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西方掐住產糧“命門”,俄羅斯這回如何接招?

2022年04月18日19:08

  來源:深海區

  俄羅斯種子一旦供應中斷,將會影響其糧食產量,最終給全球糧食市場帶來衝擊。

  你來我往,招數不斷。戰場外,西方與俄羅斯的製裁與反製大戰,仍在交織進行。

  面對西方向俄多領域揮舞起的製裁大棒,在考慮“斷氣”後,身為全球重要糧食出口國之一的俄羅斯,還向“不友好國家”放出了糧食“大招”。

  只是,產糧離不開種子。這不,西方的種子行業巨頭們,又瞄上了俄羅斯對種子進口依賴度高這一“軟肋”。

  似被掐住產糧“命門”的俄羅斯,這回又將如何接招?

  種業巨頭“放大招”

  近日,世界著名醫藥和農資企業——德國拜耳公司宣佈,將停止公司在俄羅斯和白俄羅斯的“所有非必要業務”。

  聲明中,拜耳表示,已經向俄羅斯農民提供了2022年度的農業物資,但尚未決定是否向俄運送2023年及之後的物資,“這將取決於烏克蘭局勢的發展情況”。

  總部位於德國勒沃庫森的拜耳公司,主營製藥、消費者健康和農作物科學等業務,其農業領域的業務主要涉及作物保護、種子和數字農業等。

  2018年,拜耳在完成對美國孟山都集團的收購後,一躍成為全球種子行業巨頭。數據顯示,2020年,拜耳在全球種業市場份額占比約20%,位列世界首位。

“全球四大糧商”掌控著全球75%-90%的糧食交易。 圖源:WRI
“全球四大糧商”掌控著全球75%-90%的糧食交易。 圖源:WRI

  其實,在拜耳發表聲明前,“全球四大糧商”中的兩家美國糧食巨頭——嘉吉和阿徹丹尼爾斯米德蘭公司也表示,會縮減在俄羅斯的非必要活動,並停止投資。“全球四大糧商”掌控著全球75%-90%的糧食交易。

  《金融時報》報導稱,嘉吉集團為俄羅斯和國際市場提供加工小麥、玉米、大麥、高粱和葵花籽油的服務,“嘉吉認為,糧食絕不應被用作武器”。

  瞄準俄羅斯“軟肋”

  在一些媒體看來,西方種業巨頭們的行為,是在用控製種子和農業物資的方式向俄施壓。

  而作為全球農產品主要出口國之一的俄羅斯,對種子進口的依賴度的確頗高。

  統計顯示,目前,俄羅斯玉米種子進口份額占播種量總數約六成,油菜籽為88%,甜菜近100%。此外,大豆、土豆、向日葵等也以進口種子為主導。而俄羅斯中部的黑土經濟區,正是西方種子的主要傾銷地。

  經濟動向網站數據顯示,2020年,法國、德國、美國是俄羅斯三大主要種子進口國。

  這些年,為緩解種子依賴進口的局面、推動種子本土化發展,俄羅斯方面也出台了一個種子發展計劃,在投入資源的同時加強了相關立法,但效果卻較為有限。

俄羅斯是全球最大小麥出口國。 圖源:FT
俄羅斯是全球最大小麥出口國。 圖源:FT

  俄聯邦農業與糧食政策與環境管理聯合委員會的官員稱,俄羅斯土豆和甜菜種子的自給自足指標已接近災難性。

  由於每日必食,土豆被俄羅斯人稱為“第二麵包”。這名官員透露,近年來,俄羅斯進口土豆種子的播種量占總播種量的比重在不斷增長,已從2017年的約54%上升至2021年的80.4%。

  《俄羅斯的糧食革命:食品系統轉型》一書作者斯蒂芬·韋格倫表示,儘管俄羅斯2022年的早期播種活動進展順利,但未來播種計劃可能會受到種子短缺的影響。

  俄羅斯農業部門也預計,如若西方製裁持續,未來,甜菜、玉米和向日葵等作物種子都有可能因進口中斷而出現短缺。

  食品價格再波動

  一個糧食出口大國,為何會對進口種子如此依賴?

  俄羅斯《論據與事實報》認為,這並不代表俄羅斯市場上沒有國產種子,但俄羅斯人似乎對其興趣不大。一名俄羅斯伊爾庫茨克地區農民就坦言:“國產種子產量低,賣相也不夠好”。

  “上世紀90年代初,外國技術湧入俄羅斯,西方資本家以低廉價格賣給俄羅斯人好種子,俄羅斯農民便逐漸不愛購買本國種子,而當外國企業摧毀競爭對手後,他們又開始提高價格。”這名農民回憶道。

  斯蒂芬·韋格倫分析認為,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實施經濟製裁併凍結其海外資產,意味著俄羅斯政府未來將面臨在播種季和農業補貼上的壓力,“由於國內糧食安全是重中之重,俄羅斯或無法實現2024年糧食出口量在2020年糧食出口量的基礎上翻番的目標”。

  韋格倫表示,俄羅斯若想在2025年將糧食產量提高到每年1.4億噸,那就不得不克服對進口種子、進口農業機械設備和進口農藥的依賴難題。

受俄烏衝突和西方製裁影響,也門正在經曆著高度的糧食不安全和局部饑荒。圖源:COSMOS
受俄烏衝突和西方製裁影響,也門正在經曆著高度的糧食不安全和局部饑荒。圖源:COSMOS

  由於疫情等因素的持續影響,以及俄烏衝突和西方製裁的衝擊,全球糧食價格已處於高位。《金融時報》認為,拜耳等西方種業巨頭的行為,可能進一步導致全球食品價格的波動和上漲。

  而俄羅斯種子一旦供應中斷,也將會影響其糧食產量,最終給全球糧食市場帶來衝擊。而最先遭殃的,可能就是那些本就貧窮、且在糧食方面極度依賴他國的國家了。

  出品 深海區工作室

  撰稿 深海獺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