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有個國家讓中國人如此著迷 救世主情結

2022年09月15日12:18

  如果挖穿地球,中國腳下正對著的國家是哪一個?

  答案是:阿根廷。

  阿根廷是世界上離中國最遙遠的國家,經測算,距北京最遠的國家首都是布宜諾斯艾利斯,地理直線距離19240.214公里。

  雖然遠,中國人對阿根廷卻很有親近感,因為足球,因為世界盃。

  如果要問,在中國,哪支國家隊球迷最多?(不算中國隊自己)那基本跑不出意大利、德國、巴西、阿根廷這幾個選項。

  意大利和巴西的老球迷多、專業擁躉多;德國球迷會在大賽時人數井噴;而阿根廷從老馬、巴迪高到美斯,通吃幾代人,既有球星又華麗,還常有悲情元素,中國球迷怎能不愛?

  根據《世界盃全景洞察報告》,2018世界盃,阿根廷是中國球迷最關注球隊的第一名,熱度是冠軍法國的1.5倍。據說在中國,阿迷多達3千萬。

  足球之外,中阿關係,也很鐵。

  中國和誰關繫好,一般形容為兄弟國家,而西語中「Argentina(西語讀音阿根踢娜)和China(西語讀音妻那)」都是陰性詞,所以阿根廷人說,中阿兩國是一對好姐妹。

  到底怎麼好?中國是阿根廷第一大貿易夥伴,阿根廷70%牛肉出口是給中國;阿根廷買中國疫苗,還要買中國的梟龍戰機;今年,阿根廷又加入了「一帶一路」……

  都說拉美是美國的後花園,可悄然間,中阿已升級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中阿還有一個共同話題點:台灣和馬島。阿根廷堅定支持「一個中國」原則,而中國明確支持阿根廷對馬島的主權主張。

  說到這,不能不提1982年馬島戰爭,從中你能更深刻的理解阿根廷人和他們對足球的情結。

  歷史上很多戰爭行動都有代號,比如希特勒進攻蘇聯,行動代號「巴巴羅薩」,意思是紅鬍子,小鬍子希特勒在向紅鬍子腓特烈大帝致敬;諾曼底登陸代號「霸王行動」,就是要來硬的;日本偷襲珍珠港,代號「虎、虎、虎」,是有點虎過了頭。

  阿根廷收複馬島的行動代號是:「羅沙利奧」。球迷一聽就聽出巧合了:羅沙利奧?美斯的出生地!在歷史上,在反抗西班牙的獨立戰爭中,阿根廷的國旗也在這裡誕生。

  但「羅沙利奧」這次遇到了硬茬:英國「鐵娘子」撒切爾。馬島戰爭英國完勝,阿根廷傷亡2200人,1萬多人被俘。

  順便插一句,三個月後,撒切爾攜戰勝餘威來到北京,在人民大會堂的台階上摔了跤,在香港回歸談判中,「鐵娘子」遇到了一個更硬的對手:鄧小平。小平說:香港,不是馬島。

  但在阿根廷,此時卻是一片悲鴻:馬島戰敗恥辱,軍政府下台,經濟低迷、民生困頓……這時候,痛苦的阿根廷人民迫切需要一個救世主,哪怕只是精神上的。

  早在1920年代,阿根廷作家博羅古圖描繪過阿根廷人的典型民族形象:一個目光如炬、眼神狡黠、捲髮濃密、混跡街頭的小子(Pibe)。

  60年後,在世界盃上,阿根廷人看到了這個小子,這是他們苦等的救世主,他叫迪亞高-阿爾曼多-馬勒當拿。

  上帝之手、世紀入球……在馬島戰爭整整4年後,馬勒當拿摧毀了英國人,用的還是最阿根廷的方式:天才橫溢又狡黠無比。這場比賽,是阿根廷的新馬島戰爭,世界盃冠軍,是阿根廷人的心靈救贖。所以你能明白,為什麼阿根廷人對馬勒當拿奉若神明,這力量來自足球,而又不僅僅是足球。

  阿根廷是個有救世主情結的國度,他們的國民偶像都有相同氣質:爭議、叛逆、底層逆襲……華朗夫人從舞女成為總統夫人,以維護勞工利益著稱;切-古華拉拋棄名門身份,為理想鑽入叢林打遊擊;馬勒當拿來自貧民窟,一生都在挑戰現有秩序,把強者拉下馬。

  喜歡看球的鄧小平,看到馬勒當拿出場,總會欣賞的說一句:「看那個小個子」。老馬曾6次來華,爬過長城,蹬過三輪,現場看北京奧運。他還有過這樣一個判斷:全世界都可能成為美國的殖民地,但中國不會。

  和老馬比,美斯球技無可挑剔,但氣質上似乎不那麼阿根廷,他太乖了,缺一點叛逆和狡黠,缺一點放蕩不羈。

  阿根廷人呼喚救世主,因為他們身陷苦難。這半個多世紀,阿根廷一手好牌打得稀爛,這裡地理優越,氣候宜人,資源豐富,卻從發達國家一路倒退成了發展中國家。

  阿根廷祖上曾經闊過,這是白人佔比最高的南美國家,有著自視為歐洲人的優越感。在清朝剛輸掉甲午戰爭的1895年,阿根廷人均GDP世界第一,那時歐洲形容有錢人的俗語是:富的像個阿根廷人……

  但今天,阿根廷貧困率高達42%,年通脹率接近100%。10年前,100人民幣能換50比索,今天能換到2000。老百姓不存錢,領了薪金就著急花掉,因為錢毛的太快。

  所以你能看到,2018世界盃,很多阿根廷球迷貸款去俄羅斯看球,利率竟高達50%,可阿根廷人早就學會了用提前消費對抗通脹,既然看不到未來,何不透支現在?

  經濟衰退,民生艱難,阿根廷人需要一個逃離現實的精神工具,那就是足球。

  70年來,在國家層面,阿根廷沒有任何輝煌的記憶,只有馬勒當拿和美斯帶來的精神慰藉。

  尤其在老馬身上,阿根廷人看到了屬於自我的全部氣質:草根情懷、叛逆精神、苦難中不停的向上抗爭,這,就是阿根廷人最深層的精神財富。

  所以你能明白,足球和世界盃,為何對阿根廷人如此重要。

  因為,在苦痛中尋求尊嚴,這是他們,唯一的驕傲。

  (李普利)

  

聲明:新浪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