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單身社會》:為什麼日本的年輕人不再憧憬婚姻?

2022年06月02日14:13

今天我們的評審書目——《超單身社會》,來自日本作家荒川和久。

隨著未婚率、非婚率、離婚率逐年攀升,以及喪偶導致高齡單身者的不斷增加,預計到2035年,日本將有接近一半的人口是單身。為何日本年輕人不再憧憬婚姻,不再依賴婚姻排解孤獨?單身生活者的安全感又該如何獲得?《超單身社會》全景式診斷日本社會單身群體思想、生活、消費狀況,深入剖析日本單身社會根本成因。

歡迎大家持續關注“評審團”,我們將不間斷地為大家送上最新鮮的閱讀體驗。書評君期待,在這個新欄目下,向所有人提供關於閱讀的優質評價,也同新的優秀“書評人”共同成長。

The Jury of Books

評審團

本期書目

《超單身社會》

作者:(日)荒川和久

譯者:郭超敏

版本:浙江人民出版社 2022年5月

作者簡介:

荒川和久,日本大型廣告公司博報堂“單身活動系男子研究計劃”負責人,畢業於早稻田大學法學院,進入博報堂後負責汽車、飲料、啤酒、食品、化妝品、電影、物流、電商、住宅等行業的各種業務,也負責品牌吉祥物開發、店面和餐廳運營等工作。作為研究單身生活者的權威專家,常受邀上電視和廣播節目,並在報紙、雜誌等媒體上撰文。著有《不能結婚的男人:持續增加的單身男的真相》。

譯者簡介:

郭超敏,國際關係學院日語筆譯碩士。譯有《低慾望社會》《如何說,同事才會聽》等多部圖書。譯作多為日本經濟和社會領域書籍。

這是一套什麼樣的書?

在日本:

1980年,有家庭主婦的家庭是1114萬戶,如今雙職工家庭則達到了1000萬戶以上;

2015年,男性的終身未婚率為23.4%,女性為14.1%;

2015年,男性平均初婚年齡為31.1歲,女性初婚年齡為29.4歲,男女平均初婚年齡比1990年均推遲3歲;

近年來,共同生活20年以上的“熟年離婚”比例逐年上升,越來越多的40歲以上未婚女性不願結婚;

2035年,將有4成男性和3成女性以終身無子狀態度過一生。

隨著未婚率、非婚率、離婚率逐年攀升,以及喪偶導致高齡單身者的不斷增加,2035年,日本將有一半人口是單身!日本在走向老齡化社會的同時,也在率先成為“超單身社會”。

本書以大量數據立論,深入剖析日本單身社會的成因,以及個體的生活意識、消費意識和價值觀的變化,提出“單身經濟”崛起的商機和對應策略,並對未來的兩性關係發展提出大膽預測。

無論是否結婚、生子、組建家庭,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面臨成為“單身者”的風險。但單身並不意味著切斷與他人的所有連接。只要提升“獨自生活的能力”,好好“愛自己”,即便一個人也能享受幸福的單身生活。

它為何吸引人?

日本社會單身群體思想、生活、消費狀況全景式診斷,一書道破日本單身社會根本成因。職場女性的增加,造成了日本社會的不婚化?單身生活者是日本社會的公害嗎?結婚是因為錢,離婚也是因為錢?

既然單身已經成為日本社會不可避免的趨勢,單身生活者的安全感又該如何獲得?比起生理上的一個人的狀態,心理上被孤立才是更嚴重的問題。即使是一個人,你也能活下去嗎?單身經濟時代,從“物質消費”轉向“精神消費”?

《超單身社會》(試讀)

工作越出色的日本職場女性,其未婚率越高

日本政府提出的“女性閃耀光輝的社會”,對於改善女性的工作環境可能會有很大作用。但是,要說這一政策是否能解決日本的高未婚率和少子化現象,那就相當存疑了。相反,我擔心這一政策反而會加速提高女性的未婚率。女性結婚的動機大多都是經濟方面的考慮,這是毋庸置疑的事實。因此,如果女性自身經濟獨立了,就會覺得沒有結婚的必要了。

從“不同年收入的男女終身未婚率”(圖2-3)一圖中可以看出,男性和女性之間的差別還是很明顯的。由於終身未婚率是指在50歲這個節點的未婚率,因此,為了更加符合現實情 況,我們來看過了平均初婚年齡(男女均未達到30歲左右)的35—44歲,也就是40歲左右男女的未婚率。從圖中可以看出,年收入低的男性和年收入高的女性,這兩部分人的終身未婚率是很高的(該圖的調查數據只包括有工作的男性和女性)。40歲左右的未婚者,大部分都是生活貧困的男性和經濟獨立的女性。

 不同年收入的男女終身未婚率來源:日本總務省統計局2012年《就業結構基本調查》
不同年收入的男女終身未婚率來源:日本總務省統計局2012年《就業結構基本調查》

接下來我們來看不同行業中男女正式員工和非正式員工的終身未婚率 (表2-2)。讓人一目瞭然的是,終身未婚率高的大部分人是沒有正式工作的男性和有正式工作的女性。男性正式員工和女性正式員工,以及男性非正式員工和女性非正式員工,這4類人的終身未婚率都超過2010年全國平均未婚率的行業有報紙、出版、音像製作、廣告製作。尤其是從事這些行業的女性正式員工,其終身未婚率高達50%以上。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確實算是一個衝擊。其次,從事廣告業、法律、會計、設計以及寫作等行業的人,其終身未婚率也很高。

而在終身未婚率低的人群中,男性大多從事金融和保險以 及教育相關工作,而女性則大多從事酒店、餐廳服務、社會保險、福利機構以及療養院等看護機構的工作。在製造業領域, 男性正式員工的終身未婚率低於全國平均未婚率,而女性正式員工的終身未婚率則高於全國平均未婚率一倍以上。在金融和保險領域,男性正式員工的終身未婚率較低,而女性正式員工則更高。在大家普遍認為女性比男性更多的零售領域中,同樣也是女性正式員工的終身未婚率更高。不過,這可能也與該行業中女性較多有關係。

從這一圖中我們可以看出,越是有正式工作且工作出色的女性越容易終身未婚,尤其是那些能夠熟練掌握影像、文字、寫作、繪畫等能力,具有相關行業專業資格證書和知識的女性,其終身未婚率就越高。我自己就從事廣告業,印象中像從事設計工作和新聞出版等媒體行業的女性以及自由女作家等,這些人中的未婚者較多。

究其原因,這幾類人的工作比較忙,但是卻很有趣。這些行業與製造業或零售業不同,它們沒有固定的上下班時間。另外一個原因就是,越是工作出色的女性,自己就越能賺錢。本來女性就想找比自己收入高的男性結婚,自己的收入高了,能供自己選擇的結婚對象自然也就少了。年收入600萬日元的女性是不會嫁給年收入300萬日元的男性的。這不是出於愛或者喜歡這種情感層面的原因,而是經濟層面的原因。

隨著整個社會未婚率的持續上升,職場中男女未婚者的比例也在上升。在這種情況下,那些永遠不結婚的未婚者們,就會不斷面臨對他們的各種騷擾。

“騷擾”,即英文 Harassment。如果要給“騷擾”下一個明確定義,那就是“不顧他人想法,通過語言和行動等引起他人不悅、傷害他人自尊、損害他人利益、甚至對他人造成威脅”。比較有代表性的是,帶性暗示的言語或動作對他人造成的“性騷擾”(Sexual Harassment);憑藉自身在職場上的地位等優勢,超出正常業務範圍給人造成精神和肉體痛苦的行為,即“職權騷擾”(Power Harassment);在職場中對懷孕或者已經產子的女性進行精神、言語等騷擾行為的“孕婦騷擾”(Maternity Harassment)等。

而對於未婚者和單身人士的騷擾,過去就有“單身人士騷擾”“未婚者騷擾”這些詞。2015 年,我對這種行為作了一個正式的定義,名為“單身騷擾”(Solo Harassment)。

近年來好像什麼都可以被說成是騷擾,我對於這種現像有些擔心。我們看到,大家湊熱鬧似的不停地創造“××騷擾”等詞彙,我們也理解大家對這件事的界定都有各自的評判。但是,我們不能把這當成是簡單的文字遊戲。因為“騷擾”在大部分的情況下,都是做出動作的那方無意識的,也是沒有任何惡意的行為。想要改變公眾對“騷擾”的重視程度,稍微敏感些不是正好嗎?

正是因為大家都不敏感,才導致在日本經濟高速增長的時 期,適婚年齡的女性們在職場中經常受到來自男上司催婚——“差不多該結婚了呀”以及“還沒有男朋友嗎”……如果她們還 是不結婚,等到下次,男上司們就會以提問的語氣說“你為什麼不結婚呢”,最終會演變成在聚會上對未婚女性的說教——“結婚是一件好事啊”以及“人只有結婚生子才算是完整的人 啊”……當時的未婚女性們可能會覺得那是上司對自己的關心,也不會追究什麼。但是放在現在看,這就是性騷擾,也會被認定為職權騷擾。

2012年,日本厚生勞動省公佈了《關於職權騷擾的實況調查》,該報告中,明確將職權騷擾分成施暴等身體攻擊、威脅等 精神攻擊、無視或排斥、安排過多工作等過度要求、不安排工作等過少要求、干涉個人隱私等6種類型。上文中提到上司對員工結婚問題的質問和說教都屬於干涉個人隱私。

2016年2月,專門面向30歲左右女性讀者的日本流行時尚雜誌《steady.》(寶島社出版)在其2016年3月刊上對1000名讀者進行了一次問卷調查,詢問她們是否因為單身受到過騷擾。結果,有90%的女性的回答都是“有過”,而且對此感到很有壓力。對於未婚女性而言,比起男性對她們的單身騷擾,來自已婚女性的說教更讓她們感到有壓力。

以下內容是我對單身女性進行面對面採訪時獲得的部分回答:

公司里已婚的女前輩經常會挖苦似的說我“單身就是自由啊,時間和錢都花在自己身上了”。

——某 34 歲女性

我自己從來沒說過想結婚,但是每次見到已婚的老同學總會被他們說教,說我眼光太高,還說我已經不小了,應該看清自己的定位。真的是喋喋不休,讓人心煩。

——某 30 歲女性

相反,也有一些未婚者因為她們周圍的人過於小心、隻字不提關於結婚的事情,使得這些未婚者能完全避開結婚的話題。雖說如此,但這也依然會成為一種壓力。

2012 年日本厚生勞動省《關於職權騷擾的實況調查》中還介紹了以下案例:

我曾經被說過“大好年華不結婚、不生孩子,那麼你在訓斥下屬的時候就做不到溫柔親切”。

——某 40 歲女性

有了孩子就能掌握溫柔的訓斥方法了?這二者之間有什麼因果關係呢?真想讓說這話的人拿出證據來。

不同於職場上的單身騷擾,持續單身還要承受來自父母給的巨大壓力:

每到新年或者每次回老家的時候,父母都會委婉地給我壓力,說:“你看你那個弟弟都已經生二胎了。”要是他們直接說“你快點結婚吧”還好,這種拐彎抹角的方式更讓人心煩。

——某 35 歲女性

此外,為了防止來自職場上男性的性騷擾,很多專家想通過各種討論來改變大家的意識,甚至在議會等的討論中也頻頻發生各種狀況。

2014年6月的東京都議會上就發生了這樣一件事。鹽村文夏議員在提出如何為那些因懷孕生子而苦惱的未婚女性提供幫助這一問題時,一位男性議員奚落道:“那結婚不就好了嗎?”此言一出,立刻被認定為是性騷擾,東京都議會收到了1000多封抗議信。當時有很多媒體都報導了這件事,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和議論,甚至歐美國家的媒體也在報導和批判這一行為。由於鹽村文夏議員是單身,所以這位男性議員的嘲諷也可以被說成是單身騷擾。

還有一件類似的事是在2016年秋田縣大館市議會上發生的。這次是女性對男性的單身騷擾。67歲的已婚女議員對48歲卻依然單身的福原淳嗣市長說:“我不和未婚市長討論,請換一個已婚的人來。”此言一出即引起了大家的強烈抗議。市議會也給予這位女性議員以警告處分。

當時的這一事件也被一些媒體報導了。但與鹽村議員事件不同的是,這一事件並沒有引起社會的廣泛譴責,說明還有很多人不知道這件事。可見,當男性受到單身騷擾時,大家的反應並沒有那麼強烈,這一點我們無法否認。

性騷擾也是一樣。媒體對於被性騷擾的男性受害者和女性 受害者的報導程度也有很大差別。對於大館市議會上發生的這件事,很多人會認為“這也不值得生氣嘛”。然而,這才是我們應該注意的問題。受到警告處分的女議員抗議道:“我只是想表達用為人父母的心去教育孩子的重要性。結婚與否的確是個人私事,但是我並沒有惡意,我不接受警告處分。”

我們暫且不說她的辯解是對是錯,“我沒有惡意”可能確實是她的真話。但是,正是沒有惡意的“善意逼婚”才更令人生厭。

我認為結婚這件事就好比某種信仰。對未婚者們說“快結 婚吧”這種多管閑事的行為就好比勸別人信仰某種宗教一樣,“來,信教吧,你會得到救贖”。想必抱有這種想法的人不只有我一個。勸別人結婚的已婚人士就是“結婚派”的人。

本來別人結婚與否是與自己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情,但這些人卻一刻也閑不住。他們認為自己相信的東西是絕對正確的,不知道這個東西的人就很可憐,然後抱著“自己必須要救贖他們”的心理去催別人結婚。那位女性議員所說的“為人父母的心”就是這些已婚者們自以為絕對正確的東西。

如果只是停留在善意的“多管閑事”的程度倒還好,但是如果他們多次說教無果——也就是未婚者們“不入派”,那麼這些“結婚派”就會立刻把這個人當作異類來對待。

我們周圍有些宗教不承認其他神明的存在。基督教雖打著“愛你身邊的人”的教義,但在曆史上十字軍卻發起了無數次殺戮。

同樣,在那些頑固的“結婚派”眼裡,未婚者就是異類,於是“結婚派”就會給不結婚的人貼上“不結婚的人就是一個有缺陷的人”的標籤。

在公司聚會上已婚前輩對未婚晚輩的調侃已經成了常見現象。不過,如今相關政策法規已經明令禁止拿結婚問題調侃和嘲諷未婚女性了,但是未婚男性被調侃和嘲諷,還沒有引起社會足夠的重視。即便如此,這種行為也已經明確構成了對未婚男性的騷擾,是一種精神虐待。

如何參與“評審團”?

我們希望你:

| 是一位認真的閱讀者,有獨立思考和判斷的能力。對日本研究、社會學、婚姻、少子化等話題感興趣。

| 期待將自己在閱讀中產生的想法用文字表達出來,與更多人交流,甚至引領一種主張。

| 時間觀念強,能夠遵循我們的約定。

你只需要:

| 在下方留言,告訴我們你為什麼想讀這一本書,或者分享自己對日本研究、社會學、婚姻、少子化等話題的看法和觀點。

| 等待我們的回覆。我們會盡快選取3位評審員,然後確認地址與聯繫方式,盡快將書寄出。

| 在兩週內(從收到書之日起)將書讀完,發回1000字左右的評論或讀後感,並給這本書打分(滿分10分)。

也許有的人會覺得——一本免費寄送的書,換來這麼多的要求,不值得呀。

但贈閱並不是“閱讀評審團”的核心,我們所期待的,是讓有意願有能力表達自己見解的讀者,有一個發表和交流的平台;是讓那些原本靈光一閃、只有自己知道的思考,在鼓勵和督促之下能夠被文字所記錄、被他人所閱讀;是為了通過認真的討論,讓“熱點”的潮水中多一些獨立的、真誠的聲音;甚至,是為了發現和培養新的書評作者,讓我們以這種方式相遇,然後看到你從此不斷成長。

你,來嗎?記得在下方留言哦。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