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勝上任第一課:深入學習女排精神 苦練奮起直追
2020年10月29日14:21

  中國男排新帥吳勝。

  在衝擊東京奧運會資格失利之後,中國男排已經進入備戰2024年巴黎奧運會的新週期。

  中國排協也早早開始了新一輪的準備,首先的舉措就是換帥:老帥沈富麟卸任,擔任浙江男排主帥的吳勝接過了教鞭。

  同時具備男排和女排的執教經驗,善於在隊員身體條件有限的情況下以戰術取勝,是吳勝在執教生涯中所展現出來的優勢。

  東京奧運週期,中國男排距離奧運門票僅有一步之遙,但對於吳勝來說,想要讓隊伍有能力跨出這關鍵的一步,任重道遠。

  吳勝和中國男排教練團隊、隊員合影。

  吳勝同時擁有男女排執教經驗

  和中國男排的名宿沈富麟一樣,吳勝也是從球員的位置上走上教練崗位。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吳勝曾在國家隊打過主攻和接應位置,退役之後就拿起了教鞭。

  不過和一直執教男排並率領上海隊取得輝煌成績的沈富麟不同,吳勝的執教生涯,一直在男排和女排之間“切換”。

  退役之後,吳勝的首個主教練工作經曆就是執教浙江女排。隨後,浙江的男女排青年隊以及男排一線隊,吳勝都曾留下過執教的經曆。

  在球會執教生涯中,吳勝的巔峰也正是在執教浙江女排時創造:2013-2014賽季,他率隊在聯賽準決賽擊敗郎平執教的恒大,又在決賽戰勝強敵天津,幫助浙江女排首次斬獲聯賽冠軍。2016-2017賽季,他又率隊奪得聯賽亞軍。

  而在國家隊的經曆方面,吳勝同樣是側重於女排。

  在蔡斌執教國家女排青年隊期間,他就曾經進入過教練組。2013年中國女排聘任郎平之前,吳勝還是選帥評審團的成員。郎平上任之後也一度希望吳勝進入中國女排教練組,但吳勝為了浙江女排的發展而婉拒。

  2017年,吳勝還曾執教中國女排二隊出戰當年的U23女排世錦賽。不過在那屆賽事上,中國女排二隊成績不佳,遺憾獲得第7名。

  在執教生涯中,吳勝對於年輕隊員的培養和整體戰術的捏合為人稱道——執教浙江男排期間,在陣容實力不占優勢,其餘各隊紛紛聘請外援的情況下,吳勝一直將球隊穩定在國內前八甚至前四。不久前剛剛結束的男排全國錦標賽,他還率隊奪得了亞軍。

  而在上任之後,吳勝就提出男排要向中國女排學習,“我們要深入學習女排精神,勤學苦練奮起直追,爭取在基本功和基礎技術上有顯著提高。”

  與此同時,他也強調了精神氣質的重要性,“要加強運動員的愛國主義教育,樹立為國爭光的信念,並落實到每一天的訓練備戰工作中。”

  中國男排的複興任重道遠。

  能否帶領中國男排跨越最後一步?

  從吳勝上任後的首期集訓名單來看,隊伍招入了不少潛力新人。在備戰巴黎奧運會週期剛剛開始的情況下,給更多新人機會充實陣容厚度無疑是必要的工作。

  作為主教練,吳勝的目標只有一個:幫助球隊衝擊奧運會的入場券。但這個中國男排已經努力了多年而不得的願望,想要實現不會輕鬆。

  歷史上,中國男排還沒有在通過資格賽取得入場券的情況下站上奧運舞台——1984年是遞補獲得參賽資格,2008年則是以東道主身份出戰。

  剛剛過去的東京奧運會資格賽,中國男排差一點就能創造歷史,只可惜還是和奧運門票擦肩而過。

  2019年8月,中國男排在本土進行的資格賽上1勝2負,其中第二場對陣加拿大時曾經一度兩次手握賽點,然而最終未能把握住機會,就此錯失首批奧運門票。隨後在2020年1月強敵環伺的落選賽中,又決賽不敵強敵伊朗無緣奧運資格。

  時任主帥沈富麟表示,在亞洲範圍內,中國男排並不佔據實力的絕對優勢。而在沈富麟之前執教隊伍的外教勞爾·洛薩諾看來,中國男排在發球、進攻、移動等環節都和國際強隊也都有差距。

  的確,如何解決中國男排此前表現出的“打硬仗”能力不足的問題,絕非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任務。

  事實上,當下在亞洲範圍內,中國男排的整體身體條件已屬上乘,正如沈富麟所說,“現在的國家隊隊員平均2米06的身高在世界上都名列前茅。”

  而技術細節以及整體配合,正是國家隊需要吳勝去打磨的。剛剛上任的吳勝也已經提出了願景,“要認真研究適合我們的技戰術打法,根據自身的特點,發揮出自身的優勢,形成自己的戰術風格。”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