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永:海外先進製造業等領域存投資機會 中企料加快佈局“一帶一路”區域供應鏈中心
2020年10月29日19:07

原標題:安永:海外先進製造業等領域存投資機會 中企料加快佈局“一帶一路”區域供應鏈中心

10月29日,安永發佈了《疫情“新常態”下的中企走出去》報告。報告指出,短期內全球疫情的持續蔓延加之地緣政治風險擴大化將繼續減緩中企海外投資尤其是海外併購的進程,但是短期衝擊難改長期趨勢。隨著中企在世界價值鏈上不斷攀升,中企參與全球供應鏈的深度和廣度也在不斷增加,所以長期來看中企的“走出去”是大勢所趨。

安永中國海外投資業務部全球主管周昭媚在報告發佈會上表示,在全球經濟不穩定的背景下,未來中企佈局海外投資時,可以聚焦與國內實體經濟更具有協同效應的標的。

多國收緊投資政策

報告指出,疫情引起的經濟衰退造成了全球企業的價值重估,部分國家為保護本土企業,也出台了一些對外國企業在東道國的經營和交易活動進行直接限製和約束的投資限製政策。如對醫療和生命科學領域以及數字經濟領域擴大審查範圍;在收購或轉讓過程中設置較低的持股比例或投資金額審查門檻,從而保護本土企業或管理層對公司的管理權或控制權;也有部分國家對具有特殊背景的企業實施更嚴格的審查。

近期,由於審查要求的提高及審查反饋期限的延長,企業前期準備的成本有所增加。對此,安永中國海外投資業務部全球稅務主管呂晨在發佈會上建議,中企需認真研讀政策,積極研究過往審批案例,審慎評估可行性和通過率,做好項目規劃。

周昭媚亦表示,在當前不確定的市場環境下,有意進行海外佈局的中企需不斷評估投資戰略和投資組合,尋找優質投資標的。中企也應比以往更重視東道國宏觀經濟環境的調研,注重對區域整體的投資環境和發展潛力的評估。

當前中企赴美投資面臨怎樣的機遇和挑戰?周昭媚在回答21世紀經濟報導提問時表示,總體而言,現在是對美投資比較困難的時刻。“目前已有一些政策出台,如在航空航天、集成電路、信息技術和電子產品、生物科技、工業自動化和機器人以及可再生能源等幾個領域,都是屬於比較敏感的行業,受到嚴格的限製。”但她同時提到,硬件設備、軟件開發、醫療器械、先進製造業等不太敏感的行業,依然存在投資機遇。

周昭媚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在“一帶一路”倡議下,我國對沿線國家基礎設施領域的投資也仍有潛力。“‘一帶一路’涉及很多發展中國家,而它們對傳統的基建、設施、設備的需求是比較大的,包括公路、鐵路、港口等。”她說,“中國已在海外投資了很多工業園區,園區建成後也需要通過投資帶動當地的經濟,但必須要監控地緣政治風險會對(投資)短期或者中期有什麼影響。”

技術、信息等無形生產要素全球流動將加快

報告提到,新冠肺炎疫情對人類的生命健康造成了極大的損害,但不可否認它也在科技創新和新技術應用領域起到了助推器的作用,它對商業世界的許多改變可能是永久的。

如保持社交距離的措施推動了視頻會議、虛擬課堂、網絡購物及訂餐、數字支付和遠程醫療等技術前所未有的大規模使用等。由於這些技術會帶來效率的提升和成本的降低,企業和機構可能會在疫情過後繼續採用這些技術,這個過程將重塑全行業,重新定義人們的工作和學習模式。

在談到“全球化”變革的趨勢時,周昭媚指出,未來“經濟全球化”生產要素流動將進入分化階段:有形要素(如商品和人員等)在全球範圍內的流動可能將放緩,轉而在區域間加速流動,而依賴集中於一個國家/地區的單一供應商或少數供應商模式將被顛覆,跨國企業的供應鏈網絡將更加複雜;而無形要素(如技術、信息、資金和管理經驗等)隨著數字技術的快速發展,將繼續加速在全球範圍內流動,但跨國企業也將面臨各國在數字經濟領域更嚴格的合規考驗。

中企“走出去”的五大趨勢

安永提出,未來中企“走出去”將有以下五大發展趨勢:

一是關注傳統行業的數字化轉型機遇。拓寬科技應用的新場景,促進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融合將是發展重點。未來傳統製造業和消費品領域的企業將加快數字化轉型。儘管許多海外國家均對尖端科學技術領域的投資出台了較嚴格的審查機製和限製措施,但在先進製造業、應用軟件開發等受數字化驅動的低敏感領域仍將有較多投資機會。

二是供應鏈的“中國+N”發展模式。保障供應鏈的安全性和靈活性,“攻守兼備”至關重要。對於中國的出口依賴型企業,海外市場與本土市場同樣重要,因此設立“中國+N”的供應鏈結構將是理想模式。呂晨表示:“在‘N’的選擇上,人口年輕化、具有未來發展潛力且鄰近成熟發達市場的發展中國家將受到更多青睞。我們發現許多符合條件的國家位於‘一帶一路’沿線,預計中企將加快在沿線國家和地區佈局區域供應鏈中心。”

三是傳統基建與新基建雙輪驅動,帶動中企“走出去”。疫情推升了交通運輸為代表的傳統基建和以醫療設施和信息基礎設施為代表的新基建領域的建設需求。近年來,中企在海外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優勢進一步擴大,不僅在傳統基建項目的工程效率、成本等方面保持絕對優勢,在技術、運營和管理方面的能力也在不斷提高;另外在一些新基建領域中企同樣獲得了較強的國際競爭優勢,為相關產品和服務走向世界創造了基礎。呂晨強調:“信息基礎設施是數字經濟發展的基礎和保障,許多國家都在積極推動信息基礎設施建設,這將直接利好具有領先優勢的相關中企‘走出去’。”

四是新能源產業迎發展契機,中企加速佈局海外優質資產。報告指出,新冠疫情為能源轉型帶來契機,提倡綠色發展、綠色複蘇的國家將獲得長期的可持續競爭力,未來新能源相關產業將成為中企海外投資的熱門領域。呂晨建議:“中企應積極投資海外新能源領域的新技術,加強與先進國家進行能源技術合作,並積極探索多元化的合作方式以實現共贏,也應推動中企相關新能源領域產能和設備‘走出去’,積極與海外產業鏈上下遊優勢企業加強投資與合作。”

五是地緣政治風險防控成為“新常態”。新冠疫情使地緣政治風險更加凸顯,併成為“常態化”風險。中企投前需密切關注海外國家的外商投資政策變化,投後需注重風險管控與合規。此外,中企在“走出去”過程中,也應更加註重對東道國的文化理解,與當地政府與民眾建立信任;積極履行企業社會責任,更好地實現與東道國互利共贏的合作。

(作者:何柳穎 編輯:和佳)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