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失意小夥的迷茫之旅:川渝間徒步46天,一度山中吃野菜

2022年09月22日17:37

  沒有目標,沒有方向,22歲的李成(化名)只是覺得需要出去走一走,就上路了。

  這一趟持續了46天的旅程,猶如他此前幾年漫無目的的生活。

  今年7月中旬,李成背上行囊,帶著僅有的500塊錢,從重慶出發, 走了四五天后,才在網友的啟發下確定了方向——四川成都。

  他依靠手機地圖,沿著鄉村道路走。每經過一個或兩個場鎮就逗留一晚。他在公廁里洗漱,在街邊長椅上睡覺,餓了偶爾會去下館子,或用軟件識別可食用的野菜充饑。曆時一個多月,他走過45個場鎮,9月2日抵達成都。

徒步期間的李成(化名)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徒步期間的李成(化名)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到成都之後,他依然不知該做什麼,決定去成都西邊的山區繼續思考。於是,走過新都、郫都、溫江,他到了大邑縣,在鶴鳴鎮的一座山上呆了幾天后,他熬不住了,於是打110求助。

  李成說,他小時候父母離異,他18歲開始外出謀生,但每個工作都幹不久,直到上次辭職,再次找工作遇挫,他心情失落。想起這些年自己沒有成長和進步,未來的路該怎麼走?他想不明白。於是,他決定出門,在路上好好想一想。

  9月19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從大邑縣公安局鶴鳴派出所瞭解到,民警說服他和一直不願聯繫的家人通了電話,他答應回家。

  21日,李成在大邑縣救助站完成防疫隔離。他對澎湃新聞說,他已經購買了當日的車票,要回到母親身邊去了。

  大山裡打出的求助電話

  9月6日,成都大邑縣公安局110指揮中心接到一個求助電話,一小夥子報警稱,他在鶴鳴鎮聯和村山上迷路,被困山裡,需要幫助。110指揮中心迅速將救援指令下達到鶴鳴派出所,教導員李俊帶領輔警前往指定位置尋人。他們尋找的求助者就是李成。

  成都大邑縣鶴鳴鎮聯和村與斜源鎮大鵬村接壤,這裏地處邛崍山脈以東,屬山區地形,距離西嶺雪山很近,海拔在600米以上。初秋時節,天氣轉涼,山裡連續陰雨,野外生存非常困難。

  據大邑縣公安局通報,李成今年22歲,四川巴中人,在重慶上班。此前因心情不好,想出門散心。7月下旬,他從重慶出門,漫無目的地溜躂,最終決定往成都走。9月6日,他進入到成都大邑縣境內。

  李俊介紹,警方當時通過電話和李成反複溝通,確定他在出江鎮大鵬村山上。山上不通車,李俊用電話引導他沿著山路向山下走。鄰近的出江派出所民警隨後也趕來協助,當天16時許,兩個派出所的民警在位於鶴鳴轄區聯和村新場、出江交界處的一個三岔路口將李成找到。

報警求助後和求助民警彙合。
報警求助後和求助民警彙合。

  民警見到李成時,他已經精疲力竭,又累又餓。吃完民警事先準備的麵包和礦泉水,經短暫休息,他回到了鶴鳴派出所。

  由於疫情防控,民警核實了李成的基本情況之後,按照當地疫情防控相關規定,開車將他送去縣人民醫院做核酸檢測。核酸報告出來後,李成被民警安置到了縣集中隔離場所,觀察隔離結束之後再送其回家。

  出門走走,從重慶走到了成都

  7月23日,李成從在重慶市永川區租住的旅館出門,往西南黃瓜山方向走去。他心裡沒有明確的目標和方向,他說,往那邊走,只是因為那邊是一個鄉村旅遊區,他需要去走走,散散心。

  兩個月前,他從上班的工廠辭職了,一直休息著,出發時身上還剩500多塊錢。他說,當時找工作不順利,心情糟糕。過去這些年,他也總是上一段時間班,玩一段時間。他在餐館里打過短工、做過雜活,在富士康做過3個月工人,在京東方做過3個月工人。

  這次找工作遇挫,令他很沮喪。他覺得,22歲了,不能再這麼下去,需要好好想一想,未來應該如何生活下去。

  他說,沒有錢購買專業的戶外設備,就網購了一個太陽能充電器,還有一個凹凸鏡,他覺得這個可以用來生火,還能製作望遠鏡。還有一件鐵製工藝品,實際上是沒有開刃的刀具,他說在野外砍樹枝、竹子用得上。另外,他還隨身帶了一個水杯、幾件衣物、一把雨傘。

  他走走停停,4天走了不到10公里,停下來就打遊戲,也會在社交賬號上直播徒步,但只有10個關注者。直播幾天后,他覺得太耗流量,就停了。

  他覺得還是需要一個方向。第4天,他在和遊戲直播間里認識多年的網友聊天時,說起當年該網友曾邀請他到成都玩的事,他突然決定去成都。於是,他調整方向,拐向西北,往成都出發。

  七八月份,川渝持續高溫。第7天,李成到了重慶市永川區來蘇鎮,網購了一頂竹編遮陽帽,為等這頂帽子,他在來蘇鎮呆了2天。

  “根據路程,一天走一個或兩個鎮,每過一個鎮就在地圖上標註一個星號。”他說,晚上就在場鎮有公廁的地方歇腳,因為有自來水,洗刷方便,睡覺就在附近街邊的長椅上。

  在路上,他知道了川渝地區正面臨大旱。他會儘量避開人多的地方,有時會遇到熱心人,把他當成徒步旅行者,會送他一些水果。村里有人邀請他吃飯,路過核酸檢測點,有人送他水和乾糧。

  路途中餓得不行時,他也會在場鎮小館子裡吃一頓飯,炒一盤土豆絲,要一碗米飯,一頓飯一二十元錢。有時遇不到飯店,就在超市里買泡麵。他說,這樣的消費一天也只有一次。

  路上,他會用手機軟件識別可以食用的野菜,邊走邊找野菜吃。他說,一路上他吃過的野菜,有狗尾巴草、飛蓬、小蓬草、野艾蒿、蒲公英等。

  他就這樣走過了45個場鎮,8月23日到達成都新都區和網友見面。

  漂泊多年,最終選擇回家

  8月23日,李成走到了成都龍泉驛區洪安鎮,有網友為他付了出租車費,他從這裏打車去成都市新都區,和那位認識多年的網友見面。

  他說,這位網友因為身體不太好,一直在家,也沒有工作。

  他們在新都區桂湖公園見面,一起打遊戲。中午網友請他吃了飯,下午將他帶到了公園一處公共廁所附近。他晚上就在這裏洗漱,然後在附近找長椅睡覺。

  見完網友,李成又失去了目標。他說,他瞭解了一下成都的環境,決定往西走,那邊是山區,他覺得山裡有野菜野果,可以繼續在裡面呆幾個月再出來。

  於是,他從新都區到郫都區、再過溫江,進入大邑縣到了鶴鳴鎮一帶,進了山。

  他在山裡的四五天,都在下雨,他用刀砍了竹子、樹枝搭了一個簡易的支架,再將傘撐在上面遮雨,餓了吃野菜野果。

  成都以西的山區,環境比丘陵地區惡劣。氣溫低,雨水多,成都人夏天避暑喜歡往西邊走。李成在山裡呆了一週,沒有飯館,沒有乾糧,純粹靠野菜,體力跟不上,他感覺實在撐不下去了,最終選擇打110報警求助。

  當他和尋找他的民警彙合時,這一趟旅程算正式結束了。

李成在鶴鳴派出所吃完飯被民警送往救助中心。大邑縣公安局鶴鳴派出所 供圖
李成在鶴鳴派出所吃完飯被民警送往救助中心。大邑縣公安局鶴鳴派出所 供圖

  在派出所吃完飯,民警核實了他的基本情況。李成稱自己一直和家裡關係不好,在外面再難的時候都沒找過家人。經民警再三開導,他還是接通了母親的電話,並答應回家。後來哥哥也聯繫到他,並給他轉來了1000元錢。

  李成說,他3歲的時候,父母就離婚了,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他雖然跟著父親,實際上父母兩邊都會去。他認為,父母沒有不管他,但也管得不多。

  李成稱,他15歲初中畢業,父親沒有提讓他繼續讀書。父親問他想做什麼,他說想和父親一起做裝修。從15歲到18歲,他和父親學做裝修,但是他對這個事沒有興趣,也和家裡處不好關係。18歲時,他自己開始外出謀生。

  他說,他一直通過一個勞務公司找工作,勞務公司給他推薦過很多事,都是短工。後來進了廠,每個月有五六千塊錢的收入。

  他每個工作都幹不久,最長的三個月,做一段時間,又要休息一段時間再找事。這樣過了幾年,直到幾個月前再次辭職,休息了兩個月,再次找工作遇挫。他稱,一些單位不要他的理由是太胖,他身高1.7米,體重一度180斤。

  找不到工作,他心情失落,想起這些年,自己的確沒有成長和進步,未來的路該怎麼繼續走下去?他想不明白。於是,他決定出門,在路上好好想一想。他說,一路走來,問題依然沒有想明白,但是體重應該是減少了不少。

  9月21日,李成隔離結束,他買了車票,準備回到南充母親的家。下午6時許,他給澎湃新聞記者發信息說:“我快到老家了,手機我會放在別的地方,不會帶身上,你那邊可能(暫時)無法聯繫我。”那未來有什麼打算?他說,計劃在家繼續思考一段時間,先待半年再說。“對於工作,我願意消耗體力,但我不願意花費太多精力。” 他說。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