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兔速遞燒錢狂奔:通達系圍堵,拚多多、OPPO輸血
2020年10月23日00:38

原標題:極兔速遞燒錢狂奔:通達系圍堵,拚多多、OPPO輸血

多家快遞加盟商表示,拚多多快遞需求,是極兔對外宣稱的基本盤。“拚多多給了極兔業務支援,會參與新的融資。一開始行業都不看好,但現在,極兔的發展,遠超預期。”有資深快遞人士表示。

“拚多多系”,是外界對於極兔速遞的第一印象。但可能,這家公司想像力不亞於拚多多本身,快遞界“拚多多”,是目前資本市場對於極兔的評價。

近期,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多家韻達加盟商處確認,10月19日,韻達在內網發佈了《關於全網禁止代理極兔業務的通知》,正式封殺極兔。另有多家通達系加盟商透露,此前,申通、圓通已發佈類似通知。

極兔速遞是東南亞頭部電商快遞公司,創始人李傑以前為OPPO印尼公司創始人,其通過借力OPPO印尼的銷售網絡在東南亞快速建立起快遞物流網絡,不到5年時間成為東南亞快遞龍頭。2019年,極兔通過投資控股上海龍邦速運(國內快遞行業的二三線快遞企業)直接獲取了快遞經營資質和網絡,同時學習東南亞發展經驗,借力OPPO國內的銷售網絡和物流需求,快速起網,2020年3月開始正式經營。據國信證券研報,截至今年8月,極兔日均業務量估計已經超過700萬件。

多家快遞加盟商表示,拚多多快遞需求,是極兔對外宣稱的基本盤。“拚多多給了極兔業務支援,會參與新的融資。一開始行業都不看好,但現在,極兔的發展,遠超預期。”有資深快遞人士表示。

另有通達系高管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極兔出現,正代表快遞行業依舊是一個增量市場。言下之意,這並不是零和博弈。雖然,通達系正在用實際行動封堵極兔。

圍堵不止,燒錢不息,是極兔當下局面。

封堵

前述通知中具體提到,韻達快遞下屬加盟公司(含承包區)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加盟極兔網絡及承包區;攬派兩端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代理極兔快遞業務。針對已流入轉運環節的極兔快件,由分撥中心嚴格把關,取證並上報,按問題件處理,以原單退回;針對已流入末端網絡的極兔快件,由末端網點公司取證並上報,按問題件處理,並告知發件網點通知收件人自取。

此外,韻達還強調,要嚴格實施針對極兔速遞的排他經營,網點公司(承包區)存在加盟、代理極兔網點、站點的,一經核實,視情況處以5000-2000元不等的罰款,並要求限期整改,情況嚴重的作清退處理;發現包件含有極兔快件,一律按代理極兔業務處理,不接受任何申訴。對代理極兔速遞業務的行為,一經核實,處以1000元/票處罰。前述通知自發佈之日(2020年10月19日)起全網執行。對此,極兔方面回應為,“不予置評友商的行為”。

圍堵之下,是業績壓力。據國家郵政局數據,9月,全行業完成快遞業務量80.92億件,同比增長44.6%,各家公告顯示,同期,順豐、韻達、申通、圓通分別完成件量7.3、14.6、8.6、12.2億件,同比增速分別為60.4%、64.9%、18.6%、50.2%,順豐和韻達持續領跑,通達系分化顯著。

但價格戰持續。9月,全國快遞平均單價10.19元,同比下跌1.41元(-12.2%),環比略有回升。

新增的極兔是價格戰推動因素之一。當期,快遞行業品牌集中度指數CR8為82.9%,這是CR8自今年2月起環比連續第7個月下降。極兔已在逐步改變行業格局。

目前,極兔仍被阿里、京東排除在生態之外。據國家郵政局及各家公司公告所披露數據統計,在去年,阿里平台快遞件數在總快遞量佔比超過40%,拚多多佔比超30%,京東佔比近6%。

另據極兔方面所提供資料,截至6月,極兔在全國擁有1043台長途運輸車輛,其中354台為自營車輛。現已規劃超過1000條的運輸幹線,實現80%的省際連通率。

狂奔

“超預期發展”背後,是極兔別具一格的基本盤。其自我定位為:互聯網快遞企業。

據北京科技大學官網,畢業生李傑於1998年加入江蘇安徽步步高公司,出任AV事業部總經理,2008年出任OPPO蘇皖地區總經理。2015年,李傑成立了科技型快遞公司J&T Express(極兔速遞),並於2017年11月開始先後拓展越南、馬來西亞、泰國和菲律賓地區市場。

另一頭,拚多多創始人黃崢是步步高創始人段永平的四大門徒之一。李傑與黃崢,均與段永平關係匪淺,由此,外界將極兔視作“拚多多”系。但在工商登記資料中,極兔與拚多多,並無任何關聯。據極兔官網,其合作平台包括拚多多、蘇寧、OPPO、VIVO、噹噹網等。

極兔狂奔,當然不止於拚多多背景,重點在於,錢和流量。據前述快遞人士透露,在業務量上,拚多多與OPPO,都在對極兔進行傾斜。且前期,段永平確實為極兔投了不少資金。基於目前業務增速,極兔融資相當順利,並不差錢。

此外,由於在東南亞運營經驗及OPPO本身供應鏈優勢,極兔本身有一定產業基礎,公司治理結構亦相對清晰。“極兔讓資本看到了快遞業破局口。”前述人士道。

通達系本身的加盟商危機,也給了極兔窗口期。多位加盟商透露,受困於派費與高額扣罰,生存難是實際局面。另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得的多份通達系網點停業表顯示,各家網點動盪不止。值得注意的是,對於網點動盪,有企業已對外“闢謠”。

這種情況下,不差錢的極兔能給加盟商更高派費,以及給市場更低運費。這對所有人都是誘惑。

“目前加盟商還在迅速拓展,OPPO背景加盟商相對還是多些,但通達系也不少。(基於存量不同)未來狀況不一定。”極兔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當然,規避“封殺”的手法也很多。基於“通達系”加盟體製所限,並無法完全控制加盟商,很難確定,到底單子屬於何方。

隨著雙十一臨近,對於極兔,考驗才剛剛開始。

(作者:賀泓源 編輯:徐旭)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