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歲清華美院教授陶如讓辭世,曾編首部中國工藝美術簡史
2020年10月29日21:19

原標題:88歲清華美院教授陶如讓辭世,曾編首部中國工藝美術簡史

澎湃新聞獲悉,知名書法家、藝術教育家,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裝飾》前主編陶如讓先生,因病醫治無效,於2020年10月28日逝世,享年88歲。

陶如讓先生1956年任教於剛剛成立的中央工藝美術學院(今清華大學美術學院)。1983年,參與籌建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在全國率先成立的工藝美術歷史與理論系,1987年,調至《裝飾》雜誌編輯部,曆任副主編、主編。其書法師承皖系書法流派,古樸秀雅,隸篆各體皆形成獨特風格。20世紀70年代後期,陶如讓參與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全國工藝美術調查研究與學院第一部《中國工藝美術簡史》的集體編寫工作,培育和影響了幾代年輕學子和青年教師、編輯。

中國美術學院副院長杭間說:“陶如讓先生,大學時代唯一陪我們一起住宿舍的老師,《裝飾》雜誌引領我們的前輩,蘇俄工藝美術的最早譯介者,香菸不離手的和藹長者,您與人為善的一生,是孤獨的一生。”

陶如讓(1931-2020)
陶如讓(1931-2020)

陶如讓先生1931年出生於安徽合肥。1956年,畢業於山東大學外國語言系;同年起任教於剛剛成立的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現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在共同課教研室曆任講師、副教授、教授,主講俄語、古典詩詞欣賞、書法鑒賞等課程。

20世紀50至60年代,曾在《文彙報》《文藝報》《工藝美術通訊》《工藝美術參考資料》《裝飾》等報刊上發表多篇文藝評論文章和東歐國家工藝美術譯介文章,在學界引起很大反響。

20世紀70年代後期,參與學院全國工藝美術調查研究與學院第一部《中國工藝美術簡史》的集體編寫工作。隨後,參與籌建中央工藝美術學院於1983年率先在全國成立的工藝美術歷史與理論系,並在系里執教。1987年,調至《裝飾》雜誌編輯部,協助主編何燕明工作,曆任副主編、主編,同期兼任共同課教師,主講文學、書法等課。

《裝飾》1961年總第12期封面
《裝飾》1961年總第12期封面

1992年退休。後擔任《雕塑》雜誌主編,並曾兼任北京中國書畫收藏家協會顧問、燕京書畫社顧問等職務。其書法受父親、書法家陶南華的影響,師承皖系書法流派,古樸秀雅,隸篆各體皆形成獨特風格;早年即有專文論著在報刊上發表。作品曾被清華大學、外交部、原輕工業部、文化部、安徽省博物館等處收藏。

陶如讓先生秉性溫良沉穩,正如其名“如讓”(《尚書·堯典》:“允恭克讓”)一樣,一生不求聞達,不事張揚,潛心於學術研究和專業教育,在學院從事教育、編輯工作達60餘年,培育和影響了幾代年輕學子和青年教師、編輯。

清華大學設計學研究員姚建偉對澎湃新聞說,陶先生是我的恩師,畢業留校後與他在同一辦公室里工作數年,先生博學儒雅,謙遜低調,他是真正的學者,是我一生的榜樣,永遠懷念陶老師。

附:陶如讓|

釋雅緻——工藝美術審美問題淺談之一

雅緻這個詞的涵義,就色彩學來講,它近乎雅淡和素淨;就工藝美術品的造形來講,它近乎別緻和簡樸。赫魯曉夫同誌在蘇共第二十一次非常代表大會上做報告時就說過:“人民的消費品應該品質優良,色樣漂亮和包裝雅緻”;別林斯基曾經借雅緻這個詞來形容普希金語言之美(注)。總之,雅緻是值得稱許的一種審美原則。

與雅緻對立並存的是熱烈喧鬧的色彩和豐諧繁縟的造形。出自民間的藍印花布,色彩素淨大方,圖案裝飾也很別緻,許多城市里的女生都願意買它,製成一兩件衣裙穿,覺得很雅緻。農村里的婦女們願意多買 一些鮮豔美麗的機印花布穿,以適應於生活的豐滿和心情的歡樂,這也是情理中的事。在古代的建築藝術中,雅潔的高堂素壁和繁縟的雕樑畫棟本來就是同時並存的。蘇東坡形容西湖園林的美,也寫了“淡妝濃抹總相宜”這樣的詩句。好的雅緻和好的繁褥都是應該嘉許的。

藍印花布
藍印花布
曾見有唐代越窯出的一些白瓷壺,輪廓簡練,沒有過多的裝飾,但是在壺嘴上卻加了工,造成了一些不同的線段,手柄的孤度也遒勁有力,全壺有此一兩點的裝飾,就顯得不同一般了,在樸實中透露著俊逸秀美的風格。最近上海一家化學製造廠,出產一種擦臉的面油,包裝盒子仍是一般的扁平形,盒是施以銀白色,盒蓋上有半面卻塗了大紅色,在紅白交替處,勾勒了一個細小的黑色的圖案,把兩種對比的顏色收束住了,顯得協調、大方、別緻。雖見有大紅色,但處理得不俗。明式傢俱很美,在於它免去了許多繁瑣的雕鏤,但是在取沿的幾根線條上,在合縫處的幾片浮雕上,或是在面的打磨上,製作者是熬費一番苦心的,不然它不會那般好看,那般便於使用。
黃花梨螭紋圈椅,明,故宮博物院藏。
黃花梨螭紋圈椅,明,故宮博物院藏。

優秀的設計者和製作者不應該專以華貴的材料和富麗的裝飾來取悅於人。應該以雅緻為準則,同時考慮到作品在價格上也為廣大人民易於接近才好。

至於有人說不搞些花花綠綠的裝飾,就難以顯示出我們今天生活的歡樂和富足來,這也說得對。但是繁縟富麗的裝飾(一般的是要多花工多花料)不僅要求它本身應該是豐諧完美的,而且要用得其所。在喜慶、盛典、節日的時候,或是替兒童們安排的東西就不一定要追求淡雅,但也不能因為講究繁縟富麗而導致龐雜、臃腫、甚至庸俗來。

例如把一面一般新婚用的鏡子,雜亂無章地塗上許多五顏六色的花草,這就是很不好的,它既不美,又掩沒了作為一面鏡子的使用意義。若是要使得鏡子看來有情趣,或是要在上面表現出什麼喜慶意味,不妨在整體造形上,在邊緣和犄角處多琢磨一番就好了。

建國瓷國宴用瓷,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藏。
建國瓷國宴用瓷,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藏。

最近工藝美術學院陶瓷系師生們為人大禮堂精心地設計了一套青花食用瓷器,就沒有用鮮豔的色彩,因為考慮到在有幾千人的大會上,加上週圍建築物本身的華美裝飾,色彩已夠豐富繁複的了,用青花瓷器正可以調和一下,以顯示莊嚴大方的氣魄,並要借雅淡的色彩給於人們以適度的閑適和清爽的感覺,這種設計用意是很好的,不應該因為沒有彩繪瓷器而有所非議。

總之,不能因講究繁縟而招致龐雜和庸俗,也不能因稱許雅緻而失之於草率和單調。清人方虛穀說:“淡中藏美麗,虛處落功夫”。其中倒是包含有一定的美的關竅。

(本文部分內容綜合自清華大學公號、《裝飾》雜誌)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