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人只在足球場上才更愛國?

2022年09月22日16:06

  德國人愛國嗎?

  以中國人的標準看,德國人似乎不夠愛國。

  一個德國人在公開場合通常只會說愛柏林、愛漢堡、愛某個城市和家鄉,但很少會說愛德國。

  對於愛國主義,德國人似乎很敏感,很迴避。

  拿國旗來說,德國人平日很少在機構、商店、街頭掛國旗,也鮮有國旗圖案的飾物……

  但是,也有一個例外:那就是足球和世界盃。

  只有在這個時候,德國人才會罕見的集體爆發出愛國熱情。

  世界盃(及歐國盃)來了,你才會看到整個德國充滿「黑紅金」的元素。

  德國人對國家的公開示愛,彷彿是週期性的,平日約束的很嚴,甚至刻意迴避。每隔四年或兩年,才因為足球釋放一次。

  為什麼德國人對錶達愛國情緒如此小心翼翼?這背後,是這個國家、民族與歷史中的獨特淵源。

  世界盃歷史上,德國4次奪冠,僅次5星巴西。在中國,支持德國的球迷人數眾多,尤其在大賽時。

  中國球迷喜歡德國隊什麼?德國足球有棱有角,特點鮮明。想想那些關鍵詞:整體、紀律、力量、硬度……

  這樣的德國,是浪漫主義的反面與剋星。世界盃上,他們克法國、克荷蘭、克阿根廷,還打過巴西7比1……

  連尼加有句名言:足球是一項簡單的運動,22個人追著球跑90分鐘,最後總是德國人贏。

  在足球之外,德國人也是力量感十足的民族。

  德語發音充滿力量感,大量喉音與爆破音,聽著很硬很凶,所以法國人說:德語是世界上最適合下命令的語言。

  德國人的音樂也有點硬。貝多芬開創了抬高手臂演奏鋼琴的創新技法,擊鍵力度之強猶如在砸鋼琴,他的音樂包含著多層次的力量對比;卡拿揚指揮下的柏林愛樂樂團,以德式莊重感低音著稱於世;還有德國最著名的樂隊之一:戰車……

  德國人的力量還來自秩序,紀律和整體性。

  1990年世界盃決賽有這樣一個細節。隊長馬圖斯放棄進攻性位置,協助巴治禾一同盯防馬勒當拿。

  讓中場核心、全隊頭號球星犧牲自我去盯人,如同讓美斯C.朗拿度去踢邊後衛一樣不可思議,但對德國人來說,個體要服從整體需要。

  設計好整體框架,定好規則,然後按部就班,像機器一樣運轉,這,就是德國。

  中國人到了德國,也許會覺得刻板無趣。

  楊晨當年效力德甲,訓練之餘沒什麼地方可去,乾脆安心休息。

  德國的商場、超市在週日節假日不營業,依據是1956年的《商店關門法》。

  德國城鄉發展均衡,人口分散,缺少超級大都市,所以也沒有華人抱團取暖的唐人街。

  吃苦耐勞的華人,想加班內卷也沒戲,德國《工作時間法》規定,每週工作40小時,最多不得超過48小時。

  常用問候語,中國人見面問「吃了嗎?」,民以食為天;德國人問「「Alles in Ordnung?」,字面意思是:一切秩序都好吧?可見秩序在德國人心中的重要。

  可凡事總有兩面性,也許是被秩序限制的太嚴,反彈也就越厲害,這樣一個循規蹈矩的民族,在歷史上,卻盛產打破秩序的天才,而且不幹則已,一幹就驚天動地。

  馬田路德,對抗羅馬教廷,引爆宗教改革和基督教大分裂,徹底改變歐洲歷史;馬克思與恩格斯,發表《資本論》和《共產黨宣言》,成為全世界無產階級的革命導師。

  ……

  而當不安分的野獸衝破秩序的束縛,惡魔就被引向了人間。

  1914年,一個奧地利失業青年在慕尼黑街頭賣畫為生。這是他的一幅畫作,對照一下現實街景,過於寫實,缺乏靈感。

  青年夢想成為藝術家,卻被美院拒收,還被嘲諷:你沒有美術天分,更適合去設計建築。

  這個青年叫阿道夫-希特勒。

  20年後,已上位德國第一人的他,真的開始設計建築了。希特勒的「日耳曼尼亞藍圖」,要按古羅馬風格,把柏林推倒重建,成為第三帝國和世界的宏偉中心,在城市設計草圖中,甚至有希特勒手繪的建築圖樣。

  但柏林,最終成了這個樣子。

  希特勒讓德國走向了毀滅,也讓德國人明白,不受約束的愛與力量,只會招致災難。納粹時代,整個德國陷入極端民族主義狂熱,「愛第三帝國和元首」,成為套向人民脖頸的義務和枷鎖……

  所以,如今的德國人,對象徵國家權力的符號,保持著天然的警惕。想看國旗、鷹徽、國歌集中展示的地方?那隻有足球場。

  從官方到民間,德國人淡化國家、民族與愛國的概念,他們從歷史中汲取教訓,他們要用秩序與規則,束縛住力量的野獸。

  德國人愛國嗎?愛,只不過,這份愛,多了一份距離,多了一份警惕。

  (李普利)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