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福:預計下月新冠滅活苗三期臨床揭盲,今冬疫情挑戰會更嚴峻
2020年10月29日21:00

原標題:高福:預計下月新冠滅活苗三期臨床揭盲,今冬疫情挑戰會更嚴峻

10月28日下午,在武漢舉行的第十五屆國際基因組學大會(ICG-15)上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做了題目為《COVID-19 Challenge and Opportunity for Global Public Health》(“新冠肺炎:全球公共衛生的挑戰與機遇”)的主題演講。

圖:高福在ICG-15上做演講。——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攝
圖:高福在ICG-15上做演講。——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攝

高福在演講中指出,新冠病毒對人類公共衛生事業來說是個挑戰,也是一次機會。武漢發生疫情後,最關鍵的問題是首先要找到病毒、分析序列看是什麼病毒以及如何隔離。

針對目前的疫情情況,高福說道:“目前來看,中國一共已經發生了七波疫情,依次是武漢、東北、北京、烏魯木齊、大連、青島、喀什。在中國由於每一波疫情都控制得好,所以每一波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是歐美國家的疫情由於控制得不好,並沒有呈現出明顯的波端,現在又來到了第二波,但其實是其第一波都還沒有結束。”

高福在會上提到,抗疫最關鍵的三大件事是:戴口罩、保持距離、注意個人衛生,如勤洗手。

01 回應部分質疑

針對外界的一些質疑,高福對Event 201的網絡陰謀論攻擊,做出了一定的回應。

2019年10月18日,美國約翰•霍普金斯衛生安全中心,與蓋茨基金及世界經濟論壇合作,模擬了一場全球瘟疫流行的桌面演練,會議模擬了一種名為CAPS的冠狀病毒,比SARS致命,比流感易傳播,沒有可用疫苗,6個月內傳遍全球。這場演練名為:Event 201,邀請了15名政府、商界及公共衛生領袖參與,演練在瘟疫流行下如何在不同政策選項中作決定。

高福說,這次推演與新冠疫情時間非常接近,發展路徑非常契合。彼時,會議還就應對可能出現的疫情給出了多條建議,包括政府應加強利用大公司的能力、向疫苗研發傾斜資源、應做好應對疫情的經濟準備等。高福提到,對業內人士來說,新冠疫情是一個灰犀牛事件(指大概率可能發生,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不過很遺憾,雖然Event 201預測到了未來,但絲毫無助於抗疫,專業人士眼中的灰犀牛事件變成了大眾生活里的黑天鵝事件,毫無準備的公眾為之付出了巨大代價。

高福強調,由於新冠病毒在自然界的存在非常廣泛且重組普遍,緊要之舉,是建立監測網絡。“今天有COVID-19,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大家,未來就會有COVID-29、COVID-39。就像流感病毒一樣,這些病毒已經離人類很近。”

在會議第二天(10月27日)的演講中,武漢病毒所石正麗研究員非常謹慎地指出,蝙蝠是SARS-CoV-2(新冠病毒)的天然宿主,只是傳播途徑和中間宿主還有待進一步研究。

對此,高福則在演講中表示:“一開始我們都懷疑是從動物過來的,但10個月過去了,至今沒有找到新冠病毒的動物宿主。”

高福介紹稱,他的團隊和石正麗團隊一起,發現ACE2是SARS-CoV-2(新冠病毒)的受體。該文章發表在《細胞》雜誌(Cell),按理來說應當有自己的名字。當時恰逢國內輿論有人質疑他防疫不當,但是對發表論文反應非常迅速,最後文章發出來後,沒有他的署名。

“但是大家知道這是我們團隊(做的工作),證明它(新冠病毒)的受體,和SARS病毒一樣,是ACE2。”高福補充道。

02 一系列疫苗問題待解

目前對於新冠疫情來說,最關鍵的問題是疫苗。7月底,高福曾表示,自己已經注射了一種新冠疫苗。

在演講中,高福說道:“目前,我國有4種疫苗進入臨床三期試驗,其中包含中國生物研發的兩款滅活疫苗、科興生物研發的一款滅活疫苗及康希諾與軍事醫學科學院聯合研發的一款腺病毒疫苗。而中國疾病控制中心參與了兩個滅活疫苗,分別是中國生物和科興生物。”

他說道:“大家知道現在中國的滅活疫苗走得很快,這是因為滅火疫苗需要P3級別的實驗室,而國外企業是沒有的。而在中國,中國疾病控制中心把兩個P3實驗室借給中國生物和科興生物,合作在2月初就已經開始。而武漢病毒所則把他們的P3實驗室借給了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所以中國滅活疫苗上走在了前面。”

對於正在中東進行三期臨床試驗的滅活疫苗,高福表示,他預計下月中旬可以揭盲。屆時大家就可以知道,新冠滅活疫苗的效果究竟如何。

此前即有多位業內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目前的幾種疫苗線路中,滅火疫苗是寄希望最大的。隨著多種新冠疫苗進入三期臨床階段,一些觀點指出:ADE效應可能是新冠疫苗的潛在風險。

ADE效應,即“抗體依賴的增強作用”(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指某些病毒的特異性抗體與病毒結合後,反而將病毒導入細胞,引發更嚴重感染。

針對此,高福認為,新冠疫苗有無ADE效應,ADE效應是否會影響疫苗的使用,還是需要等到三期臨床結果出來再進行判斷。

有中和抗體就能起到保護作用嗎?中和抗體滴度多少才能保護?高福表示這些都不知道。如果有中和抗體,那麼在體內又能持續多久?有沒有ADE(抗體依賴效應)?“不清楚。總之,一系列的問題都還回答不了。”高福說道,“疫苗還沒成熟之前,將會先留給一線和維持日常生活必須的人群先打。”

現在冬天來了,流感也會隨之而來,肺炎是否可能再次出現?“我們challenge(挑戰)很大。”高福說道。

高福表示,病毒在陰暗潮濕的環境下可以持續生存很久,不能排除可能武漢早期的某些病毒還在陰暗潮濕的環境里還藏著。高福警示,我們將面臨更嚴峻考驗。尤其是今年冬天,無論是流感、還是可能混雜在其中的新冠疫情,都會引起發熱。

(作者:唐唯珂 編輯:徐旭)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