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案子,太魔幻了

2022年06月16日16:50

6月12日,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的媒體報導了一個讓人非常匪夷所思的案子,當地一名女子在青少年時遭遇強暴後生下了一個孩子,對她施暴的男子還試圖帶走孩子,而法院更是判這名女子必須向這個被迫生下的孩子支付撫養費。

更讓人吃驚的是,這個案子在美國掀起了激烈的爭論,議題甚至從案子本身扯到了“體制”、“現代化”等非常宏大的概念上了。

圖片截取自美國ABC新聞地方頻道“WBRZ”
圖片截取自美國ABC新聞地方頻道“WBRZ”

這名被害人在文中被稱為“克里斯塔”,據報導,她在16歲時遭到當時已經30歲的約翰·巴恩斯強暴後懷孕,但因為恥於讓外人知道自己的遭遇,她在過去很長時間都假稱孩子是自己與“其中一個男朋友所生”。

但在2010年,巴恩斯偶然發現自己侵犯過的克里斯塔居然有一個他的孩子,DNA檢測也證實了他和孩子的親子關係,因此巴恩斯就以此為依據,設法取得了孩子的一半撫養權。

據克里斯塔自述,當她看到“強姦犯主動認親還搶奪撫養權”時,她對自己和孩子的安全感到極度擔憂,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她於2015年起訴巴恩斯強暴自己,若罪名成立,身為罪犯的巴恩斯就無法帶走孩子了。

從報導看,克里斯塔的遭遇是一件接一件,首先是這起案件過去時間太久,至今仍無法定性為“違背女方意願”,只能以女方在事發時沒到“性同意年齡”追訴對方,且法院一直沒有取消巴恩斯的監護權。

更離譜的是,克里斯塔在孩子16歲時送了一台手機做禮物,巴恩斯立刻就以送手機是“贈予貴重物品,監護人必須事先協商”為由,指控克里斯塔違反了法律,並以此要求剝奪克里斯塔僅剩的一半撫養權。

必須說明的是,截至目前尚未有權威機構能證實克里斯塔的陳述,她在面對媒體時出示了部分法律材料,但也有一些關鍵信息還缺乏有力的證據。

案情披露到這,已經太過刺激觀眾們的底線了,一位主要報導性別議題的美國專欄作者在推特上發佈了這則新聞後,迅速引發了許多網民的轉發,她這條推文也得到了大量的點讚。

儘管她這條推文只是簡要地講述了案情,但在評論區,不少網民已經一邊倒地選擇相信克里斯塔的話並譴責巴恩斯了,個別評論還過激地把矛頭指向了男性整體,其中一條留言稱:“我猜法官這麼判,是為了讓男性操縱一個女孩的一切吧”。

隨著這種聲音多了後,爭論就來了。在美國曆史上,類似這樣的“女方在兩性問題上指控男性”的案例有很多,其中也有一部分後來被證實是嚴重違背事實的誣告。而採訪克里斯塔的這家媒體目前一直是單方面呈現女方的指控,且引發了許多針對男性的指責,導致不少男性網民開始“奮起反擊”。

比如下面的一些評論稱“因為送手機就剝奪撫養權,這太不合常理了”,以此質疑克里斯塔是不是隱瞞了一些關鍵事實。也有人批評稱“這家媒體連這麼荒謬的話都登出來,怎麼還能有人相信他們?”

顯然,這種聲音不是參與此話題的女性網民愛聽的,她們中就有人開始對質疑本案的男性發起攻擊,指責他們“為強暴犯辯護”、“不共情女性”。到了後來,這種指控變成了“體制都是為男性設計的”,將謾罵升級為“美國社會到底是在偏袒男性還是女性”的層面上了。

由於本案新聞要素過多,在這種性別對立的爭論開展後,有人開始往更深層次進行思考了。比如本案提到的“撫養制度”和“離異贍養”問題,一直是美國社會的長期爭議點。

美國主流媒體此前就討論過,由於美國社會的兩性觀念日趨多元,導致出現了越來越多非婚生子女,而雙親也遠不像以往那樣願意為了孩子(尤其是和配偶離異或者分手後)投入太多的資源。因此,美國不得不製定了非常繁複的“離異後贍養配偶和子女”的法律,其瑣碎程度甚至規定到了上面“買手機要協商”這種程度,而恰恰是這樣的條款,在本案中成了男方用來奪取撫養權的工具。

因此,美國的保守派覺得,這種悲劇的出現是“重視家庭”的美國傳統美德淪喪的結果,以此抨擊自由派宣傳“性解放”害了美國。

而自由派網民對本案又有自己的看法。他們沒有正面回應保守派的指控,但他們提到了美國目前的現狀。隨著家庭觀念的瓦解,許多美國男性不僅不看重“後代”,甚至發展到了逃避生育,不想撫養子女的程度,必須靠詳細的法律才能打擊他們逃避責任的行為。

筆者檢索後發現,有不少美國網民在論壇和搜索引擎交流“如何逃避支付撫養費”、“如何避免分手後前妻(前同居對象)分走自己財產”,從這個角度看,美國乃至西方社會在這事上鑽空子的人確實不少,這和我們中國社會父母普遍願意為子女大力投入的情況簡直天差地別。

一個本就情節曲折的案子,配上這樣一個族群、立場和利益多元化的社會,也就難怪這個案子能被引申出這麼豐富的討論(爭論)角度了。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