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夢想到現實 韓國釜山打造漂浮城市

2022年07月04日08:24

古希臘荷馬史詩《奧德賽》中所描述的浮島,即將從神話變為現實。

書中描述,主人公奧德修斯在海上漂流10年,其間曾來到風神居住的埃俄利亞島,那是一座漂浮的島嶼,四周銅牆圍欄,堅不可破。一座漂浮的島嶼,隨著潮汐漲落而起伏不定,數個世紀之後,這座想像中的島嶼即將成為一個現實宜居的城市。

2022年4月,韓國最大的港口城市釜山表示,它已與聯合國人類住區規劃署(人居署)及海上城市開發企業奧西尼克斯公司(Oceanix)合作,將在釜山港口附近建造漂浮在海上的城市原型——奧西尼克斯-釜山(Oceanix-Busan)。

這座總面積約合6萬平方米的互聯互通海上城市一開始可容納1.2萬居民,將來或發展到可容納10萬人。

海上漂浮城市的建設初衷並非要實現天馬行空的想像,而是出於現實問題考慮。漂浮城市概念的提出與建設,無疑給面臨嚴重土地短缺、深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島嶼國家和沿海城市提供了新思路。

正如聯合國人居署執行主任邁穆娜·穆赫德·謝里夫所說,“我們無法用昨天的方法解決今天的問題,我們需要採用新方法解決全球挑戰。”

漂浮城市奧西尼克斯-釜山效果圖。 圖/OCEANIX/BIG-Bjarke Ingels Group
漂浮城市奧西尼克斯-釜山效果圖。 圖/OCEANIX/BIG-Bjarke Ingels Group

四年磨一城

時鍾先撥回到3年前。

2019年4月,聯合國召開首屆以可持續漂浮城市為主題的高級別圓桌會議。在會議上,奧西尼克斯公司和丹麥設計公司BIG共同公佈了一個漂浮城市的概念——奧西尼克斯城(Oceanix City)。

最初設想是由漂浮島嶼組成集群,再將集群重複6次,形成一個可容納1650名居民的村莊,再將村莊重複6次,形成一個可容納近1萬名居民的群島。通過建設漂浮城市的方式,幫助受極端天氣事件影響和遭遇海平面上升威脅的民眾。

奧西尼克斯設計的漂浮城市模擬效果圖。圖/OCEANIX/BIG-Bjarke Ingels Group
奧西尼克斯設計的漂浮城市模擬效果圖。圖/OCEANIX/BIG-Bjarke Ingels Group

有了基本概念,如何將其進一步轉化落地成了下一步重點。

從2019年開始,奧西尼克斯公司向不少國際城市提出了建設漂浮城市的原型項目,但遲遲沒有找到心儀的建設地點。直到2021年7月,韓國釜山市與他們簽訂了諒解備忘錄。

“釜山恰好是我們部署這一城市原型的最佳地點。”奧西尼克斯公司聯合創始人伊泰·馬達蒙貝(Itai Madamombe)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總體立場是想要選擇與最具操作可行性的政府合作,釜山市長也有意願將釜山打造成綠色城市,綜合多項因素考慮後將漂浮城市原型建設地點選擇在釜山。”

另一方面,釜山同樣需要擺脫海平面上升的困境。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釜山所在的韓國南部海岸線被認為極其容易受到海平面上升的影響。2020年,韓國綠色和平組織警告稱,釜山著名的海雲台海灘有可能會在2030年消失。

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也逐漸變得真實可感。《可持續發展》雜誌的一項研究發現,在2010年至2020年間,釜山經曆了比韓國其他地區都要嚴重的洪水災害。

供給與需求一拍即合。2022年4月,韓國釜山政府宣佈與聯合國人居署、奧西尼克斯公司合作打造漂浮城市,奧西尼克斯城變作奧西尼克斯-釜山。《紐約郵報》指出,這是聯合國人居署和奧西尼克斯公司在全球首次推進的試點項目。

從初具想法到圓桌提案,再到落地建設,前前後後一共花費了4年時間。相比於人們用烏托邦式的幻想和科幻小說的口吻談及漂浮城市的歲月,4年時間顯得飛快。

漂浮城市奧西尼克斯-釜山效果圖。 圖/OCEANIX/BIG-Bjarke Ingels Group
漂浮城市奧西尼克斯-釜山效果圖。 圖/OCEANIX/BIG-Bjarke Ingels Group

事實上,這些年來,漂浮建築技術在世界多地早有應用。在荷蘭,漂浮房屋已經成為解決洪水的普遍方案。他們還嚐試了建設浮在水面上的公寓和奶牛場。挪威的比約維卡海灣中,有一個漂浮桑拿中心,其中有6個各具特色的桑拿浴室,以供客人休息。

漂浮建築的技術及工程問題,逐步在實踐中得到解決。馬達蒙貝表示,其實,多年來橫亙在想像和現實之間最大的挑戰並不是技術問題,而在於如何徵得當地政府的同意。

早在上世紀70年代,房地產大亨邁克爾·奧利弗(Michael Oliver)曾經試圖在湯加海岸附近建造一座浮島,想要建立一個自給自足的社會,但該計劃隨後被湯加國王否決。

幾十年後,奧西尼克斯-釜山作為應對海平面上升和已有城市的延伸,較為順利地得到了當地政府的“綠燈”。

自我可維繫

從外觀整體來看,奧西尼克斯-釜山設計以六邊形為主,整體由固定在海床上的浮動平台組成,隨著海水漲落起伏不定,避免被洪水淹沒。

最初團隊也曾考慮過圓形設計,以承受來自四面八方的風浪。丹麥設計公司BIG合夥人丹尼爾·桑德林(Daniel Sundlin)對《商業內幕》表示,圓形設計造價昂貴且彼此之間難以連接。隨後,該團隊轉向自然蜂窩尋找靈感。“就效率而言,六邊形非常接近圓形。另外,六邊形有可以相互接觸的表面,可以將兩個平台連接在一起。”

雖然平台可以隨海水上下漂浮,但身處其中並不會有任何感覺。奧西尼克斯公司設計和工程總監馬泰奧·彼特羅貝利(Matteo Pietrobelli)指出,平台設計考慮到了舒適度問題。即便遇到最高的浪,人們也幾乎沒什麼感覺。

除上下漂浮外,奧西尼克斯-釜山的另一個特點在於可以被重構。馬達蒙貝表示,如果當地出現氣候災難,或是某部分平台運作得不好,需要被重新安排到其他位置,漂浮城市的建築平台可以從現有結構中被拔出,移動到別處。

往里看去,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報導,奧西尼克斯-釜山的不同平台間通過橋樑相互連接,平台將由一種浮力較強的石灰岩——生物岩(Biorock)覆蓋。城市中的建築將由木材和竹子等輕質材料製作,高度不超過5層。

就內部循環而言,未來的奧西尼克斯-釜山將擁有6個綜合系統:零廢棄物和循環系統、閉環水系統、食物系統、淨零能源系統、創新交通系統和沿海人居環境再生系統。

整體目標是將奧西尼克斯-釜山打造成一個可以自我維繫(self-sustaining)的城市。

“奧西尼克斯和釜山政府都希望這座漂浮城市最終能在水、能源和食物領域實現完全的自給自足。”馬達蒙貝表示,“即便最初不可能做到100%的自給自足,但目標是不斷迭代,使他們完全可持續。”

最終的目標也帶來了最大的挑戰。馬達蒙貝表示,如何平衡包括食物、能源在內的所有核心繫統,使一切環節都能很好地互相結合,以實現奧西尼克斯-釜山的可持續發展和自我維繫,是設計中的最大難題。

具體而言,彼特羅貝利指出,除水之外,奧西尼克斯也在研究各種再生能源,如太陽能、海浪、風能和藻類。與此同時,該漂浮城市還將採用3D垂直農業技術生產糧食。這種耕作方法創造了一個帶有漂浮長線的水下花園,這些線條將支持垂直作物和糧食種植。

漂浮城市奧西尼克斯-釜山效果圖。 圖/OCEANIX/BIG-Bjarke Ingels Group
漂浮城市奧西尼克斯-釜山效果圖。 圖/OCEANIX/BIG-Bjarke Ingels Group

在奧西尼克斯-釜山上的生活,也被設計得儘量低碳環保。馬達蒙貝表示,奧西尼克斯-釜山將實現“無車出行”,鼓勵民眾步行,並為遠距離移動以及運輸貨物配備了電動交通工具。

在日常生活方面,漂浮城市與陸地城市相比,並不會發生巨大變化。馬達蒙貝指出,奧西尼克斯-釜山仍受當地政府管理,只是作為釜山擴展建設的一部分,建在水上而已。

創新引爭議

眼下,奧西尼克斯-釜山的工作仍在準備階段。

“在接下來的12個月裡,我們將與釜山政府以及首爾政府合作,以獲得行政許可,這是進行任何建築項目都需要完成的步驟。”馬達蒙貝介紹道,將於明年年底開始建設,全部建設工作預計將需要2.5年至3年。

其實,任何創新技術在實際應用前,都會引起一定爭議,漂浮城市也不例外。

外界聲音擔心,建造漂浮城市可能會給海洋環境帶來二次傷害。馬達蒙貝解釋稱,首先,整體建築是在陸地上建好後,被拖到水中,並不是在水中完成建設。其次,奧西尼克斯-釜山採用了3D海水養殖和生物岩(Biorock)技術,理想情況下,它們可以對海洋環境產生積極影響。

待到建設完成後,下一個問題變成了:誰將成為奧西尼克斯-釜山的首批居民?

根據奧西尼克斯公司的設想,未來奧西尼克斯-釜山很有可能會變成國際性城市,既有韓國釜山民眾參與生活,又有來自其他國家對藍色科技創新和藍色經濟感興趣的人加入這個社群。

理想雖是如此,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負擔得起漂浮城市的居住成本。

奧西尼克斯-釜山預計建設耗資2億美元。馬達蒙貝指出,可購性也是當下重點關注的問題,奧西尼克斯-釜山正努力與所在地區的生活成本保持可比性,希望漂浮城市住房可以逐漸滿足所有人的需求。

奧西尼克斯-釜山是聯合國人居署和奧西尼克斯聯合推出的首個原型項目。這意味著,一旦原型項目建設成功,類似項目極有可能被推廣至其他易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國家和地區。

然而,橫亙其中的仍是成本問題。最易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國家和地區,未必有能力斥資打造漂浮城市。氣候網站“The Climate Adaptation Platform”指出,推廣漂浮城市最關鍵的問題在於,是否可以惠及最貧窮和最易受氣候變化影響民眾,而不是僅針對富有國家的解決方案。

馬達蒙貝也承認建設漂浮城市存在耗資成本問題。不過,她解釋稱,任何創新科技最初的應用都很昂貴,經過持續改進後,隨著技術越來越普及,成本也會越來越低。

值得注意的是,漂浮城市並非是沿海城市和島嶼國家應對氣候變化的唯一解藥。

馬達蒙貝表示,漂浮城市只是應對氣候變化的一種可能,並不是唯一的解決方案。每一個國家和城市都需要考慮適用於他們情況的解決方案,漂浮基礎設施也可以互為補充。

漂浮城市的構建為沿海城市和島嶼國家在適應氣候變化方面,提供了嶄新的思路。正如聯合國人居署執行主任邁穆娜·穆赫德·謝里夫所描述的那樣,“其思路在於,與其與水鬥爭,不如學會與水和諧共處。”

談及漂浮城市未來的發展,馬達蒙貝認為,漂浮基礎設施建設不可避免地會成為全球趨勢。整體來看,未來需要更加聚焦如何建立一個真正一體化的城市,擁有完整的系統、社區,解決可持續發展問題,致力於與自然和水下生命和諧相處。

新京報記者 欒若曦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劉越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