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納德不掩飾萊德杯將收窄球道:這是削弱美國之道

2022年09月23日17:35

  香港時間9月23日,馬克羅伊在開球偏離線路之後,將小球的落點類比為進了“叢林”。歐洲隊隊長盧克-唐納德指出草葉子相當厚實。美國公開賽冠軍馬特-菲茨帕泰利克(Matt Fitzpatrick)簡單地將長草概述為:“懲罰嚴厲”。

  如果剛剛落幕的意大利公開賽,歐洲方面從明年萊德杯的比賽場地馬科-西蒙高爾夫鄉村球會(Marco Simone Golf and Country Club)上吸取到什麼經驗教訓的話,一定是球場的佈置需要獎勵精確的開球,所以狹窄的球道週遭要由糾結的長草,甚至是長度更長的高草所護衛。

  去年在呼嘯峽創紀錄負於美國隊之後,盧克-唐納德已經在謀求球場的幫助,力圖縮小與美國大炮之間的差距。

  “我們肯定希望強調小球打上球道,”盧克-唐納德在星期天最後一輪之後說。他證實會進一步收窄球道。

  “肯定不會有美國公開賽那麼狹窄,我認為還是有些寬度的,”他說,“可是一些洞,某些地方的寬度太大。因此如果你想要一號木強攻,你是可以做到的,那些地方會收窄。”

  在呼嘯峽,美國隊19比9取勝。這是1979年,歐洲大陸加入到萊德杯之後,歐洲隊遭遇的最大失敗。在呼嘯峽,長草最高4英吋。

  與之相對,馬科-西蒙的一些高草已經過了球員的膝蓋。

  “我想考驗越難,對我們而言越好,”歐洲隊副隊長埃多奧多-莫里納利(Edoardo Molinari)是該隊的分析專家。

  馬克羅伊則補充說:“如果你在這裏開球的時候偏離了線路,將非常、非常困難。長草難以置信的濃密。如果你打偏很多,還要出去,那麼你會遇到叢林。

  “美國人非常擅長150碼之內上果嶺,因此要努力那樣設置球場,要讓你的開球進入那個區域是一項挑戰,”馬克羅伊說,“逼迫人們在開球上更保守,我想那會幫助歐洲人一點點。”

  (小風)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