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應重點轉向技術創新,並對勞動者加大培訓力度
2020年12月02日02:03

原標題:中國應重點轉向技術創新,並對勞動者加大培訓力度

日前,央行課題組在題為《疫情衝擊下全球經濟面臨變革》文章中認為,過度自動化造成失業增加,但生產率卻未得到提高,疫情正在加劇這一趨勢。

文章認為,在歷史上的自動化技術發展過程中,對勞動力的需求呈U型走勢,自動化技術與勞動力市場存在自我平衡,即企業通過自動化提高生產效率,替代傳統勞動,但之後隨著非自動化任務增加,對勞動力的需求也再次增加,出現勞動力回流。技術進步最終提高了勞動在生產過程中的作用,也提高了勞動在收入分配中的份額。

但是,美國學者近年的研究發現,在過去的三十年里,由於過度自動化,湧現出一些所謂的“平庸技術”,如自動檢查站、自動化客戶服務,或是過度自動化的生產車間。這些自動化沒有引發生產效率的提高,但卻造成了大量的替代人工現象,從生產效率和勞動力兩方面給經濟帶來雙重打擊。

自動化與全球化被認為對美國製造業崗位流失產生重要影響。美國的一項研究顯示,每千名工人再增加一個機器人,全美國就業人口比率就降低了約0.2%,在同一時期,在工作場所使用機器人的增加也使工資降低了約0.4%。因此,機器人對低技能尤其是中級技能的工人起到了一定的取代作用,被認為在過去30年中加劇了不平等現象。去年麥肯錫發佈的《美國工作的未來》報告顯示,在未來十年內美國將有1470萬年齡在18歲到34歲之間的年輕工人因自動化而失業,比例達到40%。

自動化並不一定等於創新,自動化主要是在生產和服務流程上以機器取代人工,“創造性破壞”是以新的技術和產業取代舊的體系,而自動化並不會創造更多足以覆蓋因其形成的失業的崗位,甚至也沒有引發生產效率的提高,僅僅是降低了人工成本。

降低成本可以為企業提升價格競爭力並獲得更多利潤。因為對利潤的追逐,美國產業資本出現大量外包以滿足股東對資本回報更大的期待,因此,資本不僅在全球尋找勞動力成本窪地,更樂於投資自動化設備。一般而言,政府為了維護企業的市場競爭力,也會給予自動化設備投資更多的稅收優惠。這就會鼓勵市場越來越多地使用自動化設備。

這無疑會對中低端崗位造成衝擊,大型企業使用人工智能和自動化設備佔據越來越多的市場,對中小企業構成壓力,抑製了人工工資上漲,長期下去,會逐步積累更大的貧富差距。過度自動化將加劇社會不平等。央行課題組的文章認為,疫情期間,因自動化和機器人的普遍採用,僅接受過基礎教育的人相比於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而言,更容易失去就業機會,社會不平等現象加劇。

事實上,在疫情前中國就加速了製造業自動化進程。作為世界工廠,中國製造業需要維持全球價格競爭力,但人工成本越來越高。中國規模化代工和製造的主要優勢是產業集群產生的產業鏈供應鏈效率,與美國重視技術、日本重視質量優勢,中國製造業重視生產流程的創新以降低成本,其中就包括大規模的自動化。

中國也是全球在服務業領域偏好追逐無人化技術的國家,有時無人化被塑造成進步形象,但與通過技術創新提升效率不同,無人化服務門檻很低,只要投資設備即可,而前者對創新能力要求很高。無人化並不一定是競爭力增強的表現,但其對中低技能從業者構成了一定打擊,隨著中國經濟由成長型步入轉型經濟體,企業很容易以自動化投資減少技術創新壓力,繼續在成本優勢加大投入。

市場追求效率與資本回報率是經濟增長的動力,但必須從長遠平衡資本與勞動者之間的關係。德國是一個工業與農業自動化程度很高的經濟體,但並沒有引發失業問題,這得益於德國企業的全球競爭力不依靠成本而是技術,技術優勢的獲取是靠政府在產業升級轉型過程中,對勞動力知識結構再調整和新技能匹配的巨大的持續的投入。自動化只是延續成本優勢。中國應該重點轉向技術創新,並製定對勞動者進行大規模培訓的計劃,同時避免由資本主導的過度自動化產生失業與貧富分化問題。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