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工經濟的困惑
2020年10月20日10:04

原標題:零工經濟的困惑

文|李北辰

前段時間,根據媒體報導,美國加州一上訴法院聽取了Uber,Lyft和加州政府律師的辯護,瞭解了該州是否應將網約車司機認定為員工,並為其提供工資,加班費,保險等福利待遇。

事實上,加州已出現多起關乎“零工經濟”未來的訴訟。今年1月,加州實施了一項名為AB5的法律,使得“零工經濟”應用難以通過獨立承包商的方式聘用員工。儘管該州法律要求上訴法院在90天內做出裁決,但零工經濟的未來或許要等到該州選民來決定。

而Uber,Lyft,DoorDash,InstaCart和Postmates合計投入逾1.84億美元支援一項投票,希望能夠推翻上述法律。

今年5月,加州和洛杉磯,聖迭戈及舊金山等城市起訴Uber和Lyft,指控其拒絕將司機歸為員工的行為違反AB5。加州法官在8月下令它們在10天內將網約車司機歸為員工,但因其提出上訴並威脅要撤離加州,導致這項裁決暫時被擱置。

當然,對“零工經濟”的困惑,不只發生在擁有利益集團的美國——眾所周知,中國的外賣騎手也“困在系統里”。

事實上,根據《2019中國縣域零工經濟調查報告》顯示,35.11%的縣域零工工作與互聯網相關,如網約車和外賣等職業。“互聯網+”類零工在各種零工類型中排名第一,網絡已深深植根於下沉市場用工領域,與互聯網相關的零工經濟已成為縣域民生的重要支撐。

其實早在許多年前,就有很多學者斷言,零工將成為未來人類社會一大重要的經濟形態。而在當代中國,零工經濟也已隨互聯網的下沉直達廣大縣鎮。

什麼是零工經濟?美國學者黛安娜·馬爾卡希在《零工經濟》中寫道:“如果把當前的工作世界看作一把尺子,設想它一頭是傳統意義上由企業提供的職業階梯,另一頭是失業,那麼兩頭之間範圍廣,種類多的工作選擇便是零工經濟。”

而這把尺子的兩端,正迅速由互聯網搭建。快遞小哥,外賣騎手,網約車司機,他們身披不同顏色,穿梭於城市中間,維繫著當代人的效率與體面。

其實談及零工經濟,在全球範圍內,人們多少有些誤區,比如打零工“是因為經濟低迷”,“是找到穩定工作前的過渡期”。幾年前,麥肯錫全球研究院就曾在一份報告中破除過這些誤區。

首先,投身零工經濟的人並不少。在歐美,有10%到15%的適齡工作人口通過打零工謀生,還有10%到15%的人把打零工作為主業之外的副業。MBO Partners發佈的《美國獨立工作者市場狀況報告》同樣顯示,美國獨立工作者市場在持續增長,2019年達到4110萬人,他們過去一年創造的收入價值1.28萬億,相當於美國2018年GDP的6.2%,等於西班牙GDP的總值。

其次,零工經濟的井噴與全球經濟的低迷並無正相關。相反,受益於靈活的工作形式和較低的準入門檻,自由職業有可能促進宏觀經濟的複蘇,解決部分失業人口的就業問題。調查顯示,歐美國家就業市場中有1億不完全就業人口,都表示想要更多的工作。

更重要的是,至少對於一部分人來說,打零工看起來並非是某種“過渡”。麥肯錫的數據顯示,大約70%的自由職業者是自願打零工,且與傳統行業的人相比,他們對自己的工作似乎更為滿意。

尤其是在中國,也許是出於對城市化進程的某種樂觀,也許是刻意渲染對城市中產處境的悲觀,在一些傳播甚廣的文章中,互聯網甚至“重構了城市的社會秩序,零工們獲得前所未有的工作機會,能在一定程度上打破階層的壁壘。”

當然,自誕生以來,對零工經濟的利弊一直都有爭端。

早在幾年前,《自然》雜誌一篇文章就曾發問:零工經濟是為人帶來福利,還是增加了“剝削”?如同人性底色在“自由”和“安全”兩端搖擺,儘管個體看似自由,卻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社會保障,社會缺少一張安全網為他們兜底。

而平台與個人之間的這道橋樑,亦不像想像中那般穩固。牛津大學數字地理學家馬克·格雷漢姆團隊調查的68%的受訪者表示:網絡平台給予的工作機會是家庭收入的重要組成,但在零工經濟平台上,明顯供大於求,勞動報酬很低,且工作要求往往很緊急,導致很多人必須加班加點。

更重要的是,自由職業者並非真的“自由”。

研究勞動社會學的學者梁萌曾以互聯網家政工為例指出:金融資本與互聯網技術共同構建了互聯網家政業“強控制-弱契約”的用工模式,通過輕資產戰略延續家政工弱契約的勞動關係,又通過管理控制的多元化主體加強對勞動者的管理控制,形成強控制的勞動過程類型。

而關於零工經濟的未來,就像她總結的那樣:“當‘互聯網+’的浪潮以橫掃一切的氣勢撲面而來的時候,我們對這類強控制-弱契約用工模式的關注就顯得更加必要。據此,我們將得以窺見未來工作變遷的可能方向,並深刻理解資本、技術對勞動的改變將要把勞動者帶向何方。”

嗯,在某種程度上,零工經濟是洞察社會的一面鏡子,它讓人們知道,在穩定與自由,安逸與焦慮,沉悶與活力,公平與效率之間,無論是個人還是社會,其實都在不停地左右搖擺,而我們能做的,只是讓搖擺的力度儘量舒適可控。

作者:李北辰,媒體專欄作者,關注技術驅動帶來的社會變革

(作者:李北辰 )

聲明:本文由21財經客戶端“南財號”平台入駐機構(自媒體)發佈,不代表21財經客戶端的觀點和立場。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