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類短視頻成侵權重災區 “先授權後使用”有多遠
2021年04月15日07:37

  來源:光明日報

  影視類短視頻成侵權重災區 “先授權後使用”有多遠

  近日,數十家影視公司、行業協會、視頻網站發佈聯合聲明,共同呼籲廣大短視頻平台和公眾賬號生產運營者尊重原創、保護版權,未經授權不得對相關影視作品實施剪輯、切條、搬運、傳播等侵權行為。呼籲社會各界積極對侵權內容予以舉報、刪除、屏蔽,共同預防、抵製侵權行為,並將對目前網絡上出現的此類行為發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維權行動,積極營造“先授權後使用”的良好行業生態。聲明發出後,迅速在網絡上引發了熱烈討論。

  話題“各大視頻平台影視公司聯合聲明”登上熱搜,閱讀量破億,討論量達到2.3萬人次。討論中既有對版權保護行動的聲援,又有對侵權行為的譴責,其中也不乏疑惑和擔憂。聯合聲明的發佈及後續進展已成為廣大網友的重大關切。記者就相關問題進行了採訪。

  隨意切條甚至曲解原意,影視類短視頻成侵權重災區

  “5分鐘看完××電影”“××帶你快速看大片”,合法嗎?侵權嗎?聯合聲明的發佈,讓不少人開始重新審視剪輯、切條、搬運、傳播的影視類短視頻。

  近年來,短視頻行業發展迅猛,粗放發展中侵權事件也頻頻發生。根據相關版權檢測機構發佈的數據,2019年到2020年10月期間,在國內上映的136部院線電影,共監測到短視頻侵權鏈接6.42萬條。熱播和經典電視劇(包括網絡劇)方面,《甄嬛傳》《亮劍》等熱門電視劇短視頻侵權量分別達到26.11萬條、17.67萬條,獨家原創作者被侵權率高達92.9%。熱門影視劇、綜藝節目、體育賽事已成為短視頻侵權重災區。

  正如聯合聲明中所指出的,“豐富、有趣的短視頻作品滿足了人們創作、展示、分享及高效利用碎片化時間觀看優秀作品的消費訴求,但由此引發的公眾賬號生產運營者影視切條侵權情況卻日益嚴重”。大量公眾賬號生產運營者未經權利人授權,將影視作品進行任意剪輯、切條(將影視劇長視頻切割成一條條短視頻進行傳播)、搬運(將他人製作的短視頻直接下載或上傳至自己的賬號)、傳播等,引發一系列盜版侵權問題和糾紛,嚴重侵犯影視作品權利人合法權益。一些人為博關注,通過斷章取義剪輯拚湊,渲染暴力、色情等敏感話題,損害影視作品的完整性,甚至曲解作品主旨原意。這些侵權行為讓原創作者及相關影視公司苦不堪言,由此引發了諸多對簿公堂的案例。“×分鐘帶你看完電影”系列博主“穀阿莫”被訴“擅用電影片段侵權”,愛奇藝訴“華數手機電視”App擅播電視劇《花千骨》片段等都曾引發廣泛關注。

  專家指出,影視剪輯類短視頻可能會侵犯作品權利人的署名權、複製權、修改權、保護作品完整權、信息網絡傳播權等。隨著5G時代的來臨,短視頻產能將進一步釋放,法律規範、行業準則、短視頻創作相關約束條款都需要進一步完善,以合力淨化、優化短視頻平台和公眾賬號生產運營者的版權環境,形成“先授權後使用”的良好行業生態,共同促進版權產業有序發展,構建良性的網絡視頻版權生態。

  短視頻的發展需要規範引導,而不是打擊限製

  聯合聲明中的版權保護主張得到普遍支援,但是也有不少網友將聯合聲明理解為“長視頻對短視頻的宣戰”,對影視類短視頻的打擊和限製,有網友感慨“我的快樂沒有了”,在一定範圍內引發共鳴。

  “擔心“一刀切”地打擊和限製相關短視頻發展的人占有較大比重,從某種程度上反映出剪輯、切條、搬運、傳播類短視頻受眾之廣,一些高質量的短視頻也為廣大網友所喜聞樂見。”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虞鑫指出,聯合聲明釋放出一種信號,那就是未來要對相關短視頻的發展進行必要的規範和引導,但是矯枉過正的憂慮大可不必。

  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國網絡視頻(含短視頻)用戶規模達9.27億戶,其中短視頻用戶規模為8.73億戶。短視頻已經成為公眾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與影視劇相關的解說類、盤點類、混剪吐槽類等短視頻不僅成為大量博主、up主的專職工作,而且俘獲了大批年輕觀眾。一些視頻平台上影視剪輯類短視頻點擊量動輒數十萬次,一些熱門視頻播放量達到千萬或過億次,彈幕區和評論區也成為觀眾的“歡樂海洋”。此類短視頻的創作和觀看已經具有較大規模。

  什麼樣的視頻屬於侵權視頻?什麼樣的剪輯需要授權?如何取得授權?網友的擔憂似乎不無道理,聲明並未就此給出明確答案。對於喜歡此類短視頻的觀眾來說,很多精彩的混剪或二次創作已成為他們的快樂源泉;而吐槽類、解說類短視頻對他們來說堪比專業評論,是他們瞭解影視劇的渠道和選擇影視劇的重要參考。“很多優質但沒有流量的劇不就是靠著小視頻出圈的嗎”“沒有短視頻的自來水安利,我根本不會看這種劇”等聲音反映出相關短視頻客觀上承擔著影視劇宣傳推廣的功能。

  虞鑫認為,觀眾的喜歡和相關短視頻的規範化發展並不矛盾,面對一紙聲明,網友因為不瞭解具體情況而盲目揣測引發擔憂也很正常。影視公司、行業協會、視頻網站、短視頻平台等各方要在法律規定範圍內進一步完善相關細則,規範短視頻的發展,既要避免矯枉過正和“一刀切”,更要避免以版權保護為名行壟斷謀利的傾向。

  聯合聲明不是法律,侵權糾紛需要法院裁定

  聯合聲明的維權信號是積極的,但只有聲明顯然還遠遠不夠。“聯合聲明本質上是一種行業公約,而不是法律規範,對參與聲明的各方具有一定約束力,但涉及聲明以外的第三方的侵權問題就需要由法院來裁定,權利人主張權利最終還要訴諸法律。”中國人民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副院長郭禾指出,“侵犯影視版權的問題需要法院和相關執法機構來判定。”

  作為新生事物,短視頻從誕生之日起,相關權利人維權就面臨著侵權界定難、取證難、追責難、劃定平台責任難等問題。一些在長視頻領域被反複討論的關鍵詞“合理使用”“避風港原則”“紅旗原則”等在短視頻領域依然被反複提及。“合理使用”包括公眾出於學習、研究、評論等目的使用作品,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不向其支付報酬的情形;“避風港原則”規定了網絡服務商的“通知-刪除”義務;“紅旗原則”則進一步規定,網絡服務提供者在“知道”或“應當知道”服務對象提供的作品侵權的情況下,未主動刪除或斷開鏈接的,仍構成侵權。實踐中,“合理使用”常被濫用,“避風港原則”有時淪為平台推責理由,“紅旗原則”適用難度較大。這也是短視頻領域版權保護的痛點所在。

  近年來,從國家相關部門到行業協會、影視公司、短視頻平台等都在協力推進版權保護。無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的修訂,“劍網”等專項行動的開展,還是法院判決的一個個影響廣泛的案例,都表明著作權保護越發受到重視,對影視作品的保護力度也在不斷提升。“影視版權保護是一項長期且艱巨的工作,需要各方共同努力。短視頻平台、公眾賬號等要遵守法律,真正做好審查工作,及時履行‘通知-刪除’義務;視頻製作者更要主動學習相關法律規定、瞭解授權路徑,避免誤入侵權泥潭。”郭禾表示,侵權糾紛最終要通過法院等執法機關依法進行的一個個案件判決逐一解決。相信法院及有關執法機關會依法保護權利人的合法權益,同時也不會扼殺百姓喜聞樂見的作品類型。

  聯合聲明之後,影視行業、短視頻平台會出台哪些細則和規範?侵權案件的判決會呈現出什麼新的特徵?形成“先授權後使用”的行業生態還有多遠?我們拭目以待。

  (本報記者 劉平安)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