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宋元以來漆器的“斑斕紛呈”,浙博展館藏漆器
2020年10月29日19:35

原標題:看宋元以來漆器的“斑斕紛呈”,浙博展館藏漆器

浙江省博物館在2012年接受香港曹其鏞先生夫婦168件的古代漆器後,一躍成為海內外古代漆器收藏的重鎮。

澎湃新聞獲悉,浙江省博物館近日推出“斑斕紛呈——館藏古代漆器特展”,共計展出87件組古代漆器,以曹其鏞先生夫婦捐贈古代漆器和近幾年收藏的漆器為主,囊括宋元以來漆器工藝的精品,如宋元四季花卉鳳凰紋橢圓盒、明黑漆嵌螺鈿花卉紋漆盒、宋元剔犀如意紋葵形盤、南宋黃漆攢地戧金雲獅紋盒等多件重器。

此次特展沿襲漆器展廳原有的展陳結構,以時代為經,技藝為瑋,分為“素彩兼備——宋元漆器”“千文萬華——明代漆器”“異彩繽紛——清代漆器”三個部分,期間穿插介紹中國古代漆器的相關知識,呈現了宋元以來的輝煌而精湛的漆器工藝。

中國是世界上最早發現和使用天然漆的國家。跨湖橋文化、河姆渡文化和良渚文化等新石器時代遺址的出土物中,均有比例很少的精美漆器,表明早在遠古時期,漆器即伴隨浙江先民初始的腳步,篳路藍縷,以啟山林。進入文明時代,漆器製作與時俱進,日臻精美。楚漢漆器瑰麗神奇,譜寫了這一時期漆器工藝的燦爛篇章。兩宋時期,諸藝畢備,種類齊全。浙江漆器再領時代風騷。溫州、杭州,南北呼應,形成兩大生產中心。浙漆譽稱“天下第一”。異彩紛呈的漆器行銷全國,更在首都汴京和臨安的繁華地段開舖設號,成為達官顯貴者追慕的高檔消費品。元代漆藝承前啟後。杭州與嘉興皆是著名的漆器產地,嘉興西塘更是名家輩出,張成、楊茂以雕漆著稱,彭君寶以戧金、戧銀聞名。他們的作為,不僅成就了元代在漆器發展史上的重要地位,而且為明清兩代宮廷漆藝的精進和輝煌樹立了標杆,奠定了基礎。

“素彩兼備——宋元漆器”

漆工藝經過幾千年的發展,至唐宋元時期門類已基本齊備,一色漆、描金、堆漆、雕漆、戧金、螺鈿等都已發展比較成熟。雕漆的出現,金銀平脫、堆漆等技法的成熟,使得唐代漆器裝飾華麗精美。五代時期漆器製作中心南移,江浙成為漆器的主要產地。至兩宋時期,民間作坊日漸興盛,其中以溫州、杭州漆器最負盛名。宋人提倡簡約的審美哲學,注重漆質本身的光澤,質樸無文的一色漆與雕飾華美的戧金、雕漆、堆漆和螺鈿等交相輝映。元代雕漆一枝獨秀,杭州戧金漆器、蘇州雕漆、福州剔犀漆器以及吉安廬陵螺鈿漆器均聞名於朝野。

宋末元初剔紅鳳穿牡丹紋橢圓盒
宋末元初剔紅鳳穿牡丹紋橢圓盒

盒黃漆素地,其上剔刻花紋,蓋面為鳳穿牡丹紋,器身為花鳥紋,花有蓮花、茶花、梔子、牡丹、菊花等。該盒用漆不厚,然漆質堅實,剔刻細緻,鳳凰的羽毛、綬帶鳥的羽毛纖毫畢現,花蕊、花瓣、葉脈生動自然。該盒主題突出,層次分明,刀法流暢,藏鋒清楚,磨製圓潤,花紋纖細精緻,與《髹飾錄》對於宋元時期剔紅的記載 “宋元之製,藏鋒清楚,隱起圓滑,纖細精緻”吻合。

通體髹朱漆雕花紋,盒內及盒底髹光亮的黑漆地。蓋面圓形開光內飾獻寶圖,西洋人推著載滿寶物的車和趕著馱滿各種珍奇異寶的大象前來獻貢的場景,大象上面馱著插著如意的寶瓶,有“太平有像”的美好寓意。進寶題材是清中期非常流行,寓有乾隆以來太平盛世、萬國來朝的含意。

“千文萬華——明代漆器”

明代是中國漆器工藝發展的又一個黃金時期,漆器生產遍及全國,浙江嘉興、安徽新安、江蘇蘇州、揚州以及雲南等地均為漆器生產的重要地區。明初,永樂皇帝朱棣遷都北京,以禦用監專門督造生產皇家禦用漆器,使官民製作相互促進、相互融合,使髹飾工藝品種日臻完善。明晚期除了雕漆外,填漆、螺鈿等種類也非常流行,填漆與戧金技法結合,形成新的品種——戧金填漆,深深地影響了之後此類漆器的發展。明代漆器以雕漆、戧金填漆、描金彩漆、螺鈿等為常見,並出現多種漆器工藝集於一器的做法,絢麗多姿,富於變化,迎來了漆器的“千文萬華”時代。

明黑漆嵌螺鈿人物花草紋四重盒
明黑漆嵌螺鈿人物花草紋四重盒

盒通體髹黑漆嵌五彩薄螺鈿紋飾。蓋面為山石人物紋,兩位老者對談,樹石皆用細小的螺鈿拚嵌,人物以鈿片裁形,人物臉部、衣服紋飾皆以毛雕的手法體現。盒蓋邊、器壁均以卷草花卉紋裝飾,卷草彎曲流暢,五彩斑斕,顯示了非常高超的薄螺鈿鑲嵌技術,正好與《髹飾錄》記載薄螺鈿做法吻合:“百般文圖,點、抹、鉤、條,總以精細密織如畫為妙”。

明晚期剔紅攜琴訪友圖小硯屏 曹其鏞先生夫婦捐贈
明晚期剔紅攜琴訪友圖小硯屏 曹其鏞先生夫婦捐贈

通體髹朱漆,正面屏心在天、地、水三種錦紋上,壓雕有一幅攜琴訪友圖;背面屏心以斜方格花卉紋為錦地,上雕有文進題詩,其下有“雍”“德”兩方印章。屏風座雕刻龜背紋為裝飾。硯屏源起於宋人愛石之風,以石為屏風,與筆格、硯台等皆是文房中所用之物。元明以後不限於石質,諸如瓷、木等,恰如此屏,形體小巧,當為文房用品。

“異彩繽紛——清代漆器”

至清代各種漆器工藝品種已齊備,尤其是乾隆時期,多種漆器工藝技法巧妙地融合與創新,將我國的漆器藝術推向了又一座高峰。乾隆時期雕漆的成就最為突出,幾乎涵蓋了宮廷生活的方方面面。漆器生產出現宮廷製造、地方承辦和地方製造並存的局面,共同發展,各地製漆業日益活躍,蘇州雕漆、揚州鑲嵌、貴州皮胎、山西款彩、福州脫胎等,精品迭現,異彩紛呈。至清後期,隨著國勢的衰頹,漆器工藝與其他工藝一樣,逐步衰退。

清中期剔紅山水人物紋葵瓣式盒 曹其鏞先生夫婦捐贈
清中期剔紅山水人物紋葵瓣式盒 曹其鏞先生夫婦捐贈

通體髹朱漆雕花紋,盒內及盒底髹光亮的黑漆地。蓋面圓形開光內飾獻寶圖,西洋人推著載滿寶物的車和趕著馱滿各種珍奇異寶的大象前來獻貢的場景,大象上面馱著插著如意的寶瓶,有“太平有像”的美好寓意。進寶題材是清中期非常流行,寓有乾隆以來太平盛世、萬國來朝的含意。

清剔紅大吉葫蘆瓶 曹其鏞先生夫婦捐贈
清剔紅大吉葫蘆瓶 曹其鏞先生夫婦捐贈

通體施朱漆,滿雕纏蔓葫蘆紋。瓶口、足部以仿青銅器的蕉葉紋為裝飾,瓶身上下各有四個圓形開光,內分別刻有“大”“吉”二字。形製與紋樣、文字皆為大吉大利、子孫萬代之意,瓜瓞綿綿的葫蘆題材因其吉祥美好的寓意,在清代非常流行。

特色紋樣

百花齊放

清代漆器上花卉圖案裝飾非常有特色:一是花卉的品種非常多,諸如牡丹、菊花、蓮花、桃花、西番蓮等,各種花卉集於一器,可謂是百花齊放;二是出現了“冰梅”“落花流水”“楓葉秋蟲”“玉兔秋香”等花卉與動物的新穎組合,與傳統的“瓜瓞綿綿”“喜相逢”“鳳穿牡丹”“綬帶鳥”等並存;三是呈現方式豐富多樣,有單枝、數枝、折枝花、團花、滿花,幾乎不見大花。滿花以單一花朵密佈在器物上,既是主紋,也是地紋,這種裝飾手法是清中期雕漆所獨有的。

吉祥如意

寓意吉祥如意的紋樣,如“八寶”“暗八仙”“福壽”“龍鳳瑞獸”等傳統紋樣,在清代漆器上都有採用,遵循“圖必有意,意必吉祥”的傳統。其中“壽春寶盒”這一主題在清中期比較特殊,得到乾隆的皇帝的喜愛。“春”,寓意青春,春字開光內的壽星是南極仙翁,又稱“老人星”,是神話傳說中的老壽星。春”字下面的聚寶盆堆滿了珍寶,洋溢著吉祥喜慶的氣息。

以詩入畫

清代漆器上的山水人物題材除了延續傳統的神話傳說、歷史故事以外,更多的是注入文學的意味。乾隆皇帝飽讀詩書,文學修為極高,因此大量運用文學題材作為裝飾,以詩入畫。一是描繪文人日常閑適的生活,如攜琴訪友、坐臥山林、探梅舞鶴等,暢遊於天地,寄情於山水;二是直接從古典中選取,如“李白醉酒”“高山流水”“羲之愛鵝”“米芾拜石”等,化實為虛,寄託心物,表達文雅的趣味。

(本文圖文資料來自浙江省博物館)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