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超預期加息: 華爾街拋售一切風險資產 對衝基金各顯神通急尋避險工具

2022年06月15日00:20

一石激起千層浪。

隨著美國通脹走高令美聯儲6月加息75個基點預期驟增,全球金融市場頓時風聲鶴唳。

截至6月13日收盤時,道瓊斯指數大跌880點,創下去年1月以來最低點,納斯達克指數則大跌3%並創下2020年9月以來最低值,標普500指數在下跌2.5%後,更是跌破牛熊分界線,直接進入技術性熊市。

“這背後,是華爾街多數投資機構都在不計成本地拋售高風險資產。”一位華爾街大型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直言。究其原因,美聯儲若在本週超預期加息75個基點,將導致全球金融市場各類資產估值重新劇烈調整,在市場企穩前,拋售一切是最安全的投資方式。

記者多方瞭解到,除了減持美股等高風險資產,各類華爾街投資機構還在各顯神通,買入各種另類避險資產——比如隨著6月13日歐美高評級公司與垃圾級公司信用違約互換息差大幅上漲,各路資本迅速湧入垃圾級企業債違約保險合約,令後者一度創下2022年以來最大單日漲幅;此外,眾多對衝基金還在股票期權市場建立龐大的風險對衝頭寸,令CBOE看跌/看漲期權比例創下2020年初以來的最高水準。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對衝基金還買入有著“黑天鵝基金”之稱的Cambria Tail Risk ETF,後者可以對衝極端情況下的股票拋售潮風險。

“目前,任何避險工具都不會被錯過。”一位華爾街多策略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指出。因為沒人知道若美聯儲本週加息75個基點後,全球金融市場還將遭遇多大程度的劇烈下跌。

記者注意到,在眾多避險資產里,美元再度成為最大的受益者。

在美聯儲超預期加息與10年期美債收益率創下2011年以來最高3.28%的影響下,美元指數在6月13日刷新年內新高至105.28。相比而言,另一個傳統避險資產黃金則在美元強勢上漲下,大跌約3%並創下6月以來最低點1809.2美元/盎司。

一位華爾街大型資管機構資產配置部主管向記者坦言,這反映眾多投資機構更願持有美元計價現金類資產——他們在避險投資同時仍打著獲利算盤,若美聯儲持續超預期大幅加息,年底美元現金類資產的實際收益率或將超過標普500指數的現金分紅率。

但是,金融市場永遠不缺乏火中取栗者。

在6月14日亞洲交易時段,不少亞太地區投資機構紛紛抄底美股指數,令美股指數期貨一度反彈逾1%。

“相比華爾街投資機構大舉押注美聯儲本週超預期加息75個基點,多數亞太地區投資機構仍相信美聯儲仍會加息50個基點。”一位新興市場投資基金經理向記者直言。6月13日美股大跌無形間向美聯儲傳遞了明確信號——若美聯儲持續超預期加息,金融市場大跌可能遭遇高通脹,成為觸發全球經濟衰退風險激增的導火索。

投資機構緣何大舉拋售美股

“6月13日,逾百億美元機構資金紛紛遠離美股。”一位美股經紀商向記者指出。這背後,是美聯儲本週加息75個基點預期驟然升溫,打了所有投資機構一個措手不及。

此前,多數華爾街投資機構對美股的估值,是計入6月美聯儲加息50個基點,但隨著通脹走高令高盛、摩根大通經濟學家紛紛預測美聯儲本週或加息75個基點,所有機構驟然意識到美股資產可能被“錯誤定價”,紛紛大規模拋售美股避險。

在這位美股經紀商看來,6月13日華爾街投資機構大舉拋售美股的另一個原因,是市場意識到美聯儲超預期加息或令美國經濟衰退風險進一步增加。

上述華爾街大型對衝基金經理告訴記者,這迫使他們在13日直接決定再減持10%美股持倉,並將賸餘美股持倉的90%開展風險對衝,僅留10%風險敞口押注美股反彈。

他指出,不少華爾街對衝基金同行都採取類似避險策略,甚至部分對衝基金已平倉了所有看漲美股投資組合。

“此外,我們也曾考慮買入美債避險,但隨著10年期美債收益率創下2011年以來最高3.28%(美債價格下跌),我們迅速取消了這項避險投資策略,改為大幅增持美元計價現金類貨幣基金。”他回憶說。與此同時,他們還買入VIX恐慌指數看漲期權,對衝其他投資組合的估值下跌風險。

前述美股經紀商告訴記者,驅動這些華爾街對衝基金如此激進地削減美股投資組合風險敞口的另一個因素,是6月13日金融市場開始炒作美聯儲本週或加息100個基點,令不少投資機構“徹底絕望”。

但他認為,這或許是某些投資機構的“過激反應”,因為美聯儲掉期合約交易市場顯示,市場押注美聯儲6月加息75個基點的幾率僅有50%,加息100個基點的幾率更是低於10%。

前述新興市場投資基金經理指出,這或許是6月14日亞太地區不少投資機構紛紛抄底美股的重要底氣。

“但是,在美聯儲本週加息幅度不確定的情況下,任何抄底美股行為依然存在較高風險。”他直言。只要美聯儲本週加息75個基點的預期居高不下,未來兩天大量華爾街對衝基金仍會選擇逢高拋售一切避險。

美元緣何又成“大贏家”?

值得注意的是,在眾多避險資產里,美元再度成為最大贏家之一。

多位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直言,6月13日美股開盤大跌起,眾多資金紛紛湧入美元計價貨幣類基金,帶動美元指數迅速上漲並一度創下年內新高105.28。

“這背後,是眾多投資機構提前將美元指數重新定價——在美聯儲超預期加息75個基點的假設下,美元指數或短期內上漲突破106。”上述華爾街多策略對衝基金經理告訴記者。這驅動越來越多對衝基金與投資機構紛紛投機買漲美元指數套利。

在他看來,這背後,是眾多投機資本還找到新的套利模式,即他們一面建立大量美元看漲頭寸,一面大舉沽空日元彙率,借日元大跌倒逼美元指數“被動”擴大漲幅,坐收買漲美元的超額收益。

但是,美元指數如此大漲,令另一個傳統避險品種黃金“相形見絀”。受美元指數大漲影響,6月13日COMEX黃金期貨價格大跌約3%,一度創下6月以來最低點1809.2美元/盎司。

記者多方瞭解到,眾多投資機構之所以熱捧美元而冷落黃金,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認為持有黃金無法創造利息收入,但持有美元計價類現金類產品,可以借助美聯儲超預期加息獲取更高的利息收入,這對投資組合綜合收益跑贏通脹率顯得尤其關鍵。

此外,10年期美債收益率迭創2011年以來新高,無形間帶動更多日元利差交易資金湧入美債套利,令美元需求與美元指數雙雙持續上漲。

前述新興市場投資基金經理直言,若美元指數持續大漲,或給非美貨幣帶來更大的下跌壓力。

“如今越來越多金融機構開始討論未來引發全球金融市場遭遇系統性風險的三大導火索,一是美聯儲持續超預期加息,二是日元等非美貨幣彙率持續大跌,導致日本等國家出現大幅度的股債彙三殺,觸發全球金融市場不穩定性驟增,三是高外債率新興市場國家因美元升值而償還外債難度驟增,引發新的主權債務危機不斷出現。”他指出。但這些導火索反而會倒逼更多資金流入美元避險,加劇美元持續升值與上述風險爆發。

在這位新興市場投資基金經理看來,若要解決這些全球金融市場系統性風險隱患,解鈴還須繫鈴人——即美聯儲在製定貨幣政策時,需兼顧海外國家金融市場穩定性問題,而不是一味單方面考慮遏製本國高通脹問題。

(作者:陳植 編輯:張星)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