廳官庇護妻子與“黑老大”聯手開賭場 他和下屬栽在同一問題上

2021年07月29日20:13

  7月28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披露了原海南省農業廳巡視員朱清敏案的部分細節:

  受妻子影響淪為黑勢力保護傘,以他人名義一次性“認購”18套房,通過動物疫苗採購受賄200餘萬元……

  政知君注意到,朱清敏在瓊海市委書記任上僅僅一年半後就被調離,而在其任職的2005-2006年,正是瓊海房地產大開發時期。這個時期與朱清敏共事的多名落馬同僚,都栽在了房地產開發、工程建設等項目的權錢交易上。

  退休後繼續斂財

  朱清敏,1960年8月出生,海南澄邁人,大學文化程度。

  朱清敏當過知青,高考恢復完成學業後,1985年,朱清敏任東方示範牧場場長,27歲時成為海南當年最年輕的處級幹部。此後,他擔任過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縣副縣長,瓊中黎族苗族自治縣副縣長,瓊中黎族苗族自治縣縣委書記等。

  據媒體報導,朱清敏早年在昌江、瓊中任職時常下鄉調研夜宿農家訪貧問苦,“深受黎苗群眾愛戴”,被譽為“扶貧書記”。

  2005年1月,朱清敏調任瓊海市委書記,一年半後任海南省農業廳黨組成員、副廳長兼省畜牧獸醫局局長。2017年2月,朱清敏退居二線,任海南省農業廳巡視員(正廳級)。2017年6月,57歲的朱清敏提前退休。

  2020年1月,朱清敏落馬,7個月後被開除黨籍。通報顯示,朱清敏對抗組織審查;收受禮金,安排他人支付應由本人支付的費用;利用職權為他人在職務晉陞事項中謀取利益;違規經商辦企業和兼職取酬;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在打擊違法活動、房地產開發建設、動物疫苗採購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巨額財物。

  今天披露的案件細節顯示,朱清敏退休並未“退位”,他在利益相關人的公司里違規兼職近三年,共獲取薪酬70餘萬元。與此同時,朱清敏還利用自己曾經建立的關係網,幫助企業與公職人員牽線搭橋,為新的利益輸送建立聯繫。

  妻子從“黑老大”賭場分乾股

  朱清敏的“雙開”通報還提及,其與不法商人沆瀣一氣,肆無忌憚聚錢斂財。家風不正,縱容家人收受黑惡勢力財物,嚴重破壞所任職地區的政治生態、經濟秩序和社會安定。

  獲得朱清敏“撐傘”的,是海南瓊中劉運嘉涉黑涉惡團夥。

  簡單介紹一下,上世紀九十年代,劉運嘉、徐某民、程某深等人混跡於瓊中灣嶺鎮一帶。1999年,劉運嘉夥同他人開設賭場,並打擊競爭對手、打砸其他賭場,劉運嘉黑社會性質組織正式形成。

  該組織在瓊中地區有組織地實施故意傷害、聚眾鬥毆、尋釁滋事、強迫交易、敲詐勒索、開設賭場、容留他人吸毒等一系列違法犯罪活動,造成2人死亡、3人輕傷、2人輕微傷,致使多名被害人不敢報案。該組織對瓊中地區的賭場、啤酒、白酒銷售等行業、領域形成非法控製或重大影響,非法獲利共計1億餘元。2020年12月30日,劉運嘉因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罪、聚眾鬥毆罪等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其他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至二十三年。

  以賭場起家的劉運嘉之所以能獲得朱清敏的庇護,也是因為賭場。

  中紀委官網今日披露,朱清敏的妻子範某某喜歡打麻將。正是通過一次次牌局,劉運嘉的妻子王某得以接近範某某,並與其建立關係。2001年,劉運嘉以贈送乾股的形式邀請範某某入股賭場,還安排其親屬在賭場內管賬代收乾股分紅。此後14年,範某某從劉運嘉處陸續分得賭場乾股分紅500餘萬元。

  觀海解局注意到,早在1998年,朱清敏領導的瓊中縣委便已大力推進創建“無毒、無賭、無黃”縣,要求在全縣範圍內查禁“黃賭毒”違法犯罪行為。朱清敏本人則擔任“三無縣”工作領導小組組長和工作指揮部總指揮,並親自安排了多次打擊賭場行動,但他卻從未查過劉運嘉的賭場。

  去年12月,朱清敏案一審開庭。檢察院指控,1999年至2005年,朱清敏在瓊中黎族苗族自治縣任職期間,明知其妻子範某清參與劉某嘉開設賭場並收受賭場分紅,卻知情不報、知情不查,縱容、默許劉某嘉開設賭場的違法犯罪行為,放任賭場長期存在,使劉某嘉通過開設賭場大肆聚斂“黑財”發展黑社會性質組織。

  有權時房地產商千方百計“孝敬”你

  “在房地產開發建設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巨額財物”也是朱清敏的問題之一。中紀委官網今日披露,朱清敏在這方面的問題,與他退休後仍違規兼職所在公司的老闆吳某某有關。

  2005年1月,朱清敏調任瓊海市委書記,吳某某緊隨其後在瓊海做起了房地產開發生意。到瓊海後,吳某某看上了一塊體育公園用地,按照規定此類用地不能用作房地產開發。為了幫助吳某某順利開發房地產項目,朱清敏積極運作,不僅將土地性質進行了調整,還明確要求原土地使用權所有方在土地轉讓價格方面作出讓步,以低價將237畝土地轉讓給吳某某,該房地產項目最後得以順利開工。

  為了感謝朱清敏,吳某某不光送給朱清敏100萬元,還邀請朱清敏以他人名義一次性認購房產18套,每套僅需支付定金2至3萬元,朱清敏則擁有無限期出售權,增值部分就算是他送給朱清敏的感謝費。

  觀海解局注意到,朱清敏在瓊海任職的2005-2006年間,正是瓊海房地產大開發時期。同期與朱清敏共事的幾名落馬同僚,也都栽在了房地產開發、工程建設等項目的權錢交易上。

  時任瓊海市委副書記陳列雄,退休一年後於2015年5月被查。據報導,當時有人想要拿到瓊海的工程項目,必須要經過他。每一次幫忙“說話”,他都會收取10萬元到100萬元不等的“回扣”。

  落馬次年,陳列雄因犯受賄罪被判刑11年,並處罰金100萬元。

  時任瓊海市副市長的朱允彥,先於陳列雄一天被查,次年以受賄罪被判刑10年,並處罰金70萬元。

  法院審理查明,在擔任瓊海市副市長、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期間,朱允彥利用職務便利,在工程承建、房地產項目規劃報建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賄賂款共計415萬元以及價值14.5萬元轎車一輛。

  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以後,朱允彥受賄的數額及次數明顯少了。究其原因,2011年2月朱允彥任瓊海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手中沒了實權,用他自己的話說,“房地產商都是勢利小人,你有權時他們整天圍著你轉,千方百計‘孝敬’你,一旦你沒有權,他們看見你都躲著走。”

  與朱允彥同一天落馬的還有時任瓊海市副市長陳大釗。2017年,陳大釗被判有期徒刑11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20萬元。法院查明,陳大釗不僅收受巨額感謝金,還讓親屬接受工程老闆安排的旅遊、看病等。陳大釗還以打麻將、出國考察等為由,讓工程老闆來買單。

  繼三名老下屬後,朱清敏於去年12月出庭受審。海南省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起訴指控:1996年至2019年,被告人朱清敏在擔任瓊中黎族苗族自治縣縣委常委、縣政府副縣長、縣委副書記、縣委書記、瓊海市委書記、原海南省農業廳黨組成員、副廳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為吳某明、劉某嘉等24人在土地徵用、項目開發、疫苗採購、幹部職務晉陞、違法犯罪活動等方面謀取利益,單獨或通過其親屬等人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2500餘萬元。

  作者 北京青年報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