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李甬到李勇:猿輔導會豹變嗎?
2020年10月27日17:30

原標題:從李甬到李勇:猿輔導會豹變嗎?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Wise財經(ID:onecaijing)作者:梁曉

1年內3次融資,狂攬32億美元,估值155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1034.6億元)成為全球教育領域排名第一的教育公司。

它就是猿輔導,2020年最受矚目的在線教育創業公司,其創始人李勇,也是一個媒體人轉型企業家的成功案例。

今天我們就來聊聊李勇的創業故事和人生經曆。

16年媒體生涯,橫跨三個時期

李勇出生於1974年,比他後來的老闆,網易創始人丁磊只小3歲。

在他2012年創辦粉筆網和猿題庫之前,他一直用著“李甬”這個名字,彼時他是一個媒體人,做了長達16年的財經內容,履曆跨越了報紙、雜誌和互聯網媒體三個時期。(註:以下內容中,講述他2012年創業之前的故事,我們用“李甬”稱呼他,講述2012年創業之後的經曆,用“李勇”稱呼他)。

李甬1996年7月從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畢業,他跟京東創始人劉強東是同齡人,也是人大校友,只不過東哥是社會學專業,兩人同校不同學院,不知道讀書的4年中,他們有沒有打過照面。

李甬畢業後先進入了《工人日報》擔任記者,1998年夏天跳槽至《財經》雜誌工作過1年時間,雖然工作時間較短,但在胡舒立的指導和帶領下,李甬在宏觀經濟、產權改革、企業經營等多種類型的經濟報導中快速成長為一名優秀的財經記者。

1999年,李甬還參與了胡舒立主編的《引爆,從1998開始》一書的撰寫。

在2002年,李甬自己還寫了一本書,題名為《我所見到的最重要的事》,叢書名為“中國第三代財經媒體人文本”,在這本書的序言中,李甬將胡舒立稱為:

“她是我在這個行當里的領路人。於我的職業生涯而言,以前沒有,我想以後也很難有人會比她的幫助更大。”

在這本30萬字的財經類書籍中,有他對宏觀經濟和企業經營的諸多報導,他也在序言中提及企業家和互聯網,他說:

在此前關於企業產權改革的報導過程中,我看到了一些企業家的智慧和努力,並為之打動。如果在產權領域他們所做的還是有限的話,那麼在市場運營方面,他們真的有可能創造奇蹟。

這話很可能是在高度評價柳傳誌等企業大佬,因為李甬曾在前文提及產權改革中,聯想員工受讓公司35%的國有股是一次成功的產權改革,是“振奮人心的變化”。

對於互聯網的報導,李甬說:

它們主要寫於1999年下半年至2000年上半年之間。它們無疑是本書中最幼稚的部分,之所以也收錄在此,一方面是希望作為業界的一種記憶,另一方面也希望以此自警。在那個集體狂歡的時期,絕大多數有意於商業報導的媒體人都未能表現出足夠的專業素養,我也是其中一員。事實上我們對其他行業的報導同樣處於低水平,互聯網的玩笑不過是最充分地暴露了這一點而已。

李甬提及的“集體狂歡時期”應是第一次互聯網泡沫破裂之前的盛況,從李甬這段文字中我們也能感覺到2002他寫就此書時,正經曆著互聯網泡沫的尾聲,無論是互聯網還是報導互聯網的媒體,他都認為是幼稚的。這樣的想法也符合當時他所處的大環境。

不過那時的李甬一定沒想到10年後的他,會毅然決然的拒絕網易創始人丁磊的挽留,加入互聯網在線教育的創業大潮中。

繼續說他早期的職業經曆:在《財經》工作1年後,李甬加入了《南方週末》,從1999年5月到2001年2月的21個月裡,李甬在《南方週末》實現了三級跳,從記者到《南方週末》北京站副站長,再到《南方週末》經濟部副主任。

2001年2月他在《南方週末》剛升職4個月左右就加入了《環球企業家》雜誌擔任執行主編,當時他只有不到27歲,確實是非常有能力的一個人。10個月後李甬又升任《環球企業家》雜誌的總經理,他在這個崗位上一直工作到了2005年4月。

在2003年11月,29歲的李甬曾參加了搜狐的《總編在線》聊天室接受採訪,當時他談到了經濟類媒體經常會遇到的一個誤區:

我是覺得其實經濟類的媒體也曾經走過一個誤區,到現在很多的媒體仍然在這個誤區當中。大家一定要把媒體做到非常非常地專業,作為一個商業類的媒體恨不得指導大家去做生意,我覺得第一這是不可能的,第二這也不是媒體的任務。在我看來,媒體最重要的功能是一個社區,這些企業家的平台。我們希望告訴讀者說,哪些企業和哪些企業家的表現是最好的,哪些有什麼樣的創新,我們希望把故事講給大家,不希望指導大家去做生意。

同時他也透露,在他治下的《環球企業家》月刊一年的廣告收入能達到1200萬元,相當於一期100萬的廣告收入,李甬當時自信的說這樣的收入在財經類媒體中還是比較少見的,應該跟《中國企業家》雜誌的收入在同一水平。

在30歲之前就能做到這樣的成績已經非常不錯了,李甬在經濟領域的專業,在管理層面上的日漸成熟也讓網易創始人丁磊看在眼裡,2005年5月,丁磊挖他進入網易,還給了他副總裁的職位,這可是網易首任主管內容的副總裁,就連他的前任李學淩都沒有的職場高度。

李學淩在2005年6月份離職,但其實他在2005年4月就已經創辦了自己的公司,當時金山的總經理雷軍是李學淩的天使投資人。

對於李甬在網易7年里的貢獻,《商業人物》曾在一篇文章中總結說:

他將網易新聞原有“跟帖蓋樓”的社區互動模式進一步發揚光大,他力主推出了“網易新聞客戶端”,他還給網易新聞確立了“有態度”的品牌LOGO。

李甬2012年提出離職時,據說丁磊拋出過“準許網易門戶事業部提前分拆、管理層獲得15%股份等條”挽留,但李甬去意已決,最終2011年3月,丁磊在杭州召開高層會議送別李甬,還送了他價值100萬元的網易股票作為感謝。

能讓丁磊如此“割肉”禮遇的一個人,可見李甬的才能深受丁磊賞識。如果李甬那100萬網易股票一直沒拋,留到今天也已經有小1000萬。

當然,李甬早就誌不在此。

李甬變李勇,從媒體人到創投家

李勇的3位合夥人也都來自網易

2012年離開網易的李勇,與網易前同事李鑫、帥科等人一起開啟在線教育創業,他們組了一個20人左右的團隊,用5個月的時間開發出了一個綜合學習平台,但在上線1個月後就發現用戶增長很差,不得不選擇轉型。

當時,李勇的團隊剛剛從IDG拿到200萬美元投資,卻發現方向找錯了,在其他人覺得比較尷尬的情況下,李勇則告訴團隊,該怎麼跟投資人說就怎麼說,不要有心理負擔。

這一點能看出李勇的沉穩和老練。

於是,從四六級到公務員考試再到初中考題,他們先後進行了篩選和嚐試,先上線了針對公考的粉筆網,後來又覺得這塊市場雖然有的做但還是太小,而後他把粉筆網獨立,如今由張小龍擔任CEO。

最終經過市場驗證,李勇的團隊選擇專注於K12的考題題庫研究,第一款產品猿題庫於2013年10月份正式上線。

此後他們再也沒有走出K12領域,一頭紮進去做深做強。從2013年到2017年他們保持著平均每年推出一款產品的節奏:從猿題庫到小猿搜題,再到猿輔導、校園口算、斑馬AI課。

從2012年到2018年,李勇他們也保持著每年都獲得一輪融資的節奏,2019年沒有獲得任何融資,但在今年,他們卻一口氣獲得了3輪融資:

3月31日,獲得高瓴資本、騰訊資本等機構投資的10億美元G1輪融資,估值78億美元;

8月31日,繼續獲得騰訊資本、高瓴資本等機構的12億美元戰略融資,估值130億美元;

10月22日,宣佈獲得DST投資集團的10億美元融資,估值來到155億美元;

一年內,李勇的創業項目估值翻了近一倍。

猿輔導的曆次融資記錄

8年來,李勇從一個媒體人、互聯網高管,成功轉型為一名企業家,同時他也是一名投資人。

他投資的公司大家也都耳熟能詳:陌陌、雪球財經、虎嗅網等等,其中陌陌創始人唐岩、雪球財經創始人方三文都是他在網易的老同事。

而虎嗅網李岷則是他的人大新聞系學妹,2012年李岷從《中國企業家》離職創業之際,李勇也找到她,問他能否打造一個高質量的商業內容平台,兩人一拍即合,隨後李勇向李岷投資了100萬元。

但我們不知道這100萬元是不是丁磊送給李勇的那價值100萬的網易股票。當然,李勇在網易任職7年,拿出100萬來做投資對他來說應該並不是難事。關鍵這是李勇即將離職創業的檔口,他自己創業也需要錢,但不知為何還拿錢來做投資。

這的確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總之,李勇做天使投資成功的概率還是蠻高的,一方面都是熟人,另外一方面也是認可對方的能力才投資的。

2014年底,身為投資人的李勇還曾做出一件讓人拍案叫絕的事情來。當時陌陌要上市了,但在關鍵時刻,唐岩卻遭到了前東家網易方面的涉腐控訴,這事往小了說,是對唐岩人品的質疑,往大了說,一旦唐岩的問題坐實被抓,就很可能會影響陌陌公司的上市進程。

當時唐岩身處於上市靜默期,不便表態,處於“被動挨打”的局面。

此時李勇作為陌陌的投資人、唐岩在網易時期的頂頭上司,他替唐岩做了回應,不僅力挺唐岩在網易期間的工作沒有太大問題,最後還吐槽前東家說,“在如何對待員工和前員工這一標準上,我們碰上了一個奇葩公司。”

後來在陌陌上市的敲鍾儀式上,創始人唐岩和另外一位陌陌投資人經緯中國的張穎擺了一個豎中指的姿勢拍照。

小結

在網易系一眾創業大佬中,李學淩應該算是目前最成功的一位,不過未來最成功的,很有可能會是李勇(李甬)。

在寫這篇文章時,網上傳出了百度要收購YY的消息,此前李學淩已經將虎牙賣給了騰訊,如今在賣掉YY,那歡聚集團旗下就只剩Likee、BIGOLIVE、imo和HAGO這些海外視頻或遊戲社交平台了,難道李學淩是要全力投入到海外市場?

而李勇在今年已拿到32億美元的融資,但這筆融資該怎麼花,是需要他認真思考的問題。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