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大通認罰9.2億美元:百年貴金屬價格操縱“何時休”
2020年10月24日00:26

原標題:摩根大通認罰9.2億美元:百年貴金屬價格操縱“何時休”

“這場打了10多年的官司,總算塵埃落定了。”一位對衝基金經理感慨說。

9月底,摩根大通承認存在不當行為並同意支付超過9.2億美元,以和解美國當局有關該行在2008年-2016年期間涉嫌操縱貴金屬期貨與美國國債價格牟利的指控。這筆金額也創下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史上最大市場操縱指控罰款。

據美國當地法院文件披露,2008年-2016年期間,摩根大通15名交易員通過“幌騙”手法,對貴金屬和國債市場其他參與者造成逾3億美元損失。摩根大通承認對交易者上述不當行為負責。

所謂“幌騙”(spoofer),主要是一種在股票或期貨市場交易過程虛假報價再迅速撤單的行為,進而導致投資者誤判形勢錯誤下單。

一位熟悉案件調查過程的投行人士透露,摩根大通交易員的“幌騙”行為,主要出現在兩個交易環節:一是在黃金白銀定盤價(基準價格)公佈前通過虛假下單並“人為”影響市場供需關係,令定盤價儘量符合這些交易員的“意願”,確保他們的黃金白銀衍生品交易頭寸獲利幾率驟增;二是在交易時間通過高頻交易軟件自動發出大量虛假交易指令(先下單再迅速取消),導致眾多市場參與者誤判形勢做出“錯誤交易”,令他們充分利用市場錯誤定價“獲利”。

首次調查“不了了之”

記者多方瞭解到,CFTC對摩根大通白銀操縱的調查,始於2008年。當年3月-10月次貸危機爆發期間,白銀期貨價格較黃金期貨價格大跌逾24%,引起CFTC的關注,最終引髮針對白銀期貨市場涉嫌價格操縱的調查。

當年11月,兩位白銀期貨交易員Brian Beatty與Peter Laskaris向曼哈頓聯邦法院提起訴訟,指控摩根大通和彙豐控股密謀打壓白銀期貨,並通過發佈虛假交易指令等方式攫取上億美元“非法所得”。

兩位交易員的訟訴資料稱,這兩家投行從2008年3月起,通過互相通報大額交易等方式“操縱”白銀期貨市場價格,併發出具有欺詐性的虛假交易指示(spoof trading orders)壓低白銀期貨價格獲利。然而,由於證據不足,這起調查不了了之。

一位長期投資貴金屬期貨的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周強(化名)向記者回憶說,當時不少對衝基金都認為這場訴訟贏面很大,雖然他們發現2008年8月摩根大通和彙豐控股合計持有約85%白銀期貨沽空合約,涉嫌市場壟斷。其中,2008年-2009年期間,摩根大通一直持有逾40%的紐約金屬交易所白銀期貨沽空頭寸。

“但是,CFTC曆時4年的調查,卻未能找到更具說服力的證據。”他告訴記者。CFTC曾調取逾10萬件文件與交易明細記錄(包括摩根大通與彙豐控股交易員的大量交易記錄),依然沒能找出他們涉嫌操縱白銀期貨價格的蛛絲馬跡。儘管CFTC方面承認不少交易日白銀期貨交易存在某些“不正常”現象。

上述熟悉案件調查過程的投行人士透露,這背後,是摩根大通對“幌騙”行為做了行之有效的掩飾,比如他們將大部分虛假交易指令歸類於高頻交易模型自動下單,並非人為操作,這些交易指令之所以迅速撤銷,是因為高頻交易模型發現價格波動令這些交易指令存在“虧損風險”或“無法成交”,按照自動化程式模型當初設定的風險規避規則,只能進行“撤銷”。

此外,對於巨額白銀期貨沽空合約持倉,摩根大通一直辯稱這是基於互換交易與衍生品交易的“風險對衝”。

“眾多投資者與學術研究機構對此不依不饒。”這位投行人士透露。比如西澳州大學研究員安德魯·卡明斯基(Andrew Caminschi)研究分析2000-2014年期間白銀市場交易數據,發現當天白銀定盤價比當日平均價格向下偏差了10-12個基點,這意味著摩根大通等投行很可能通過“人為壓低”白銀定盤價從中牟利。

周強向記者透露,儘管摩根大通一度逃過CFTC調查,但它公佈的有些財報數據令市場疑竇叢生。比如2012年第一季度,摩根大通在65個交易日裡,取得64個正收益,僅有1個交易日出現虧損。

“若沒有人為操縱某些金融交易品種的基準價格,這家投行如何能在瞬息萬變的金融市場里保持如此高的交易勝算?”他指出。

峰迴路轉

記者多方瞭解到,令相關部門拿到摩根大通涉嫌貴金屬與國債期貨價格操縱關鍵證據的導火索,是近年多位摩根大通原交易員主動“認罪”。

去年8月,摩根大通(JPMorgan)前貴金屬交易員特倫茨(Christiaan Trunz)在紐約布魯克林聯邦法院的聽證會上承認,2007-2016年期間,他在貝爾斯登(Bear Stearns)和摩根大通(JPMorgan)工作期間,曾利用欺騙手段操縱貴金屬價格並從中獲利。

2018年11月,摩根大通另一位前貴金屬交易員約翰·埃德蒙茲(John Edmonds)承認,他與其他交易員合謀開展大宗商品價格操縱和欺詐交易,比如在黃金、白銀、鉑金、鈀金等大宗商品期貨市場發佈虛假和誤導性虛假交易指令,從自己“所創建”的不公平市場獲利。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交易員所承認的貴金屬價格操縱手法,與當前摩根大通所承認的不當交易行為幾乎“如出一轍”。具體而言,這些交易員都是發出虛假指令,向貴金屬期貨市場注入大量虛假交易指令和誤導性交易信息以“欺騙”其他投資者,從而讓貴金屬期貨價格朝操縱者希望看到的價位波動,從而令他們獲得巨額收益的同時,不知情的投資者卻蒙受不小損失。

埃德蒙茲還承認,他是從多位資深交易員學到這種“極具欺詐性”的“幌騙”手法,並在上司同意的情況下,親自實施數百次“欺詐”交易獲利。

此外,美國司法部門還詳細描述了發生在2012年10月12日的一次價格操縱詳盡過程,當天埃德蒙茲向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發出拋售402份白銀期貨合約的交易指令,令市場誤以為白銀價格走低而跟進拋售,但這些交易指令在執行前全部撤銷,結果是他以低於市場的價格買入6份白銀期貨看漲合約,當白銀價格恢復正常後,他成功“坐收”其中的價差收益。

此外,眾多華爾街投資機構還發現,2008-2012年期間,每日白銀定盤價公佈前後的價格走勢均相當詭異——在定盤價公佈前,總有人似乎在“刻意”壓低價格;在定盤價公佈後,白銀價格又很快恢復正常估值,其中不排除有機構在人為壓低定盤價從中牟利。畢竟,數千億美元的白銀衍生品交易都是以定盤價作為參考基準,定盤價被人為壓低的最大好處,就是讓操縱者手裡的白銀衍生品交易頭寸獲利幾率大增,即便誤判價格漲跌,也可以通過操縱定盤價規避巨額損失。

在道明證券(TD Securities)大宗商品策略主管Bart Melek看來,正是這些摩根大通前交易員的“認罪”,令摩根大通的白銀價格操縱證據鏈逐步“浮出水面”。

2019年9月,美國相關部門再度遞交起訴書稱,摩根大通在紐約、倫敦、新加坡的八名未具名同謀者參與了長達多年的不當投資交易,進而操縱貴金屬價格與“欺詐”客戶。

被起訴者包括摩根大通的前常務董事兼全球貴金屬部門負責人Michael Nowak、摩根大通前執行董事兼貴金屬部門交易員Gregg Smith和Christopher Jordan;他們被控合謀參與“詐騙犯影響和腐敗組織行為”(Racketeer Influved and Corrupt Organization Act,簡稱RICO),以及涉嫌操縱貴金屬期貨市場價格。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駐紐約助理局長William F.Sweeney Jr表示,這三位摩根大通高管及同謀者的價格操縱手法相當複雜,不但影響貴金屬價格正常波動,還導致相關銀行的不知情客戶受損。

前述熟悉案件調查過程的投行人士透露,通過調查審訊,相關部門發現摩根大通這些交易員在黃金、國債期貨等市場“如法炮製”,利用虛假下單與幌騙行為“人為操縱”黃金期貨、國債期貨價格波動從中牟利。這迫使摩根大通不得不迅速同意支付9.2億美元罰金了結官司,否則相關部門持續深入調查可能會挖出更大的價格操縱內幕與證據鏈,導致摩根大通聲譽受到更嚴峻的負面衝擊。

白銀定盤價話語權被迫轉讓

此次摩根大通認罰9.2億美元,能否給投行逾百年涉嫌操縱貴金屬價格徹底劃上休止符,仍是未知數。

在2014年黃金白銀定盤價形成機製做出巨大變革前,倫敦白銀和黃金的定盤價一直由五大黃金做市商通過對比交易訂單,再敲定基準價格。這個定盤價影響著數萬億美元規模的黃金白銀衍生品交易盈虧。值得注意的是,由投行敲定白銀、黃金定盤價的操作模式,分別延續了117年與95年。

(作者:陳植 )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