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八成受訪大學生願意支援國貨
2020年10月26日06:06

原標題:近八成受訪大學生願意支援國貨

今年剛畢業的方楠自稱是某國產品牌的忠實擁躉,從家居用品到電子產品,小到一隻簽字筆,大到一台液晶電視機,該品牌的商品都是他的第一選擇。

作為00後的“排頭兵”,今年大四的黃佩鳴同樣是國貨的忠實粉絲,她用“使用頻率特別高”形容自己對國貨的態度。“我用的護膚品、化妝品、衣服、鞋子、家電、日常生活用品……很多都是國貨。”說起自己用過的國貨品牌,黃佩鳴停不下來,“服裝品牌有太平鳥、飛躍;家電有美的電磁爐、電飯煲、海爾的冰箱;家裡的調料、日用品,還有我自己的化妝品幾乎都是國產的。”

如今在我國消費市場,80後、90後已成為主力軍,Z世代(1995—2012年出生的人——記者注)人群正在大踏步進入。2017年,國務院批準5月10日為中國品牌日,一大批“國貨之光”如雨後春筍般湧出,在強大的內需驅動與國人日漸強大的自信下,更多中國產品成為國民好貨,獲得國人、尤其是年輕群體的認可。

近日,中國青年報·中青校媒面向全國高校998名大學生展開問卷調查,結果顯示,79.83%受訪大學生願意支援國貨,對國產品牌發展懷有期待,9.36%熱衷於購買國貨,10.81%認為相較國外產品,國貨質量有待提高。在使用體驗上,83.75%被調查者滿意國貨現狀,質量優秀(52.60%)、性價比高(48.65%)、性能好(45.74%)以及顏值高(31.7%)是他們選擇購買國貨的原因,支援本土企業發展和升級(48.65%)和支援國貨產品、有親切感(50.83%)亦是促進了大學生們支援國產品牌的源動力。

國貨在大學生群體中流行

“如果我想換個新手機,一定會優先考慮國產品牌。”在出生於“千禧年”的林堯看來,國產電子產品性價比更高。在手機功能相似的情況下,國產品牌的價格往往更具優勢,“購買電子產品時,我會選擇自己能接受的價格範圍,所以往往會把範圍鎖定在國產品牌。”

在留學生張琦的消費觀里,國別曾經一度是她購買產品的重要考慮因素。“以前買東西的第一反應常常是產地。比如,想買家電可能會先考慮德國產的,購買相機會想到看看日本產的,如果購買保健品可能會優先看看澳洲的。”後來,在好友與同學的推薦下,曾一度以為“購買外國商品才是時尚、上檔次”的張琦逐漸擺脫了廣告營銷帶來的刻板印象。從化妝品、運動鞋開始,她越來越多地嚐試不同種類的國產商品。“曾經提到一些國貨就會覺得‘土氣’‘過時’,但其實,現在許多國貨都非常值得購買。”“雙11”就要到了,張琦早早備好了自己的購物清單,衣服、小家電、日用品滿滿噹噹,“希望我能搶到江南布衣的那個外套。”

“中國品牌提質增速效應明顯,成為用戶的首要選擇。”京東發佈的《2020中國品牌消費趨勢報告》中這樣寫道。京東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品牌商品及品牌數量、下單人次、訂單量的同比增幅均高出進口品牌增速,兩者差值超過20%。在這條國產品牌與國外品牌的PK賽道中,更多國產商品正通過“沉澱品質、提升性價比”“占領電商平台沃土”等方式,獲得以80後、90後為代表的消費主力青睞,逐步實現彎道超車。

為了選到一台自己真正滿意的新手機,中國地質大學的大二學生修子桐花了不少功夫。她將有好感的6個來自國內外不同品牌型號的手機列成表格,逐一對比功能、參數、價格、性比價等指標。經過一個多星期的“貨比三家”,再結合自己平時的使用習慣,某國產品牌的一款新品在修子桐的考驗中勝出。拿到新手機的當天,她迅速修改好自己喜歡的主題、字體,還設置了喜歡的起床鬧鈴,將功能區按照自己的心意排版。一個星期下來,修子桐對自己的新手機非常滿意,“特別是續航能力,我再也不用帶著充電寶出門了。”

黃佩鳴對於國產化妝品的認知幾乎和國產美妝品牌的成長髮跡同頻。大學初期,她對國貨的概念還比較模糊,“當時的國產品牌可能也沒有現在的熱度高。”當時黃佩鳴選擇化妝品的標準是“時尚、符合流行趨勢”,日韓化妝品承載了她大學初期的護膚日常。隨著國產化妝品市場的發展,黃佩鳴的化妝台上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國貨。“對於學生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性價比,國貨的性價比就很高。”在黃佩鳴看來,性價比高的國產化妝品不僅價格符合學生的消費水平,產品功效、份量也能滿足她的護膚需求。

近年來,國貨的口碑不斷提升,新鮮有趣的促銷手段與“內外兼修”的優秀品質,抓住了許多年輕消費者的心。中青校媒調查顯示,大學生們往往會在電子產品(71.21%)、服飾(75.16%)、傢俱家電(50.94%)、護膚彩妝(42.2%)等領域購買、使用國貨。阿里研究院發佈的《2020中國消費品牌發展報告》顯示,過去一年,中國人購物車里的商品超八成是國貨;購買新銳國貨品牌的消費者中,超過半數是95後。

青年自願為國貨代言

“我覺得近幾年國產商品的進步非常明顯,特別是一些智能家居產品,有許多讓人驚喜的功能。”在修子桐看來,這種變化都是潛移默化的。“大部分時候還是首先考慮實用性和性價比,不經意間才發現用了這麼多的國貨。還是非常驚喜的。”

面對種類繁多、性價比高的國產品牌,黃佩鳴通常會毫不吝嗇地推薦給身邊人。“很多時候不是我刻意地向別人推薦,更多的時候是別人覺得我用著不錯,主動來問。”在不斷“種草”和“被種草”的過程中,黃佩鳴覺得國貨越來越像自己身邊的朋友,會有不期而遇的溫暖。疫情期間,黃佩鳴購買了一支國產品牌的口紅。拆開包裝後,她發現包裝盒里除了自己購買的口紅,還附贈了消毒濕巾,一張卡片上寫著:請大家保護好自己。“當你拆開盒子的時候,可能還沒看到自己購買的產品,但是看到這張卡片就瞬間好感動,覺得很貼心,像是來自遠方朋友的關心。”

除了性價比高,黃佩鳴對國產化妝品愛不釋手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在於創意和潮流。在黃佩鳴看來,苗寨民族風情、國寶大熊貓、傳統節日、傳統習俗等帶有中國元素和中國情結的創意產品,總能瞬間征服她。而聯名合作款產品的出現,則更貼近黃佩鳴的消費心理。“之前我常用的國產化妝品和一個流行的奶茶品牌合作,生產了和奶茶同款配色、同款名字的眼影盤。”面對這樣價格合適、質量過關的國貨潮流產品,黃佩鳴也總是忍不住“心動”,每逢推薦時,也忍不住多誇幾句。

作為某社交平台的原創視頻博主,林思每每遇上好用的產品,都會發帖推薦。為了讓自己的帖子更具有真實性與說服力,在使用產品的過程中,她都會進行多次對比,將產品的優缺點認真地記錄下來,而在她的“種草”清單中,平價又好用的國產品牌永遠都占有一席之地,“推薦國貨的時候總是莫名湧上一股底氣與興奮,有種‘自家的孩子終於出息了’的感覺。”而用戶的反饋也往往體現,一些擁有一定底蘊的國產品牌通常極少“翻車”,“國貨之光”在年輕人新形式的“口口相傳”下,展現出更多魅力。調查顯示,97.69%受訪大學生願意主動推薦國貨。

除了護膚品,吳亞坤接觸最多的國貨是手機、電腦等電子產品。“我們全家都用國產手機,我現在的手機用了一年半了,沒有出現過任何問題。”在吳亞坤看來,家中父輩對國產商品的支援也在潛移默化中影響著她。“我爸媽從很早就開始用國產電子產品了,現在的國產手機不光宣傳好,性能、性價比都很高。”吳亞坤坦言,支援國貨行為的產生離不開國產電子產品的“爭氣”。“我覺得消費者的消費行為越來越理性了,做得好的國貨就會得到更多人的支援。”

是情感流露,更是理性選擇

麥肯錫《2020年消費者調查報告》指出,中國企業不再著眼於生產低價產品,而是努力升級產品的品質、性能和價值。該調查顯示,乳製品、數碼產品等品類中,近三分之一的消費者在高端產品上選擇中國品牌。

林堯期待國貨能夠遵循自主創新的道路繼續發展。“期待國產的智能類產品、電子產品核心技術,化妝品等日用品的核心功能、效果繼續提升。”在林堯的生活里,兒時用的護膚油、每年夏天必不可少的花露水都是國產品牌,這裏有的不僅是記憶和習慣,也是林堯和朋友們成長路上揮之不去的情懷。“一提到花露水,總會想到國產的六神花露水。”

他對國產品牌寄予厚望。“期待越來越多的國產品牌不論是從質量、性能、性價比,還是顏值、價格上來說都能更具市場競爭力。”

張琦印象特別深的是,有一次她研究中國建築史的美國導師穿了一雙“飛躍”小白鞋來上課。她非常驚喜,頓時覺得非常驕傲,也暗暗覺得“這個美國教授真的非常瞭解中國文化,還很有品味。”下課後,張琦還特意跑去稱讚導師的小白鞋好看,問她為什麼選擇這雙鞋子。“教授說她是來中國交流的時候購買的,非常喜歡這雙鞋子的設計。”這讓張琦非常興奮,似乎找到了同道中人,“我後來還給她推薦了好多國產的運動品牌,那個學期結束之後,還送了她一雙我非常喜歡的李寧運動鞋。”

吳亞坤期待能有越來越多的國產品牌走向世界,“不局限於某些地區、或者某些群體,而要更廣適,讓更多人接受和認可。”同時,吳亞坤覺得真正的國貨不僅僅是將中國的特有元素運用在包裝上,更應該在產品內容上鑽研。“記得之前有一款巧克力,不只是包裝有明顯的中國風特色,就連味道也選用了中國特有的植物的氣味,我覺得這樣的創意才真正做到了融合中國元素”,吳亞坤說。

《2020中國消費品牌發展報告》分析:“國貨崛起正當時,在‘數字賦能、綠色發展、國貨創新、扶貧助農、助力實體’政策引領下,中國消費品牌和品質共舉。”

“如果我們的國貨能夠推廣到國外,得到越來越多的認可,我們會不由自主地為自己是一個中國人而感到驕傲和自豪。”在吳亞坤看來,國貨代表的不僅僅是產品的多元,經濟的發展,更是融入在每個中國人心裡的精神力量。

在某問答平台中,“為什麼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購買國貨”的問題曾引發熱議。一條高讚回答至今仍佔據著評論區頂部,上面寫著:“我當下願意支援國貨,這既是我的理性選擇,亦是我的感情流露。”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除吳亞坤、黃佩鳴均為化名)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羅希 程思 實習生 劉開陽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10月26日 08 版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