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寶國:演《海的盡頭是草原》要摒棄全部表演技巧

2022年09月22日11:30

《海的盡頭是草原》陳寶國版海報。
《海的盡頭是草原》陳寶國版海報。

在根據“三千孤兒入內蒙”真實曆史事件改編的電影《海的盡頭是草原》中,陳寶國飾演杜思瀚,在退休之後,來到草原尋找自己的妹妹。整部影片便是以“尋親”為線索,串聯起半個多世紀前的故事。

陳寶國和《海的盡頭是草原》的導演爾冬升,雖然是第一次合作,但兩人挺有緣分,小名都叫“小寶”。爾冬升說,杜思瀚這個角色需要一個性格非常穩的人來演,表情不能太多,而陳寶國給整個戲帶來了穩重,就像“定海神針”一樣,讓觀眾看到這個戲的份量。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陳寶國表示,這部戲就像一首散文詩,也像一幅中國水墨畫,中間有大量的留白,給觀眾充分的想像力。

影片像山水畫有留白,人物不矯情

陳寶國和博納影業集團創始人、董事長於冬之前有過一次合作,在2016年上映的電影《湄公河行動》中,陳寶國客串公安部部長。《海的盡頭是草原》籌備時,於冬再次向陳寶國發出邀請,表示有一個“三千孤兒入內蒙”的故事想要合作,陳寶國很爽快地就答應了。

對於“三千孤兒入內蒙”這段曆史,陳寶國並不陌生,之前不少影視作品都呈現過這段故事。但是,看《海的盡頭是草原》的劇本時,陳寶國依然為幾十年前的故事所動容,“很激動”。

看完劇本後,陳寶國和導演爾冬升溝通,他覺得這部電影就像一首散文詩,裡面有很多跳動的旋律,它跟人生、愛有直接關係,而且故事中的人物不矯情,沒有那種撕心裂肺的哀嚎。它也像一幅中國水墨畫,中間有大量的留白,給觀眾充分的想像空間。

《海的盡頭是草原》劇照。 陳寶國飾演去內蒙古尋找妹妹的杜思瀚。

對於片中陳寶國飾演的杜思瀚,為什麼在幾十年之後才去草原尋找妹妹杜思珩?陳寶國也和導演爾冬升有過交流。劇本中,杜思瀚從事的是一個很機密的科研工作,他一直沒能去草原尋找自己的妹妹,直到他退休了,帶著母親臨終前的囑託,一定要完成這個願望。並且,由於小時候自己的那個“秘密”,從而讓妹妹與家人分離,這幾十年來他是帶著愧疚的。

在陳寶國看來,正是有了這一點,這個故事才會更深沉一點,如果僅僅是尋親的話,這個角色會相對單一很多,“他表面上是尋親,實際上是對幾十年來自己的行為做一個懺悔,是有救贖的成分在裡面”。

陳寶國說,在拍攝時,爾冬升導演給了很大的發揮空間,沒有框定必須要如何表演,不像懸疑劇,要嚴格按照規定情境里的戲劇動作,相反,這部戲裡面有很多觸動點。“好在我們年齡相仿,也都是為人父的人,對生命的感受其實差不多”,尤其是當陳寶國知道爾冬升的姥姥是蒙古族人後,更覺得這是一種緣分,有濃烈的情感在裡面。

最喜歡兄妹相見戲份,就說了一句台詞“你恨我嗎?”

整部影片就像一部公路片,以陳寶國飾演的杜思瀚尋找妹妹為線索,讓觀眾遊覽了內蒙古草原的壯美遼闊。

然而,在拍攝過程中,草原的環境其實是很惡劣的,一片雲來了,就要馬上穿上羽絨服,雲走了,又把羽絨服脫掉。一陣風來了,還沒緩過神來,劈里啪啦花生豆大的冰雹就砸下來。陳寶國沒有感受到草原的風景,而是一直沉浸在人物里。

“這個人物外化的表現形式很有限,劇本沒有提供,我在演這個人物的時候,就摒棄掉全部表演上的技巧”,陳寶國說,自己心裡會和人物有同樣感受,五臟六腑是扭在一起的,離親人越近的時候,自己就會有一種信號,感覺就在我的前面,也可能在我的後面,可能會錯過。所以,他沒有心思坐在車里去欣賞草原上的風光,“其實我跟片中的導遊之間還有一些對話,他講述了自己的故事,我還多少有點兒代入感,其實我應該心不在焉一些”。

陳寶國最喜歡的一場戲,是結尾兄妹相見的段落。他知道這場戲作為一段重要的戲劇情節,可能是這個角色的情緒爆發點。對杜思瀚來說,他的情緒要複雜得多,幾種情緒扭在一起,擇不清哪個線頭,這也是陳寶國喜歡這個人物很重要的一點。在演這場戲時,陳寶國就在想,之前無數遍去想像妹妹的樣子,時隔60年相見,她會變成什麼樣,會罵我還是打我,會扭頭就走還是站在那兒不動。但等見面之後,他就說了一句台詞:“你恨我嗎?”

陳寶國表示,他在演這個人物的時候,要摒棄掉全部表演上的技巧。

不過,對於這場戲,大家之前並沒有做很多溝通,陳寶國和飾演妹妹的巴德瑪是第一次見面,導演爾冬升也沒有多聊這場戲,“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大家一直在迴避去討論它”,陳寶國說,這場戲其實有很多出口,就看怎麼去表現。

這場戲還出現了一位90多歲的老額吉,讓陳寶國感受到草原人對母親的尊敬。最開始,陳寶國以為她是其他演員的老師,後來一問,才知道她只是一位上了年紀的母親。“當時我們在一個棚子下聊天,看到一輛車開過來,老太太一下車,其他演員都站起來從棚里往外走,”陳寶國說,草原人對長者的尊敬,讓他由衷地敬佩。

新京報記者 滕朝

編輯 黃嘉齡

校對 趙琳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