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集團上市前夕縮減海外投資,旨在穩固在中國的競爭優勢
2020年10月29日15:13

  據報導,中國的螞蟻集團曾經為了成為全球支付領導者,廣泛投資海外電子錢包公司。但據知情人士透露,隨著該公司的戰略調整,螞蟻集團一直在削減其對多數投資過的電子錢包公司的資金和員工支援。

  投資策略的轉變發生於2019年底,一是因為螞蟻集團領導人發生變動,二是因為為了準備IPO以及應對國內監管挑戰,公司的工作重心有所調整。

  根據十幾名螞蟻集團的現任或前高管的說法,對於提供數字支付和其他金融服務的海外電子錢包公司,螞蟻集團已經大幅削減每年給予他們的用戶增長補貼。這十幾名高管分別來自九個國家,因為保密協議的緣故,均要求匿名。

  知情人士還表示,今年,螞蟻集團又悄悄停止了一項野心勃勃的計劃,儘管整個2019年該公司為這項計劃付出了很多心血。該計劃原打算基於通用的二維碼系統開發全球支付基礎設施。該二維碼系統可連接螞蟻集團投資的所有電子錢包。

  知情人士說,除本地市場之外,該網絡可允許電子錢包在螞蟻集團合作夥伴覆蓋的其他海外市場上使用。如果成功,螞蟻集團將有望成為全球支付的領導者。該集團旗下的支付寶,主要服務於中國消費者。

  螞蟻集團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該公司“一直以來並將繼續致力於同全球合作夥伴合作,包括電子錢包運營商,以使金融服務涵蓋更多消費者群體和小型企業”。

  螞蟻集團已經投資了十幾家提供電子錢包服務的金融科技公司。電子錢包可以允許用戶存儲資金並進行數字支付,而無需依賴銀行賬戶。最早的一筆投資在2015年,螞蟻集團向印度的Paytm投資5億多美元。螞蟻集團投資的公司大多位於亞洲,包括菲律賓的Mynt、印尼的DANA和巴基斯坦的EasyPaisa。

  對於螞蟻集團戰略變更一事,Paytm、DANA和EasyPaisa未回覆評論請求。Mynt拒絕就其與螞蟻集團關係的具體情況發表評論,只表示螞蟻集團是堅定的股東。

  可以肯定的是,螞蟻集團會繼續在海外做投資。根據其香港和上海兩地上市的招股書,該公司計劃籌資至少344億美元,並且其中十分之一的收益將用於境外擴張。

  該公司在5月份的時候還表示,其將向緬甸的電子錢包公司Wave Money投資7350萬美元,並已在新加坡申請了數字大宗銀行牌照。但知情人士稱,螞蟻集團不太可能對海外電子錢包公司做進一步的大額投資。

  一位熟悉螞蟻集團策略的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該公司的計劃是為海外電子錢包公司提供初步扶持,隨後由這些公司自己發展。

  該公司的知情人士透露,雖然螞蟻集團仍保持著較大的國際市場份額,但該公司正在降低先前旨在成為全球支付領導者的目標,以便鞏固其作為中國頂級支付公司的地位。

  去年12月,胡曉明接替井賢棟成為螞蟻集團新任首席執行官之後,這種變化更加明顯。井賢棟一手締造了該公司的國際發展計劃。但知情人士補充說,和井賢棟不同,胡曉明更注重中國市場。在中國,螞蟻集團也面臨著反壟斷調查和金融風險控制等問題。

  “胡曉明認為,他需要穩固本地競爭優勢,與監管機構處理好關係,”一名知情人士說。

  其他知情人士透露,中國的反壟斷機構一直在考慮對支付寶和騰訊的微信支付展開調查,並得到了中央銀行的支援。中央銀行認為,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利用其優勢地位,遏製了市場競爭。

  胡曉明的風格也與井賢棟的大不相同。先前,井賢棟曾要求螞蟻集團內部的半數會議以英語進行,並要求該公司出席重要海外合作公司的董事會會議。但是,知情人士說,“這一切都變了。”

  螞蟻集團以IPO披露規則為由,拒絕讓胡曉明和井賢棟(現執行董事長)發表評論。

  一些公司的知情人士表示,考慮到監管機構日益嚴格的審查,再加上微信支付與美團帶來的激烈競爭,胡曉明的做法有其道理。

  2018年,螞蟻集團收購Moneygram未獲批準,是該公司在海外的首次受挫。知情人士說,之前從Google和其他銀行跳槽來的不少美國僱員,現如今也已經離開。

  在美國之外,螞蟻集團的新領導層認為,該公司的資源分配過於分散。新領導層認為,隨著市場競爭激烈加劇,很多電子錢包合作夥伴可能無法在各自市場上發展壯大,獨擋一方。知情人士補充說,另外,用來支援這些公司的資金也會在螞蟻集團上市時對該公司的業績產生不利影響。螞蟻集團的海外業務僅占公司總收入的5%。

  據部分電子錢包公司的知情人士表示,資金削減顯著。但目前尚無法確定,每家合作公司受影響的具體程度。兩名知情人士說,在削減資金支援之前,螞蟻集團每年向巴基斯坦的電子錢包公司給予3000萬到4000萬美元的扶持。

  知情人士還說,今年,螞蟻集團還調回了至少200名工程師和其他專家,他們原先被派往合作的電子錢包公司協助後者的發展。與此同時,螞蟻集團還要求合作公司支付技術費用。

  這給部分合作夥伴(包括GCash電子錢包的運營商Mynt)帶來了臨時性技術問題。

  “2019年之前,螞蟻的金融人員會每個月在公司呆三週,之後是隔一週呆在公司,然後到上個季度,公司里幾乎都看不到螞蟻的金融人員,”一名Mynt前員工說。這名前員工估計,在螞蟻的巨額資金的幫助下,2019年,Mynt一共消耗了約2億美元,用戶數量增加兩倍。但是今年,螞蟻大幅了削減了資金扶持。

  Mynt在一份聲明中說,GCash與螞蟻集團始終保持著緊密合作,螞蟻集團的支援幫助該公司鞏固了其在菲律賓市場上的領導地位。

  螞蟻集團也在有意減少其在某些市場上的影響力,從而使得其他人獲得更多控制權。兩名知情人士說,在印尼,該公司正計劃將DANA與競爭對手OVO進行合併。OVO的最大股東——共享乘車公司Grab,將成為合併後公司的最大投資者,而螞蟻集團持股約20%-25%。

  目前,OVO和Grab拒絕發表評論,DANA並未回覆評論請求。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