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海南免稅:買大牌就像買麵包,外地代購把酒店當成家

2022年08月06日09:02

  來源:時代財經

  免稅店沒有淡旺季。

圖片來源:時代財經/攝
圖片來源:時代財經/攝

  每年7月,是海南最炎熱的時候,但網約車司機阿林發現,高溫並沒有阻擋遊客湧入這座南方海島,被當地人視作旅遊淡季的7月並不那麼“淡”。

  7月下旬,鹹濕的海風帶著36攝氏度高溫撲面而來,三亞西海岸的海棠灣熱鬧非凡。這裏不僅擁有多家高端渡假酒店,還有目前全球最大的單體免稅店——cdf三亞國際免稅城。

  阿林去年決定在海棠灣跑網約車。每天早上6點,他已穿梭在三亞西海岸的各個酒店、景點、餐廳與免稅城之間。阿林告訴時代財經,去景點的遊客多,來免稅城購物的也多,海棠灣大多數司機每天的跑車時間是11-12個小時,刨除平台抽成的部分,生意旺的時候他們一天就能淨賺上千元,生意不好也能賺個兩三百元。

  2020年7月開始,海南離島免稅購物額度從每年每人3萬元提高至10萬元,更多的遊客、代購湧入海南。據海口海關數據,新政落地以來,截至今年6月底,海口海關共監管離島免稅商品銷售金額906億元、銷售件數1.25億件、購物旅客1228萬人次。日均購物金額為1.24億元,較新政實施前增長257%。

  和阿林一樣,更多看到機會的本地人加入海棠灣網約車大軍。在三亞國際免稅城的廣場外圍,除了出租車隊外,數十輛網約車依次停在路旁等候著客人們的召喚。阿林說,要想獲得同樣的收入,和在市區跑車相比,這邊單量更大,但工作時間更短。

  奢侈品牌排長隊,買大牌就像買麵包

  7月下旬的一個週末,時代財經來到位於海棠灣的三亞國際免稅城。中午1點,位於二期的某連鎖茶餐廳坐滿了人,顧客來自天南地北,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去免稅城“血拚”。

  三亞國際免稅城目前分為兩期,二期以經營有稅品牌和餐飲為主,一期才是購物的主戰場,建築主體分成兩個區域,A區銷售化妝品、香水、大牌箱包等,B區以國際大牌鞋服、電子產品、精品珠寶等為主。

  與大多商場一樣,免稅店營業時間為早十晚十,但與一般城市中心的商場不一樣,這裏就像一個與世隔絕的小城,無論外面如何風吹日曬,裡面始終在絡繹不絕地“買買買”。

  “免稅店沒有淡旺季,今天的人還算少。”雖然目之所及人來人往,但是在化妝品櫃檯工作的笑笑卻對時代財經說,“人多的時候這裏根本沒有位置站,一眼望去都是人頭。顧客排隊半小時到一小時買單都是常有的事情。”官方數據顯示,今年春節的7天假期里,海南離島免稅店7天銷售額就達到近20億元。

  踏進免稅城的那一刻,王萌的購物慾便一發不可收拾。當天,雅詩蘭黛專櫃50ml小棕瓶精華+15ml眼霜套盒在天貓旗艦店售價1465元,但免稅店100ml小棕瓶精華+15ml眼霜套盒折完才722元。“不買就像錯過了大便宜,家裡的同款精華明明還剩下2瓶全新的,今天又購入兩套,用到天荒地老。”另外,她還用家人的額度,為朋友帶了20瓶防曬霜,8個眼霜套盒和3個清潔面膜。

Gucci免稅城門店排隊入場,時代財經/攝
Gucci免稅城門店排隊入場,時代財經/攝

  “免稅店Gucci從不減價,售價就比國內專櫃價格便宜了10%,但總是人山人海。”做代購的劉薇也不明白,上萬元的包在免稅店為何如此火爆。170元的卡詩洗髮水,280元香奈兒口紅,和8000元的日默瓦行李箱,這些平日裡現身於高端商場的品牌,在免稅店都像是超市買一送一的麵包那樣受歡迎。

  熱門商品缺貨是家常便飯,貨架快被搬空的情況也時有發生。“已經沒有什麼款式可以擺了。”某箱包品牌的店舖內,兩名銷售正在將5只行李箱封箱打包。在另一家化妝品專櫃,銷售隔著人群對剛走到口紅展架的顧客喊到:“口紅不用看了,全部都沒貨。”

  在人流量最大的香化區域,銷售幾乎很少向顧客主動介紹產品功效,他們更願意做的,是在顧客拿起某樣商品時,直接將報價、折扣等信息傳遞給對方,當顧客還在猶豫,銷售已經迅速把訂單塞進顧客手裡,轉身去服務下一位顧客。

  這番購物體驗引得不少人在社交平台上吐槽。但是,櫃哥櫃姐們似是和顧客們達成了某種共識,足夠的價格優勢讓服務態度變得不那麼影響成交結果。

  為應對超出尋常商場的巨大人流量,在三亞國際免稅城“早十晚十”的營業時間里,即使專櫃銷售人員配比遠超普通商場,但仍然要排出三個輪換班次。

三亞國際免稅城日默瓦專櫃,時代財經/攝
三亞國際免稅城日默瓦專櫃,時代財經/攝

  笑笑透露,此前一天僅三亞國際免稅城的銷售額就達到了2億元,這高於海南近兩年離島免稅日均購物金額1.24億元。

  代購湧入:一半時間在海南,免稅城附近租房

  有免稅購物的地方,就有代購的身影。

  “現在能買貨的地方只剩海南了。”做了6年日韓代購的蔡蔡,在疫情之前每年都要往返於中國香港、中國澳門,以及日本、韓國的免稅店數趟。隨著新冠疫情爆發,蔡蔡和同行們都出不了國,賣完了存貨,代購生意也戛然而止,於是他們將目光鎖定海南。

  蔡蔡表示,雖然大多數海南免稅商品的價格高於日韓,但因為週期快,貨源可信度更高,因此仍有著巨大的代購需求,“化妝品類是哪個減價買哪個,奢侈品一類都是1對1發採購視頻。”蔡蔡道。

  目前,海南在營的離島免稅有中國中免、海南省發展控股有限公司、海南省旅遊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等5家經營主體,離島免稅店共10家,分佈在海口、三亞和瓊海。由於需要對比各家免稅店的折扣,因此蔡蔡經常在海口、三亞來回奔波,早晨6點起淩晨2點睡也是常事。

  但是蔡蔡卻樂在其中,“每天都有新客戶,自己額度沒了就找人代買,有時候帶2-3個人去都不夠用。”如今,蔡蔡一個月有一半的時間生活在海南,她還在免稅城附近租了一套房,過上了雙城生活。

  據時代財經觀察,雖然打擊代購的警示標語隨處可見,但在免稅城中,“藏”在人群中的代購併不少。他們在各個品牌專櫃來回穿梭,會用手機對著一款商品仔細拍攝,然後在旁邊與島外的買家交流許久。一名免稅城的代購對時代財經坦言,他們是團隊作戰,分工合作,此時同事正在另一個專櫃買貨。

  客房管理員黃肖所工作的酒店公寓,距離三亞國際免稅城僅1公里距離。他說,今年6月初由於三亞國際免稅城折扣力度大,40餘個房間,大部分都是代購入住,“不少人都是隔一段時間來一次,每天發幾十條朋友圈賣化妝品”。

  本地人盯上代買生意,1500元買斷10萬免稅額度

  按照政策,2020年7月起,離島旅客每年每人離島免稅購物額度由3萬元提升至10萬元,每次購物時限購30件化妝品、4件手機、酒類合計不超過1500ml。

  這對蔡蔡及同行來說顯然不夠,於是在海南本地,一個服務於職業代購的新生意逐漸有了市場。一些沒有免稅消費需求的海南本地人選擇用10萬額度去換取真金白銀。

  蔡蔡通常會花1500元-2000元找海南本地人,然後一同去購買免稅商品,一同出關離島提貨,再寄出。不同於蔡蔡代購每件商品都親力親為,劉薇每隔2-3個月才去一趟海南。她找的代買則是單兵作戰,但是這種情況下如果代買“跑路”,也只能認栽。

  “要帶貨就跟我說,我安排人就行了,離島買船票可以隨時出發。”在社交平台上,一位自稱是海南本地的“代買”生意人對時代財經這樣說。

  據瞭解,離島代買一般有兩種模式:一種是件數買斷,代購無需向代買支付購買免稅商品以外的費用,每次湊夠30件化妝品,由於每個免稅店會員均有消費積分返現制度,代買可從中賺取消費積分盈利。第二種是金額買斷,代購需額外付給代買費用換取一定免稅額度,市場價通常為600元換3萬元額度,消費積分由代買返現給代購。

  這也意味著,10萬元的額度一般可換來1800元左右酬勞,不少代購對時代財經表示,海南本地的代買已經相對成熟,“各種渠道都能找到。”

  但是,時代財經也注意到,近兩年相關部門對海南離島免稅再次銷售,或組織利用他人購買離島免稅資格和額度的“套代購”行為打擊力度空前。去年8月1日,海南省正式啟動對離島免稅商品實行加貼溯源碼管理。一位關注海南免稅折扣的UP主對時代財經說:“我加的代購裡面好幾個都被抓了。”

美蘭國際機場免稅櫃檯提示標語,時代財經/攝
美蘭國際機場免稅櫃檯提示標語,時代財經/攝

  劉薇對海南代購的前景不樂觀,她坦言,相比之前,現在代購生意越來越難做,許多同行都紛紛轉行。她說:“化妝品價格太透明,專櫃不僅減價,還送正裝,各種直播價格也便宜得很,我們的利潤越來越低。只要來過一次海南,就能在小程序離島購,現在手裡留存都是不能出遠門,或者沒來過海南的老顧客。”

  品牌爭搶進入,免稅巨頭仍在擴地盤

  血拚的遊客和瘋狂的代購撐起了海南離島免稅的市場需求,也讓更多商家盯上這一塊巨大的流量蛋糕。

  在緊鄰三亞國際免稅城一期的不遠處,免稅城的三期項目建設正如火如荼地進行。從今年起,代購圈便瘋傳LV、愛馬仕等奢侈品牌將以有稅形式進駐,在7月底舉行的第二屆消博會上,中國中免工作人員對時代財經稱“尚不能透露”,但也並未否認上述傳言。

  不僅是國際奢侈品牌,時代財經走訪中發現,近兩年大火的加拿大瑜伽運動服飾品牌lululemon在今年7月入駐了三亞國際免稅城。850元一條的瑜伽褲在免稅城沒有任何折扣,和一線城市市中心大店相比,店舖的裝潢低調了很多,店舖陳列也變得侷促而擁擠。

三亞國際免稅城lululemon門店,時代財經/攝
三亞國際免稅城lululemon門店,時代財經/攝

  據店員透露,門店開業首日的單店銷售額高達30-40萬元,“我們沒想到這麼火,也沒做什麼宣傳,原本首天的目標是3萬多元。”

  時代財經瞭解到,該店舖屬於與中國中免首次合作的聯營店舖,公司內部對該門店十分關注,店內不僅款式齊全,上新速度也與全國一線城市直營門店無差。品牌方面工作人員直言:“項目聊了很久,中免不太好進。”

  事實上,在這個總建面約12萬平方米,全球規模最大的單體免稅店中,有數百個品牌入駐,但並非每個品牌都能一直擁有位置。“我們品牌的迭代很快,比如我們會給品牌半年到一年的機會,賣得不好就撤掉。我們需要高周轉率來提高整個店面的坪效。”中國中免相關人員對時代財經透露,很多有稅品牌想進但進不來。

  與此同時,為了能吸納更多品牌,這家國內免稅巨頭仍在不斷擴建。“現在營業面積還不夠,需要進一步擴建,中免也有很多地塊儲備,我們需要高周轉率來提高整個免稅城的店面坪效。”上述中免相關人員表示。

  今年年底,亞洲最大的國際免稅商業綜合體海口新海港免稅城也即將正式運營,這個巨大的商業綜合體占地面積達675畝,規劃總建築面積約92.6萬平方米。這也意味著,海南的免稅市場規模將進一步擴大。

正在建設中的三亞國際免稅城三期,時代財經/攝
正在建設中的三亞國際免稅城三期,時代財經/攝

  而根據中國(海南)發展研究院《海南免稅消費市場現狀與趨勢》發佈的研究報告,到2025年,海南離島免稅消費市場規模將有望突破1600億元,屆時海南離島免稅銷售額將超過2019年韓國免稅市場規模,成為全球最大的免稅消費市場。

  (文中採訪對象均為化名)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