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科技巨頭不滿因黨派而異 週三參議院聽證會有哪些實質內容
2020年10月29日09:12

  Facebook、Google和Twitter的CEO週三出席美國參議院商務委員會的聽證會。該聽證會原本的重點是對美國《通信規範法》第230條進行審議,但最終卻成了對社交媒體審查方式的批判會。

  三位掌門人當天出現在視頻連線的議員面前後,這些議員們對他們的具體不滿因政黨而異。共和黨人主要利用聽證會批評這些公司審查保守派的聲音,甚至認為這種偏向拜登的做法可能影響選舉結果。民主黨人幹脆反對舉行這場聽證會,他們詢問這些CEO採取了哪些措施來製止暴力極端主義和干涉選舉的行為。

  這場聽證會表明了兩黨對社交媒體平台的不滿和不信任,他們都希望這些平台能夠採取相應的措施,緩解自己的不滿。

  該聽證會的標題是“第230條一刀切的豁免權是否會催生科技巨頭的不良行為?”而在保守派反對者看來,所謂的不良行為指的就是社交媒體平台對他們不讚成的政治觀點進行審查。但是這部法律覆蓋的範圍遠不止於此。第230條允許網站在託管用戶內容的同時又無需為這些內容負責。例如,你可以起訴Twitter用戶發佈誹謗性推文,但不能起訴Twitter本身。這恰恰是這些網站得以存在的前提。如果不具備第三方內容的訴訟豁免權,這些平台可能根本不允許用戶發佈上述內容。

  該法律還允許平台在他們認為合適的情況下審查用戶內容,但卻不會因此失去豁免權。此事已成為保守主義者抨擊的主要問題,他們認為平台對他們進行不公正的審查。雖然司法部長比爾·巴爾(Bill Barr)和幾位共和黨議員希望更改第230條,以要求網站在審核內容時必須保持“政治上中立”,但特朗普卻呼籲徹底廢除該法律。實際上,特朗普在週三的聽證會進行過程中又通過Twitter重申了這一要求:

  他當時通過推文表示:“美國根本沒有新聞自由,反而專門打壓報導,到處充斥著假新聞。過去兩個星期,我們的媒體有多麼腐化已經昭然若揭,科技巨頭現在更加糟糕。廢除230條吧!”

  總體而言,民主黨人對第230條和科技巨頭也有自己的不滿。但是在聽證會上,這些擔憂似乎處於次要地位,因為他們更關注此次聽證會的時機選擇,他們還質疑共和黨人利用此次聽證會傳遞對特朗普有利的信息。

  大多數共和黨人幾乎都沒有提到第230條,反而專注於社交媒體內容審核和對保守聲音的打壓,最常被提及的例子包括對特朗普推文的事實核查,以及《紐約郵報》關於拜登的負面報導——Twitter和Facebook最初限製了這條新聞的傳播。還有幾個問題涉及到員工和內容審查決策者的政治意識形態,似乎在暗示其中的保守派比例過低。

  泰德·克魯茲(Ted Cruz)和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兩位共和黨議員特意強調了這些觀點。經常批評第230條的克魯茲在前一天晚上通過Twitter和Facebook宣傳他將出席聽證會,並將這場聽成會稱作“言論自由攤牌”,甚至張貼了一張類似於拳擊比賽海報的宣傳畫。克魯茲說,出席聽證會的這幾位CEO“共同成為美國言論自由的最大威脅,是自由、公正的選舉的最大威脅。”自此之後,他的問題始終非常尖銳。

  “多西先生,到底是誰選舉並指派你來決定哪些媒體可以報導,哪些美國人可以被傾聽?你為什麼始終表現得像是民主黨超級行動委員會?”克魯茲逼問道。多西回應說他不負責這些事情。克魯茲隨後在Twitter上轉發了幾篇引用他的言論和視頻的文章,這些文章指出他提出的問題更像是一場政治鬧劇,沒有什麼實際意義。

  約翰遜試圖就相關員工中分別有多少自由派和保守派來拷問CEO。作為回應,多西說他的公司不跟蹤員工的政治派別,皮查伊說他相信自己的員工有很多不同的觀點。朱克伯格則表示,他不確定具體情況,但他認為Facebook偏向自由派——這似乎是約翰遜唯一相信的答案。

  幾位共和黨人還指出,Twitter允許其他的世界領導人發表不真實或暴力性言論,但卻對特朗普的類似言論進行打壓。而共和黨參議員羅傑·威克(Roger Wicker)還特意指出,即使特朗普的言論是“真實的”,依然會遭到打壓。他們舉了一個例子:伊朗領導人哈梅內伊在一系列推文中暗示性地鼓勵針對以色列發動暴力行為,但這些內容至今仍未被刪除。

  “我們並未發現那些內容違反我們的服務條款,因為我們認為這些內容是在炫耀武力,這是世界領導人在回應其他國家。” 多西說,“我們認為,針對我們自己的人民或一個國家自己的公民發表的言論有所不同,可能造成更直接的傷害。”

  一些民主黨人專門批評了聽證會的時間和主題,稱此舉是為配合共和黨的其他措施,迫使平台在內容違規時依然保留有保守傾向的內容。他們還認為,此次聽證會試圖通過誇大《紐約郵報》的內容來影響總統大選的結果。其他一些民主黨議員提出了社交媒體平台如何幫助暴力極端主義團體會面和組織活動,以及外國勢力影響選舉的方式。他們問幾位CEO,隨著選舉的臨近,他們打算採取什麼措施來防止或壓製各自平台上的這些內容,以及能否承諾在平台上阻止干擾選舉的行為發生。多西、皮查伊和朱克伯格都做出了承諾。

  民主黨參議員艾米·克洛布查(Amy Klobuchar)指出,人們在Facebook上停留的時間越長,Facebook就能越能賺錢,而分裂的政治內容有助於吸引用戶。

  “這會困擾你嗎?這會對我們的政治有何影響?” 她問。

  朱克伯格說,該平台旨在向用戶展示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內容。

  他說:“系統上的大多數內容都不具有政治性,而是會重點確保你能知道你的表妹何時生孩子。”

  “我說的不是表妹和孩子這種事情,”克洛布查說,“我說的是陰謀論……我認為這些內容有腐蝕性。”

  還有幾位參議員提出了一些實質性的問題,涉及到科技巨頭的內容審查政策和算法,以及如何重寫230條才能讓用戶感覺更加明確。比如,第230條允許平台審查“令人反感的”內容,但這項規定引發了爭議。參議員雪萊·卡皮托(Shelley Capito)詢問,如果能對此進行細化,是否有助於解決爭議。朱克伯格指出,如果必須闡明哪些內容令人反感,哪些內容不令人反感,就將導致他們無法有效審查欺淩性或騷擾性內容。多西和朱克伯格在聽證會上多次表示,他們願意提升內容審查決定的透明度。

  針對第230條提出兩黨議案的民主黨參議員布萊恩·沙茨(Brian Schatz)說,他希望在選舉後就該法律進行“真誠”的討論。無論特朗普的選舉結果如何,未來都可能會針對第230條繼續舉行聽證會,

  第230條的合著者、民主黨議員羅恩·懷登(Ron Wyden)不是商務委員會的成員,因此沒有出席聽證會。但是他並沒有對此保持沉默,而是支援了許多民主黨議員的觀點。

  懷登說:“在觀看了今天的聽證會之後,我認為我的許多共和黨同事根本沒有看過第一修正案,更沒看過第230條。他們強迫私人公司發表虛假信息、謊言和仇恨言論的行為違憲,並且凸顯了他們的重點並不在於第230條,而在於他們想在大選前一週影響選民。”

  懷登補充說:“今天這番令人心痛的景象表明,這個機構遠遠沒有能力針對如何改善互聯網展開理性辯論。”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