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500多萬元,1000多個孩子 一位山區“草根”的“凡人善舉”

2022年04月12日07:22

  他叫苟家坪,貴州遵義市播州區人,今年43歲,是大山裡再普通不過的“草根”。

  這10年里,他做過村小校長,看著破舊不堪的校舍和買不起新衣服的孩子們,為他們“變”出新衣、新鞋、體育器材、新書、電腦;

  他是鄉鎮的股級幹部,自己墊錢收花生、賣花生,四處奔走為貧困村修橋、修路,只願群眾增加一點收入……

  他的光和熱感染了很多誌同道合的“草根”們,引來500多萬元愛心資金和物資,幫助了1000多名貧困孩子,其中120多名孩子考上了大學。

  公益助學想法的萌芽

  “兩山夾一溝,窮得起灰灰;出門爬坡坡,進屋吃苕堆。”這句充滿苦澀的順口溜,曾是遵義市播州區石板鎮金山村村民的真實生活寫照。

  2012年,苟家坪開始了自己的支教生涯。先從石板鎮一所完小去往偏遠的八合小學,支教一年後原本可以回鄉鎮,這時組織上找他談話,說最偏遠的金山小學沒有老師願意去,校長也辭職了,組織上決定派他接任金山小學校長,“你是黨員,一定要承擔起來”。這句話打動了苟家坪。

  金山小學的狀況甚是讓人心酸:門窗幾乎都是壞的,一張課桌四個學生擠著用,椅子是沾滿汙垢的長條“殺豬凳”。孩子們穿得破破爛爛,初冬時節,腳上都是涼鞋、草鞋。

  “全校75名學生,97%是留守兒童。”苟家坪的心裡打過退堂鼓,但面對這樣一群無助的孩子,他還是選擇留了下來。

  金山村嚴重缺水,苟家坪帶領老師們到一公裡外的山坡上挑水給孩子們喝;遇到極端天氣,他帶領老師們扛著鋤頭挖路,背著孩子們上學放學;大雪天去深山裡家訪,從山坡下來的時候,渾身上下像個雪球一樣……

  “以前我對公益沒什麼概念,但這裏孩子讀書的艱辛不易,勾起了我做公益助學的想法。”苟家坪說。2013年,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在網上看到貴陽一家助學協會有一批舊衣服,於是和他們電話聯繫,看能否捐贈給金山小學。10月下大雨的一天,協會負責人開著輛皮卡車,深一腳淺一腳來走訪。“確實太苦了!”這名負責人說。不到一週,他們就拉了2000多件舊衣服到金山小學。當時苟家坪把衣服放在教室里,召集全村老百姓來挑,大家興高采烈,最後一件不剩。

  “我只是打了一個電話,人家就冒著大雨來回幾百公里幫助我們。這是我沒有想到的,也是我給金山村老百姓辦的第一件事,堅定了我公益助學的信心。”苟家坪說。

  “哭訴”來的營養午餐

  2015年,播州區的中小學已經全面鋪開國家的營養午餐,金山村也通了柏油路,但金山小學因為不通自來水,電壓不夠,成為營養午餐的“死角”。大多數孩子的父母都不在家,爺爺奶奶天沒亮就上山幹活去了,很少顧及孩子早餐,又沒有午餐,孩子們要餓著肚子撐一天,苟家坪十分心疼。

  六年級留守兒童周德紅,因為長期營養不良,得了胃病被送進了醫院。看到孩子遭罪,苟家坪忍不住了,跑到區教育局去“哭訴”:“為什麼別的學校都吃上了營養餐,金山小學卻沒有?你們再不解決,這個校長我不當了。”

  那年夏天,為了籌建食堂,苟家坪在金山小學度過了整個暑假,監督工程進度,並把設備購齊。

  村民王會記得,9月1日學校開學,中午食堂整了四個菜,放了不少肉,孩子們端著大碗排著隊,每人盛了滿滿一碗白米飯,吃得香極了。“幾十個家長自發來學校,就是為了中午看娃兒吃飯,大家都高興壞了。”王會說。

  給孩子希望

  廣州一家愛心機構和苟家坪聯繫,表示願意一對一認幫金山村品學兼優的貧困學生,每季度送達助學金。後來資助的學生越來越多,達到56人,苟家坪的心理壓力漸漸增大:“倘若有一天,這些孩子被停止了資助怎麼辦?剛給了希望,一旦破滅會給孩子造成多大的影響?”

  2015年8月,苟家坪在區教育局、民政局的幫助下,發起了播州區草根助學會,2016年註冊成為社會團體,由他擔任會長。他希望通過助學會採集困境兒童的信息,與外界的愛心資源聯絡對接,讓更多的困難兒童得到實實在在的幫助。

  按播州區草根助學會的資助標準,小學每年1200元、初中每年2400元、高中每年3600元、大學每年4000元,由誌願者親自送到學生或家長手中。

  “種的花生一定要賣給我”

  苟家坪的妻子是環衛工人,月工資1400元,女兒在上學,一家人正是需要錢的時候。2017年9月,苟家坪卻選擇離開金山小學,轉崗到石板鎮政府工作,工資從5300多元下調至4250元。“我沒有後悔過,平台大了,我可以接觸到更多資源,這有助於我繼續做公益。”

  2018年金山小學撤點並校,有8個孩子要去鄰村上學,來回車費成為家庭的一筆負擔。苟家坪籌集到9600元交通補助發給孩子們,鼓勵他們一定要好好讀書。10年來,金山村已走出80多名大學生。

  金山村的土壤條件不好,搞產業難度比較大,只有花生產業老年人就能做,種下去就見效。在缺少青壯年勞力的金山村,家家戶戶種花生,但村民們很少拉出去賣,因為零散種植沒有形成規模,賣的錢還不夠來回路費。

  從2019年開始,連續三年,苟家坪以每斤生花生5元、乾花生10元這一高於市場價的價格,在蜿蜒的通組入戶路中挨家收花生,然後送貨上門原價賣給各個單位和身邊的朋友。每次去村里,他都要揣上兩三千元,五斤五斤地稱好後,付現錢給群眾。

  苟家坪把自己的電話留給村民,叮囑他們:“種的花生一定要賣給我,如果實在賣不出去,我們石板鎮200多名幹部來兜底。”3年來,苟家坪為金山村群眾賣了5萬斤花生。

  “只要努力,就會有人幫助你”

  10年來,參與草根助學活動的誌願者利用休息時間,採集困境學生資料、尋求資助人資助、發放助學金、向資助人反饋發放信息……他們的收入不高,幫扶過程中的所有油錢、飯錢等開銷,大家都是AA製,絕不用資助人一分錢。

  10年來,播州區草根助學會與貧困學生結對幫扶的各界愛心人士有200餘人,一對一認幫貧困學生1000餘名,發放助學金350萬餘元,幫扶物資200萬餘元,助力120餘名貧困學子順利進入大學。

  “我們發放的助學金不算多,更多的是在精神上去關愛這些孩子,讓他們知道:只要努力,就會有人幫助你。”苟家坪說。

  一名受資助的孩子寫信給他:“你們為我的四季拋下了希望的種子,等到這粒小小的種子破土而出時,它一定會成為更高更密的參天大樹,到時候,讓這棵大樹為你們遮陰,當然啦,它也會撒下更多的種子,把這份情不斷地傳遞下去。” (記者李驚亞、劉智強)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