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霸王餐成癮?男子兩年30餘次吃飯拒付費,專家這樣說
2020年10月26日08:12

原標題:吃霸王餐成癮?男子兩年30餘次吃飯拒付費,專家這樣說

四川眉山人王燦,最近又因吃霸王餐“進去”了。

去年7月14日,他曾在眉山一酒吧消費了香菸酒水後,無故拒絕付費,被警方依法處以行政拘留十四日。事發次日是其小女兒兩歲生日,原本的生日聚會也因他而取消。在拘留結束後,他仍沒有“收手”:自去年10月以來,僅他吃霸王餐等有報警記錄作證的,就有10次。

最近的一次,發生在今年10月18日,王燦在眉山一商城吃燒烤和請街頭藝人演唱多首歌后拒不付費。對方報警,民警趕來將其帶回派出所,他因涉嫌尋釁滋事被刑拘。第二天,王燦在看守所里度過了自己35歲的生日。

面對紅星新聞記者的採訪,王燦竟稱今年吃霸王餐是因為“妻子在結婚前被他人強姦過,今年又出去耍,有時不接自己電話,自己心裡難受才這樣做。”對於他的說法,其父表示他在撒謊,兒媳人很好。

10月25日,紅星新聞記者從眉山當地警方獲悉,據不完全統計,從2018年至2020年10月,王燦吃霸王餐有報警記錄作證的達30餘次,其中多次被警方拘留。

家屬介紹,王燦並沒有精神類疾病,那麼他為何長期四處吃霸王餐“上癮”,屢拘不改呢?心理學專家表示,王燦可能有心理方面或人格方面的障礙,才會以這種有別於常人的方式來滿足自己。

↑說起吃霸王餐的事,王燦低了頭

報警

男子點菜點歌拒不付錢 被刑拘

10月18日晚,四川眉山城區一商城華燈初上,燒烤店、串串店熱鬧非凡。晚上7點多,一名戴著眼鏡的男子來到一家燒烤店,老闆鄧先生連忙上去招呼。

這名男子一開口就說,要請朋友吃飯,有十來個人,並點了400多元的菜。不料,剛有菜上桌,他就“沒有等朋友”,叫上一件啤酒自顧自喝了起來。

晚上8點過,該男子叫來附近一名街頭女藝人小凡,點了十餘首歌后,沒有付費的意思。小凡幾番催促,男子便藉口上廁所,準備脫外套“變裝”逃走,最後被店員識破後,面對燒烤店和小凡的催賬,男子拒不付錢。於是,小凡報警。

↑10月18日,王燦(畫圈處)點唱後不給錢

接到電話時,眉山市公安局東坡區公安分局城南派出所的民警就在想:會不會是前幾天才吃過霸王餐的王燦?

一到現場,果不其然,又是王燦。家人不願前來,王燦身無分文,民警像以前一樣,將王燦帶回派出所。

之前,王燦多是被行政拘留,這次則因涉嫌尋釁滋事被依法刑拘。對此,城南派出所副所長趙勇解釋,城南派出所管轄的東坡島是眉山的“城市會客廳”,接到這起警情後,為了更好地維護企業、商家的軟環境,他們更加重視。根據王燦之前多次拒不支付等的惡劣行為,依照法律相關規定,對其予以刑事拘留。

記錄

兩年吃了30餘次霸王餐

實際上,這一次吃霸王餐距他上次這樣吃僅僅過去10天。10月7日,王燦曾在眉山城區一家烤肉店吃喝後,拒付幾百元賬單。

而翻開派出所的出警記錄,“幾乎沒有他不敢吃的霸王餐”,受害商家涉及KTV、飯店、宵夜店,甚至還有麵館——

2018年3月5日,在眉山一酒樓內,王燦和朋友們消費2285元,拒絕支付,涉嫌尋釁滋事被行政拘留14日;

同年4月30日,在眉山一KTV內,王燦消費了不願給錢,再次被行政拘留;

同年6月23日,在眉山一家麵館,王燦點了3斤面,未給錢;

同年9月20日,在眉山一家美食店,王燦消費後不給錢,老闆選擇了忍讓;

同年11月7日,在眉山一家宵夜店,王燦請朋友吃完宵夜不願給錢,民警將兩人帶回派出所;

同年11月9日,在涼山一KTV,王燦消費後不付錢,被行政拘留。

2019年4月1日,王燦因在眉山一飯店吃“霸王餐”,涉嫌尋釁滋事再次被行政拘留14天。

2019年7月14日,王燦再次因吃霸王餐被行政拘留14天。原本7月15日是小女兒生日,他答應家庭聚會給大家做菜,但因他被拘,生日聚會後來取消。

……

“這些只是警方掌握了的,還不包括沒有報警的飯店、商家,以及一些報了警,後來又‘算了’的商家。”趙勇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關於王燦吃霸王餐一事,僅僅是商家未追究的,據不完全統計,至少有十餘次。“所內的民警們幾乎沒有不認識他的。”

除了東城南派出所,其他不少派出所也對王燦很熟悉,多位民警表示曾多次處理過王燦在宵夜店吃霸王餐的事情,有時候考慮到金額不大,一些店家選擇了忍讓。“金額最小的,只有20多元。”一位民警表示,還有幾次是,王燦家人前來結賬,店家並未追究。

↑去年,管教民警與王燦交談

家庭

父母多次替他還錢 “臉都被他丟完了”

王燦為何對吃霸王餐如此“上癮”?紅星新聞記者瞭解到,王燦一家原本生活在四川涼山,父母在某縣機關單位上班。據介紹,王燦幼時還算聽話,2002年初中畢業後到綿陽某職業學校就讀,不久因與人打架而退學。

後來,父親將王燦送到成都某職業學校學廚,他很快又退學。此後,王燦在親戚的餐館里學廚,當上了墩子。但他上一段時間的班,有了錢就和朋友喝酒,將收入花光。

2009年,王燦和妻子結婚,但並未改掉壞毛病。

2011年,大女兒出生,想著為家裡多掙些錢,王燦第一次堅持工作了將近一年,但很快又不上班了,和朋友吃飯喝酒……“之前在涼山,我幫他還過十多次,每次金額就幾百元。因為在老家,別人跑到家裡來要賬,我們就一次次地幫忙還。”10月23日,紅星新聞記者聯繫上王燦的父親王誌強,他表示,“該說的說了,該做的做了,臉都被他丟完了。”

2017年,王燦父母退休後,舉家從涼山搬到眉山。王燦有時要去餐館打工,但有點錢就不上班,和一幫人喝酒,沒錢了就吃霸王餐,家人好幾次從派出所將他領回來。

王誌強表示,兒子沒有精神類的疾病,但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他也沒搞懂。在他看來,王燦喝酒前後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沒喝酒時,上班勤快,幫著家裡做家務,陪女兒做作業等。而喝了酒之後,打罵父母妻兒,吃飯不給錢。

王誌強說,兒媳沒提過離婚的事,也給王燦講過很多次道理,希望他安心掙錢養家,但他一喝酒就全忘了。“其實我們從小沒有溺愛他,小時候不聽話,我也打過他,讓他跪板凳。上班後,他有時閑在家中,偶爾要點煙錢,他媽要教育他。”

↑2020年10月,王燦在看守所內

對話

吃霸王餐 大多數是喝酒後的行為

2019年7月23日,紅星新聞記者曾在拘留所里見過王燦,那一次,他對自己吃霸王餐的事後悔不已,因為事發第二天7月15日,是其小女兒2歲的生日,他原本答應為家人做一大桌子菜,陪小女兒過生,但生日宴會因此成了泡影。

當時說到這裏,王燦淚流滿面,“我沒喝酒時,是個好人,喝了酒,連狗都不如啊。”

他說,有次因為吃霸王餐,商家把自己照片掛到網上,網友把自己的住址和家庭信息都公開了,整個小區、女兒的學校都知道這個事。

王燦說,“大女兒期末考試,語文考了100分,我去拿通知書時本來很高興,但那些學生家長在旁邊議論我,我很冒火。”

當時,在與紅星新聞記者告別時,王燦一再保證,出去後一定要改。但管教民警說,每次進來時,王燦都這樣說。要不了多久,他又進來了……

↑王燦和他寫的保證書

今年10月22日,紅星新聞記者再次在看守所見到王燦,兩天前是他35歲的生日,答應家人的家庭聚會,自然也沒了。

去年錯過女兒生日時就哭著做過保證,今年10月8日也寫下保證書,為什麼還要吃霸王餐?

這一次,王燦的答案是:大多數是我喝了酒後才這樣做的,喝了幾瓶酒,我就控制不到我自己,想到先吃了再說,說不定家人要來幫我給。有時是和家人鬧了矛盾,心情不好,喝酒就控制不了。

再追問下去,他竟然哭出聲來,表示今年頻繁吃霸王餐的原因是心情不好,因為妻子長期到成都去耍,經常不接自己電話。“她以前(結婚前)在成都喝醉了,被人強姦過,我認識她時,她已經懷孕了。她再去成都,我心頭過不了這個坎。”

關於此說法,王燦的父親王誌強表示兒子在撒謊,有時兒媳不接他電話,是因為在學車無法接聽。“兒媳嫁過來對全家都很好,十餘年從未紅過一次臉。”

說到最後,王誌強重重的歎息道:“我們管不了,他還要這樣,就讓他自作自受,法律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吧。”

■心理專家

說法一:

獲益大於受懲處,所以持續

10月25日,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眉山職業技術學院心理健康中心專職教師羅利爽在聽完紅星新聞記者對王燦一事的介紹後,她分析,考慮到王燦在事後有正常反應,也能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等,有自己的判斷,知道底線等,基本上可以排除他有精神類疾病,但具體要以醫院診斷為準。

羅利爽認為,王燦可能有心理方面的或者人格方面的障礙,才會採用這種別於常人的方式來滿足自己,這或許和他從小的經曆,成長過程中發生的事情,甚至父母的教養方式等方面有關係。

除了羅利爽,多名心理學專家在聽完關於王燦的介紹後,都表示他到底是精神疾病、心理問題,還是屬於品行方面的問題,需要科學、嚴謹的診斷。但有的人長期通過這樣一種不勞而獲的方式獲得益處,大於他受到的懲處,那麼在這種情況下,雖然屢屢受處罰,但是不足以抵消他自認為通過這種方式獲得的滿足體驗。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他就可能持續出現這種行為。

說法二:

或有心理障礙,建議就醫診斷

專家表示,王燦的行為和家庭的縱容或許有關係,當然,也不排除曾經的過往經曆,比如一些創傷性事件或者特殊的一些體驗,可能帶給他某一類的行為傾向,但需要通過交流去發現他過往的經曆當中,有哪些特殊事件造成了他的這種行為傾向,這就屬於心理疾病中的心理障礙範疇了,建議去醫院診斷接受相關治療。

(王燦、王誌強均系化名)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首席記者 蔣麟 攝影報導

原標題:《吃霸王餐成癮?男子兩年30餘次吃飯拒付費,多次被拘!專家這樣說…》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