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SPAC籌資額超過去11年總和 獨家揭秘李澤楷旗下Bridgetown投資前景
2020年10月26日20:08

原標題:今年SPAC籌資額超過去11年總和 獨家揭秘李澤楷旗下Bridgetown投資前景

看空者直指SPAC上市以“造夢”忽悠投資者之際,近日香港富豪李嘉誠次子李澤楷將一家“空殼”的SPAC公司Bridgetown送上納斯達克的IPO市場。一名接近李澤楷的消息人士向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獨家揭秘了Bridgetown組建背後的故事,稱組建SPAC的創始人祭出商業名譽以獲投資者信心。華爾街券商人士則指出,市場因渴望“投資未來”而投資SPAC,並非“非理性投資”。

據SPAC Insider數據,從今年年初至10月26日,美股市場合計新上市160家SPAC公司(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特殊目的收購公司),募資額高達590億美元,比此前11年(2009年起至2019年)的募資額總和還要多,另有63家SPAC公司正在排隊等待上市。據統計,同期內美股IPO數量總計343只,SPAC佔比高達46.6%。

李澤楷以名譽背書

2020年5月,李澤楷與美國傳奇投資人、PayPal聯合創始人Peter Thiel共同投資成立了SPAC公司Bridgetown Holdings。Bridgetown已於10月16日登陸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從公開市場合計募資5.5億美元。

SPAC是美國獨一無二的上市方式,允許還未運營、甚至尚無商業計劃的“空殼”公司上市。上市後,SPAC公司將在市場中進行商業併購或收購。IPO申購者看不到相關公司的“歷史”經營數據,但希望公司“未來”能在商業收購中“撿到寶”。 由於投資基於期望而非實際,目前美國資本市場已開始用“狂熱(mania)”來形容2020年的這股SPAC風潮,這難免令人聯想到全球資本市場最早的一次“泡沫”事件——“鬱金香狂熱(Tulip Mania)”。

在SPAC公司中具體操作未來投資事項的,通常是SPAC發起人的團隊。對Bridgetown而言,是李澤楷旗下的投資公司PCG(盈科拓展)及Peter Thiel旗下的Thiel Capital。Bridgetown未來投資是否會“九死一生”?投資團隊是否會對交易負責?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獨家採訪到一名接近李澤楷的消息人士,請其拆解Bridgetown的投資價值。

這位不願具名的消息人士直言:“你問我有沒有信心,我肯定有。5.5億美元(的IPO募資款),對李澤楷和Peter Thiel兩位說多不多,也說少不少,做好這個SPAC,有關聲譽問題。”她表示,雖然SPAC的大多數資本出自外部股東,但李澤楷和Peter Thiel團隊仍會負責:“做不好,就會失去市場的信任,因而不會不負責。這畢竟是一個關於trend(未來趨勢)的問題。”

SPAC上市模式令李澤楷、Peter Thiel兩位超級富豪完成了史上最“容易”的一次上市:用於早期股權出資的成本僅2.5萬美元,上市全過程只花了不到3個月。在如此簡單的上市結構下,仍有5.5億美元的公眾資本瘋狂湧入申購,反映了投資者對Bridgetown管理團隊的期望。

上述消息人士稱:“李澤楷在東南亞有豐富的投資經驗,不少外界不知道的national champions(國家冠軍,指東南亞國家國內行業的領頭羊)都會主動上門向李澤楷團隊推銷自己,而Peter Thiel有‘點石成金’的創投經曆,兩人的合作會令市場有信心。”上述表述也反映SPAC投資的主要依據之一,是創始團隊的市場聲譽、過往業績。

不過,投資人的信任也需要嗬護,若SPAC公司遲遲不能公佈商業收購計劃,投資人就會失去耐心。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查詢SPAC Insider數據發現,截至9月底,在上市後一直未能完成商業收購的SPAC公司中,75%的公司股價累升幅度不超過10%,反映投資人用腳投票拒絕繼續“輸血”。相較之下,在已經宣佈了商業收購方案的上市SPAC公司中,僅有26%的公司股價沒有明顯升幅。在宣佈商業收購方案後,Social Capital Hedosophia Holdings Corp. II(IPOB)、Kensington Capital Acquisition Corp.(KCAC)等公司股價一度較招股價升170%、104.5%。

針對有關商業計劃推出速度的擔憂,消息人士稱:“按照規則,公司於上週五之前都還沒有去接觸心目中的目標公司,但現在已經啟動了。”

她指出,在啟動接觸目標公司後,SPAC公司還要在獲知目標公司被收購意願、完成盡職調查後,才會公佈消息。但她預計應該不會拖很久,“最快半年就能宣佈”。

此外,根據SPAC公司的上市規則,如果從上市日起2年內不能找到商業標的,就要面臨投資者贖回股票和公司清盤。據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統計,截至10月26日,美股市場累計有386家已上市SPAC,其中已有25家因未能啟動商業收購而清盤。在清盤前,未經動用的資本金只能投資於美國國債市場或貨幣基金市場中,這意味著投資者只能收取非常有限的固定投資收益,因而很可能會隨時“撤退”導致SPAC公司股價下跌。

對此,上述消息人士指出,像大多數SPAC一樣,Bridgetown IPO吸引的申購者以大型基金和大型企業為主,散戶的比例微乎其微。因此,儘管沒有所謂“基石投資者”保駕護航,但大型機構類投資者著眼於長期回報,一般會長期持有股票,這有利於股東結構保持穩定,也有利於Bridgetown未來的資本市場表現。

投資SPAC等於投資未來?

除李澤楷之外,軟銀創始人孫正義等諸多業界大佬也加入SPAC“創立團”中。然而,華爾街目前對SPAC投資爭論不休,看空方強烈反對基於SPAC“預期收益”投資。有市場人士向記者表示,正如2020年美股上漲由非理性因素推動一樣,SPAC狂熱的背後,是投資者相信SPAC代表的就是未來。

一名華爾街券商人士向記者表示,美股現在已經有明顯的泡沫,但還在新經濟股票的帶領下繼續上漲。“傳統行業不受歡迎,市場偏愛造火箭、造無人駕駛汽車,因為他們相信自己在投資未來。”這名券商人士說。她認為,這些人仍然認為自己在做“價值投資”。

UBS私募資本市場主管Isabelle Toledano-Koutsouris也於近日發表了類似的看法,她認為由於超低利率環境還將在較長時期維持,投資者需要對長期投資“換倉”。她稱:“投資者對長期投資的回報率現在不滿意,因此需要下注於在長期內有顛覆性的行業,如醫療健康、金融科技、雲技術、大數據、5G、綠色科技、食品科技等。”她稱,與傳統“價值投資”依賴歷史業績的理念不同,上述行業“是長期發展的驅動力”,必將帶來回報。

記者查詢歷史數據發現,2年期和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差在2020年中最低為0.18%,最高時在10月也不過0.67%,是自2007年以來不曾有過的低位。這反映長期固定收益投資很難獲得投資者青睞。

上述華爾街券商人士進一步解釋稱,結合長期以來互聯網公司不斷上漲,而傳統行業如零售、開採、交通等被投資者拋棄的行情,“相信未來”早已成為投資者的投資依據。

相較之下,看空SPAC的資本市場參與者仍持“保守派”觀點。他們認為,SPAC的招股依據並非一個成熟公司經市場驗證的歷史經營業績,而主要靠股票發行人“造夢”。做空基金公司Kynikos Associates主席Jim Chanos近日也表示,SPAC發行人總是告訴投資者“背後整個市場有多大”,這樣的表述過於空泛。

(作者: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江月 編輯:和佳)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