影《鯰魚美琪》海報
電影《鯰魚美琪》海報

是99%的信任擊破1%的懷疑,還是1%的懷疑戳破99%的信任?

---------------

“你打過女人嗎?”小護士呂潤英終於問出心底那個暗藏已久的問題。一貫溫柔體貼的男友淡淡地“嗯”了一聲。鯰魚從缸中一躍而起,地面轟然坍塌出一個大洞,眼前的男人瞬間跌入無底深淵。呂潤英張皇逃開,又踟躕返回,探頭向一片漆黑的洞里張望。字幕升起,電影《鯰魚美琪》就此結束,摸不著頭腦的觀眾一臉莫名其妙:“什麼情況?”

看不懂的人是幸運的,因為他還沒有經曆過信任與懷疑的掙紮。

《鯰魚美琪》看似荒誕,卻正是一部關於信任與懷疑的電影。放射科流出一張性愛X光片,第二天整個醫院的醫護人員像約好了一樣一個都沒出勤,他們真的全都生病了嗎?還是和那張X光片有什麼關係?自稱削Apple受傷的患者腹部大出血,傷口裡挖出一顆子彈,他的話可信嗎?要不要報警?鯰魚高高跳出水面,科普文章說預兆著地震,需要組織緊急避險嗎?工友脫了鞋露出銀色腳戒,和自己幾天前丟失的白金戒指一模一樣,該不該開口向他討要?還有,一向逆來順受的男友真的像他前女友說的那樣,會動手打女人嗎?

畫外音響起,那條叫美琪的鯰魚告訴我們:“以信任為劍,以懷疑為盾,前進!前進!”

一般來說,信任總比懷疑脆弱。就像德國社會學家尼克拉斯·盧曼說的:“信任建立在幻象上。”沒有人擁有上帝視角,能跳脫時間、空間和身份的局限,事無鉅細地掌握全部信息。因此,當一個人選擇信任時,他其實是在做一個沒有足夠信息支撐、邏輯不夠嚴密的非理性決定,想找的話,總能找到可供懷疑滋長的縫隙。呂潤英和副院長上門探訪,發現稱病在家的金醫師真的暈倒在地,於是決定以後都要相信別人。但金醫師家庭院里的桌子上還擺放著豐盛的水果和精美的茶具,暈倒前分明正在享用下午茶,會不會是裝病碰巧變成真病?呂潤英的男友拿到了工友的腳戒,卻套不到自己的無名指上,明白是自己誤會了對方,懊惱得直歎息。但戒指本就不可能直接拿來戴上腳趾,別人都說他手腳快,有沒有可能是偷了戒指先拿去改了尺寸?懷疑似乎總比信任來得容易且合理。所謂“我信任你”的本質,不過是“我想信任你”罷了。

但信任又是一切的基石,一旦被懷疑撬開,便會帶來“地殼變動”,我們的生活、人際關係,甚至整個社會就會像電影中的韓國一樣四處坍塌,露出一個個原本隱藏在平整地表下的深洞。耳鬢廝磨的愛人突然看上去暗藏殺機,朝夕相處的同事似乎也面目可疑,過往的人生經驗、社會的價值取向全都不再可信。呂潤英男友的工友就曾發出這樣的感慨:“早知道工作機會就這樣(因為地陷)自然而然地出現,我當初就不那麼拚命學習了。”

當懷疑震顫,信任坍塌,深淵突現,我們該怎麼做?影片中,有人路過深坑想要圍觀,有人特意開車來往坑裡傾倒垃圾。副院長說:“如果掉進坑裡,不要再去深挖,而要盡快逃出坑外。”呂潤英本能地拔腿而逃,卻又返回,探頭探腦向坑裡張望。

“你打過女人嗎?”因為想要信任,她當面向男友問出了這個問題。因為信任不再,她沒有再追問一句“為什麼?”作為一名成年女性,她顯然已經形成了一整套價值觀,令她篤信,無論因為什麼,一段關係中也不該出現暴力。但她還是遲疑了,從洞邊逃開複又返回。是信任男友,還是信任自己的價值觀?字幕升起,我們和趴在洞口的呂潤英一樣猶豫。

“99%的信任,1%的懷疑。”當副院長質問呂潤英為何違背信任的約定,自作主張用藥物麻醉了自稱削Apple受傷的患者時,她曾如此解釋。世界上並不天然存在“百分之百信任”這件事,我們總是在信任和懷疑間掙紮,一次次作出選擇。是99%的信任擊破1%的懷疑,還是1%的懷疑戳破99%的信任?這其中蘊含著我們的信仰與渴望,也暗藏著我們的偏見與恐懼。也許,只有在徘徊掙紮之後作出抉擇的那一刻,我們才有機會發現那個自己都不曾認真面對過的真實自我。

李察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10月20日 09 版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