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恐慌的誕生,從三百年前一具屍體被解剖開始......
2020年10月29日10:02

  來源:SME科技故事  

  西方的吸血鬼文化經久不衰,然而在我們看慣了電影里所製造出的浪漫假象背後,第一隻真實的”吸血鬼”究竟是如何誕生,又是如何被打造成如今形象的呢?

  故事要從1720年代講起,當時有一位名叫馬斯·劉易斯的牧師,因為擔心周圍墳墓裡埋著的屍體腐爛後會散發出惡臭,並滲入教堂。於是他出版了一本小冊子,名為《對在教堂和教堂墓地埋葬不雅和危險習俗的合理考慮》。他相信,有毒的氣體褻瀆了空間,分散了他禱告的注意力,甚至還會導致鼠疫、天花和痢疾等疾病的蔓延。

  當時的人們還沒有完全擺脫中世紀的迷信,劉易斯認為死者對生者是非常危險的,並且這還是基於當代的科學思維。

  幾年後,在歐洲的另一個村落里,當地人同樣指責一具屍體傳播疾病,於是,一位名叫弗羅爾的官員被派往當地調查,比起恐怖的傳聞,雖然這位官員更關心找出疾病發生的原因,防止疫情全面爆發。然而還沒等他調查出結果,村里的長老已經作出了結論。

  大約在2個月前,有一位佩塔爾的村民去世了,很快,村里為他舉辦了葬禮。然而過後不久,他的妻子卻聲稱,在葬禮後看見了丈夫敲響了家裡的大門並試圖闖入勒死她。此外,他還在接下來的9天內,陸續攻擊了9名村民,每位醒來的村民後都曾說,佩塔爾朝他撲來,並殺死了他們。就在村民們的疑惑和驚恐中,9名被攻擊的村民都在24小時後神秘的死去。

電影虛構片段
電影虛構片段

  長老認為佩塔爾就是死而複生的吸血鬼,並告訴弗羅爾不用再費心調查了,只要在報告中寫下吸血鬼結論,並蓋章上交就完事了。於是為了取證,弗羅爾對佩塔爾的屍體進行瞭解剖,他發現,屍體的外觀和氣味是“完全新鮮的”,並且嘴唇周圍有“新鮮血液”,這可能是從受害者身上吸出來的。有了這樣的證據,他不可能對村民們的行動計劃提出任何反對意見,儘管這聽起來實在有點荒謬。

  在他的報告中所有證明都指出,佩塔爾的確是一個吸血鬼。同時,如果他的上司認為他的結論是無知的,他拒絕接受任何指責。因為在他看來,這些責任完全在村民們身上,他必須做一些事情來讓被嚇壞了的村民冷靜下來。他的報導在報紙上引起轟動,導致當地術語(吸血鬼)“vampyri”第一次在印刷中使用,並很快滲透到其他歐洲語言中。

  牧師劉易斯的抱怨和弗羅爾的調查都其實源於同一個問題,那就是生者和死者之間的接近。自從11世紀歐洲開始城市化以來,墓地的困擾一直是一個問題。因為墳墓實在太多了,就連家住樓房和公司也往往建在墓地周圍。

  在巴黎無辜者公墓,屍體的惡臭和普遍的死亡使人們對吸血鬼行為產生了恐懼。

  到了17世紀,情況甚至越發嚴峻起來,當能用來埋葬的墓地位置不夠用了,當地人就會在原有深度的墳墓裡,再挖深一層,讓屍體就像睡在上下雙人床的架子上,一層疊一層。窮人的屍體,或者得了瘟疫的屍體,則被集體扔進坑裡。由於棺材被認為是一種奢侈品,大多數屍體只能裹著一層織物裹尸布。

  有的屍體枯到骨子裡,而有的卻面色紅潤,醫學無法解釋這些死後的反常現象,但不管怎麼說,這些怪物都被認為是不恰當的葬禮或可疑的死亡造成的。沒有了適當的儀式,他們就不能從墳墓裡蹣跚而出,攻擊死去的親人和朋友。

  為瞭解決死去的人復活成吸血鬼,中世紀有更極端的”治療方法”。他們會挖出死者屍體,用木樁釘死,斬首和焚燒,然後將骨灰撒在流動的水中。隨著啟蒙運動的興起,這種可怕的解決辦法開始看起來就像是迷信的胡掰亂造,尤其是對於天主教和新教主教們來說,他們渴望與時俱進,遠離對女巫的迫害。到18世紀早期,教區牧師被禁止進行這種神秘的儀式。

  儘管如此,關於吸血鬼的傳聞還是越來越多。甚至因為有新的吸血鬼從牧場小牛身上吸血,導致被汙染的牛成熟後被屠宰,那些吃了這些肉的人也被感染,導致多達17個新的吸血鬼。

  傳染病專家富魯克金為了防止疫情蔓延,也為了防止村民的進一步恐慌,他有系統地下令掘屍並對所有嫌疑犯進行尸檢,想要為村民的突然死亡和腐爛現象尋找一個科學的解釋。然而因為找不到任何證據,大眾假設戰勝了科學,成為最可信的診斷。

  在混亂的死亡或葬禮上,吸血鬼真的存在嗎?市民們有必要擔心他們躺在床上會被吸血鬼襲擊嗎?在這種情況下,住在墓地附近安全嗎?是否應該像劉易斯和他的同伴們長期以來所建議的那樣,將死者安全地埋葬在城市邊界外的高牆環繞的墓地裡?這些問題直到1746年才得到解決,當時梵蒂岡學者卡爾梅特(Dom Augustin Calmet)在他的《幽靈論》(dissertions sur les apparumtions)中總結道,撇開聖經不談,沒有人能從墳墓中復活。他把吸血鬼歸為想像力的生物,而不是迫在眉睫的威脅。

  卡爾梅特的結論正好與公墓改革運動的興起相吻合,尤其是在法國。城市內的墓地被關閉,並逐漸遷移到城外修建墓地,遺骸被重新埋在地下墓穴里,隨著死人的離去,人們再也不需要擔心親人的屍體是否會變成吸血鬼前來襲擊的問題了,對屍體的真實恐懼也逐漸消失在過去。

  而吸血鬼,也由於他在小說中的新身份,在整個19世紀蓬勃發展。他們在浪漫主義文學中被重新塑造為短暫的、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使他們擺脫了以前從城市墳墓惡臭的泥土中爬出來的恐怖身份,重新被打造為超自然的、充滿魅力的身份。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