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打印“新勢力”,鉑力特站在變革的十字路口
2021年01月21日12:56

原標題:3D打印“新勢力”,鉑力特站在變革的十字路口

與海外3D打印企業的殘酷競爭相比,鉑力特幾乎獨享國內軍工企業金屬3D打印這塊蛋糕,建立起了牢固的護城河。

19世紀中葉,第一次工業革命達到頂峰。走在英國的大街上,人們不僅能看到“蒸汽機車”,還能買到由“機器”生產的服裝。在1860年,英國和法國是世界上最大和第二大的出口國,歐洲不僅率先實現工業化,而且已經完成向現代大眾社會的初步轉型。

經濟的發展加快了科技的進步,一種被稱為攝影雕塑的商業攝影嚐試在法國街頭悄然興起,雖然與主流的拍攝手法相比,攝影雕塑技術的推廣並不成功,但當時的人們卻沒有意識到,這個“失敗項目”在百年之後啟蒙了一項重要的科技技術——3D打印。

3D打印技術萌芽於法國,但卻成長在美國。在20世紀末,美國科學家先後多次提出關鍵性的專利技術,經過百年的積累,終於在1988年由美國3D Systems生產出了第一台基於SLA技術的3D打印機。

時光荏苒,30多年的發展讓如今的3D打印已經成為了一項很成熟的技術,應用於汽車、航天、醫療等高尖端領域。可以說,3D打印是一項啟蒙於19世紀,誕生於20世紀,爆發於21世紀的技術。

與歐美相比,中國的3D打印技術起步並不算太晚,在3D打印領域,四項最核心的專利技術SLA、SLS、FDM、3DP於1984至1989相繼問世,清華大學、華中科技大學、西安交通大學、西北工業大學、北京航空大學等高校,同時開始對3D打印技術的研究。

在商業化落地層面,中國雖然只有鉑力特一家A股上市公司。但其市值已經位列全球第五,估值的背後,無疑反映了市場的看法,用最簡單的方式考量鉑力特的估值,無外乎要解答三個問題:

第一,3D打印的產業週期,行進到了哪一個階段?第二,鉑力特在產業內部,究竟處於一個怎樣的位置?第三,如果前兩個問題答案明確,作為A股唯一正宗標的的鉑力特,它的競爭力標籤是什麼?

解讀清楚這三個問題,就理解了3D打印行業,也懂得了應當如何衡量鉑力特(688333.SH)的價值。

01 歷史與未來的交界處

縱觀全球,3D打印行業當下風雲變幻,傳統龍頭公司並未將市場份額優勢轉化為估值優勢,反倒是後起之秀“3D打印新勢力”獲得了市場的更多關注。

據 Wohlers Report 2020 的報告數據,3D打印2019年度的市場份額中,全球市場占有率排名靠前的公司均來自於美國企業。Stratasys、Markforged、3D Systems分別以16.6%、12.8%和10.3%的市場占有率排在行業前三位,歐洲、亞洲的3D打印公司則扮演追趕者的角色。

按照市值排名,我們卻僅能在市值TOP 5的3D 打印公司中看到3D Systems的身影,其他市值靠前的公司均屬於“3D打印新勢力”。

目前全球市值最高的3D打印企業為Desktop Metal,這是一家剛剛借殼上市登陸美股的獨角獸企業。Desktop Metal成立於2015年,很快就獲得了Google、寶馬、通用、福特、沙特阿美等巨頭的融資。

Desktop metal深耕一種叫做金屬單程粘結劑噴射的新技術,可以大幅提升打印效率,這被市場定義為“3D打印2.0”。

從業績角度看,Desktop Metal的研發能力還未體現在業績上。借殼公告顯示,Desktop Metal在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營收分別為2643.9萬美元和557.4萬美元,但卻付出1.35億美元和5189萬美元的成本支出,仍處於嚴重虧損中。但即使如此,Desktop Metal依然吸引了眾多嗅覺敏銳投資者的關注。

全球市值排名第二的3D打印公司Materialise是一家專注於行業解決方案的比利時服務商,將近30年積澱的3D打印經驗融入一系列軟件解決方案和3D打印服務中。Materialise擁有行業內首屈一指的軟件研發團隊,核心場景應用於醫療保健、汽車、航空航天等領域。

位居全球市值排名第四位和第五位的分別是以色列的Nano Dimension和中國的鉑力特。Nano Dimension是全球電路板3D打印龍頭,已經能夠實現多層的PCB電路3D打印。與Desktop Metal類似,Nano Dimension同樣陷於虧損,但又充滿讓人期待的潛力。

總體來看,世界3D打印行業正處於行業交替時期,以產能為代表的傳統3D打印巨頭正在被更具潛力的“3D打印新勢力”所超越,這像極了最近一年電動車與傳統汽車之間的革新。那麼,在歷史與未來的交界處,鉑力特又扮演著怎樣的角色呢?

02 基礎,尚有差距的行業追趕者

3D打印技術可以根據材料的不同分為金屬3D打印技術和非金屬材料3D打印技術兩大類。

金屬3D打印技術主要應用在工業領域,是製造汽車、航天火箭、輪機的重要途徑。與3D金屬打印相比,非金屬材料3D打印的應用場景更廣,市場份額更大,甚至已經存在個人級產品。

鉑力特所屬的行業正是金屬3D打印領域。目前金屬3D打印的核心技術為SLM技術,縱觀全球SLM 3D打印市場,德國EOS、3D system和惠普是市場佔比最高的三家公司,分別為27%、16%和10%。與國際競爭對手相比,鉑力特在全球行業中的市場占有率差距明顯,正扮演著追趕者的角色。

從業務組成看,鉑力特的業務觸角已經滲透到整個3D打印產業鏈的方方面面,包括3D打印設備、3D打印材料、3D打印服務等。參考海外“3D打印新勢力”的業績表現,不難發現3D打印是一個準入門檻極高的行業,設備投入和研發投入極大,新的玩家很難輕易擠入市場。

基於此,鉑力特在國內的先發優勢能夠幫助其順利轉化為產能優勢,客戶也願意為這獨特的定製化研發支付溢價。2019年財報數據顯示,鉑力特產品的毛利率超過50%,並仍保持進一步增長勢頭。

鉑力特的技術實力已經可以與國際主流金屬3D打印技術接軌,在黃衛東教授的帶領下,154名研發人員持續精進技術,讓鉑力特的產品已經能夠與龍頭EOS相媲美。

實際上,鉑力特的成功除多年積累外,還採用師夷長技以製夷的策略,鉑力特是金屬3D打印EOS公司的中國代理商,早期通過經銷EOS設備,與下遊客戶形成穩定合作關係。

然而EOS設備昂貴,當客戶對品牌需求不是那麼強烈時,鉑力特就會向他們推薦自家產品。代理EOS設備成為了鉑力特天然的流量入口,基於EOS全球龍頭的知名度,省去了鉑力特獨自開拓市場的麻煩。

通過多年代理EOS設備,鉑力特幾乎已經做到了青出於藍,在很多關鍵指標中,鉑力特自研設備甚至要優於進口的EOS產品。此外,鉑力特還可以根據用戶的需求定製服務,這讓鉑力特走進了很多核心用戶的心中。

03 彈性,鉑力特的軍工標籤

不同於海外巨頭,植根於中國市場的鉑力特身上有著獨一無二的“3D軍工”標籤。

時光回溯到2010年,當時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簡稱“商飛”)設計研究院副總設計師周良道陷入焦慮,C919飛機鈦合金結構件已經設計出來,但在落地製造時遇到了問題,3D打印技術的不成熟讓這塊結構件的安全問題存在隱患。

周良道曾與多家3D打印服務商進行交流,但獲得的結果都難稱滿意。C919飛機是大型商業飛機,對於飛行安全存不得半點馬虎,出於謹慎考慮,周良道對於技術問題總是刨根問底,但合作方卻總是含糊其辭,這讓飛機的製造一度陷入停擺。

2011年1月,事情迎來了轉機。周良超受邀來到西北工業大學參觀激光立體成形技術,很快就被西北工業大學的技術吸引,而這也正是鉑力特的前身。兩個月後,雙方成立聯合工作組,重點攻克技術難關。

僅僅用了1年多的時間,西北工業大學凝固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就向商飛交出了由3D打印技術製造的3米高的C919飛機中央翼緣條,順利通過了商飛的驗收。獲得商飛的肯定,對於鉑力特來說具有里程碑意義。

通過多年沉澱,鉑力特已經積累了大量的核心軍工客戶,其產品已經深度參與到項國家重點型號工程的研製,包括 7個飛機型號,4 個無人機型號,7 個航空發動機型號,2 個火箭型號,3 個衛星型號,5 個導彈型號,2 個燃機型號,1 個空間站型號,涉及軍民用大飛機、先進戰機、無人機、高推比航空發動機、新型導彈、空間站和衛星等。

從2019年財報來看,鉑力特來自於航空航天的收入達2.02億元,占總營收的62.9%,業務毛利率高達56.25%。在軍工領域的深度積已經轉化為鉑力特的核心競爭力,建立起了牢固的護城河。

在中國市場,3D打印仍是一個剛剛起步的市場,行業增長率有望長期保持在40%以上。市場預計,中國3D打印行業的市場空間在2023年將突破百億美元。

儘管鉑力特的技術並不具有顛覆性,但考慮到3D打印在中國才剛剛起步,未來持續的增量市場將成為鉑力特業績增長的驅動力。再加上鉑力特稀缺的軍工標籤,這些中國核心科技是不能交給海外廠商的。

與海外3D打印企業的殘酷競爭相比,鉑力特幾乎獨享國內軍工企業金屬3D打印這塊蛋糕,並逐漸完成國產替代。從這個角度考量,長期深耕中國市場的鉑力特具有更高的商業價值與增長預期。

但從長期來看,整個3D打印行業的新老交替已經開始,鉑力特不能僅依靠“3D軍工”護城河生存,也必須向更先進的技術佈局研發,探尋更寬廣的市場。(作者:林曉晨)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