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成為非法售煙新渠道 需加強監管堵漏洞

2022年05月31日16:02

  新華社太原5月31電 題:網絡成為非法售煙新渠道 需加強監管堵漏洞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呂夢琦、陳誌豪、申峰

  5月31日是世界無煙日。數據顯示,我國吸煙人數超3億,每年因吸煙死亡人數超100萬。“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一些網絡平台主播以各種暗號為掩飾,直播銷售各種款式的手捲菸,生意十分火爆。未經許可在網上賣煙,不但違反了相關法律,也不利於未成年人保護。

  業內人士建議,對網絡違法售煙行為加強監管,相關平台要及時清理這類賬號。

  煙絲叫“貓糧”,暗號有“貓膩”

  記者調查發現,在一些網絡平台上,一些網絡主播以各種暗號為掩飾,直播賣手捲菸。這些直播間里往往只擺放著一些標著數字、顏色不同的色卡,從外觀上根本看不出是在做什麼。大多數主播只聞其聲不見其人,通過觀看“彈幕”與粉絲對話。

  記者點進一個直播間,屏幕上不斷出現“6.5”“8.0”“絲”“粉筆管”等字樣。記者詢問主播“什麼是6.5”,很快便得到“6.5就是細支”的回答。記者隨後點擊屏幕右下方的小黃車,看到裡面有大量“碎紙機”“粉筆管”“鋼絲球”,主頁內還有多條介紹捲菸和捲菸機使用方法的視頻。

  不斷詢問後,記者確定這是銷售手捲菸的直播。“碎紙機”是指手動捲菸機,“鋼絲球”是指煙絲,“粉筆管”是指過濾嘴香菸管。

  記者在某平台上輸入上述關鍵詞,發現有大量賣煙直播,一般使用暗號交流。有的平台甚至輸入“煙絲”“煙管”這類敏感詞,也能搜到賣煙直播和相關視頻。

  “喜歡醇厚‘貓糧’的老鐵可以直接選擇19號鏈接下單!”記者在某平台上搜索“煙絲”後進入某直播間。點擊小黃車,裡面顯示的是“發孝貓糧(芙蓉味-中小)”“發孝貓糧(溪味-孝)”等產品,品種多達23種。短短幾分鍾,就有50名顧客進入這個直播間詢價。有的顧客留言說:“這次抽順了,以後就買你家的了。”

  “馬甲”不止一個,“硬貨”瞬間秒殺

  記者調查發現,這些主播很少直接說含有“煙”的關鍵詞,也不提香菸品牌,交易暗號更是花樣百出。

  僅記者觀看的網絡直播間里,就有多種稱呼:捲菸機叫“碎紙機”“訂書機”“轉筆刀”“切菜器”等,過濾嘴香菸管叫“鉛筆”“粉筆”“粉筆管”“空心管”等,煙絲叫“貓糧”“魚餌”“餌料”“鋼絲球”“清潔球”等,以此掩蓋真相。

  為迎合用戶喜好,很多過濾嘴香菸管被標上各種知名香菸品牌字樣,幾乎涵蓋所有暢銷的高端香菸品牌,價位、規格各不相同。

  有的主播比較謹慎,面對記者有沒有某個品牌香菸管的詢問,直接叮囑“不要說煙名”,而是用“黃龍”“綠花”“黑管”等代替,並拿出相應的色卡問記者“能看懂嗎”。

  與此對應,煙絲也分為小勁、中勁和大勁。對於煙絲的品質,不少主播說,都是雲南產的原絲,不添加香料,口感絕對醇正。不同煙絲價格每斤幾十元到幾百元不等,1200支“6.5香菸管”售價為80元左右,手動捲菸機價格一般在150元左右,可以單買,也可以買套餐。

  有的直播間小黃車里雖然顯示只有“碎紙機”“粉筆管”,但當記者詢問有無煙絲和如何購買時,有的主播說:“有!想要可以加微信私聊。”

  記者發現,很多主播一次直播時間往往長達幾個小時,粉絲量從千餘人到上萬人不等。直播間里煙絲和煙具銷售也很火,有些直播還沒結束,一些款式的香菸管和煙絲就被搶購一空。

  記者聯繫某短視頻平台客服人員,詢問是否可以發佈香菸視頻。這名客服人員回覆“違反社區規定”,但並未說明會如何處罰。

  除了直播賣煙外,在一些社交平台App上輸入“煙”“香菸”“煙管”,都能搜到大量推銷香菸管、香菸禮盒或其他與香菸有關的短視頻。有的針對某款香菸口感進行測評,有的則直接推薦適合男生或女生抽的十款香菸。有的視頻發佈者還會在留言區置頂聯繫方式,方便消費者聯繫購買。當發現求購香菸的留言時,有的賬號會回覆“有貨”。

  此外,網絡社交平台上還存在大量鑒別真假香菸的視頻,看似是在科普,實際上是變相為一些香菸品牌做廣告。許多市民表示,這種做法應該禁止,尤其是菸草公司和工作人員更不應該在網上發佈這類視頻。

  直播賣煙危害多,線上線下一起打

  中國控製吸煙協會公益法律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李恩澤表示,從法律層面看,未經允許通過網絡直播或短視頻線上銷售香菸是違法行為。

  我國菸草專賣法規定,捲菸、雪茄煙、煙絲、複烤煙葉、煙葉、捲菸紙、濾嘴棒、煙用絲束、菸草專用機械都屬於菸草專賣品。《菸草專賣許可證管理辦法》第四十條規定,除了取得菸草專賣生產企業許可證或者菸草專賣批發企業許可證的企業依法銷售菸草專賣品外,任何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不得通過信息網絡銷售菸草專賣品。

  此外,網絡賣煙也會誘導青少年吸煙,不利於未成年人保護。現在,許多青少年都有平板電腦或手機,很容易接觸到賣煙直播和香菸短視頻。一旦收看這類視頻,相關平台就會不斷推送相關內容,很容易強化青少年對香菸的印象。一些銷售香菸的實體店還經常借情人節、中秋節等節日,在網絡社交平台上發佈各種香菸禮盒視頻,看起來既浪漫又精美,很容易吸引青少年購買。

  “雖然我國法律明確禁止向未成年人售煙,但社交媒體用戶很難確定顧客是不是成年人。”李恩澤說。

  業內人士表示,目前對網上香菸交易的監管仍存在很多漏洞。監管部門要和網絡平台建立常態化聯動治理機制,並加大線下打擊力度,追溯相關煙絲煙具來源,從源頭上切斷網上銷售香菸的利益鏈。

  北京市控製吸煙協會會長張建樞表示,關鍵是要形成有效監管,讓網上賣煙無法露頭,防止整治時收斂、過一陣又死灰複燃。

  李恩澤建議,要加大處罰力度,除了依法追究法律責任外,相關網絡平台也要採取封號、終身禁止重新註冊等措施打擊清理網上違法銷售香菸的主播和商家。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