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團抗疫!“我有信心與‘艙友’們共克時艱!”

2022年12月05日16:27

為全力應對本輪疫情,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作為北京新國展方艙醫院首批醫療隊牽頭單位,協同北京同仁醫院、北京口腔醫院、北京胸科醫院共同組建一支168人的醫療隊,收治輕型病例及無症狀感染者。

作為本市第一批由醫療機構完全接手運營的方艙醫院,面對艙內感染者大量“非醫療”需求,醫療組、護理組、院感組、信息組、患者服務保障組通力合作,不斷優化入艙、在艙、出艙各環節。從11月17日9點開艙到12月4日8點,W2艙累計收治患者1893人,累計出艙1062人,目前在艙患者831人。18個日夜,已收到50餘封“艙友”留下的感謝信。

從“心裡牴觸”到主動報名誌願者——感染者的方艙生活

“剛住進來的時候心裡有點牴觸”,回想幾天前剛住進方艙時的心情,袁先生這樣說。家住西城區的袁先生11月26日核酸陽性確診感染新冠,11月27日淩晨被轉運到北京新國展方艙醫院W2方艙,“這事怎麼會輪到我?當時豈止是焦慮,心裡害怕。”

醫務人員安排好隔離間和床鋪,發放了臉盆、毛巾、洗髮水等物品。“我一個人住一個隔離間”,袁先生開始了方艙的治療和生活。“醫生發給我一包藥品,是中藥顆粒,自己泡著喝,一天兩袋”,醫生還開導他要調整心情,“讓我們別害怕,心情好起來,對康複有好處。”家人也經常來電話,讓他放寬心,把病養好。

袁先生在醫生開導後,心情慢慢好起來,他發現方艙里的每個區域都有誌願者。“為啥不給自己找點事做?”很快,袁先生成為他所在C1病區的誌願者。

“愛心在方艙傳遞”是W2方艙一個微信群的群名,群內成員都是入住W2方艙的患者,而他們還有另一個共同的身份——誌願者。

“方艙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大家互相幫助。”一次,袁先生和另一位誌願者幫艙友們發餐,“發飯的時候又有人過來幫忙了,一起把飯從車上抬下來,再一份份發到艙友手裡,大家都挺熱情的。”

宣武醫院神經外科護士張檬負責W2艙誌願服務方面的工作,她說:“剛接到組建誌願者隊伍的時候,我還擔心生著病的患者是否願意參與誌願服務。很快我就發現,大多數患者都很有愛心,而且他們的誌願服務做得很好!”

誌願服務、患者互助成為提升方艙治理水平的一種有效方式。從開艙到12月2日,W2方艙患者中累計有200多人成為誌願者參與誌願服務。目前在艙誌願者142人,還有100多名誌願者已經治癒出艙。

我有信心跟“艙友”們一起共克時艱!——方艙里的“全能”守護者

唐毅帶領團隊進行開艙前的準備

“作為第一批由醫療機構完全接手運營的方艙醫院的領隊,我經曆很多人生第一次!“回想起北京新國展方艙醫院W2區開艙運行的2周,宣武醫院紀委書記、W2方艙醫療隊總領隊唐毅忍不住感慨。

11月13日宣武醫院接到組建方艙醫院的通知,僅12小時就與同仁、胸科、口腔三家兄弟醫院組建了168人的醫療隊。其中包括醫生20人、護士100人、醫技15人,院感防控12人以及管理人員21人,一家“小醫院”的架構初顯。

北京新國展W2方艙開艙第一天

雖然方艙醫院也叫醫院,但在這裏醫療並不是唯一主題。如果走進方艙,你會看到戴著眼鏡上網課的孩子、“正襟危坐”開視頻會的白領、端著牙杯刷牙的老人……有忙著為感染者辦理入艙手續的醫療隊員,也有自願幫著發餐、統計需求的誌願者。

唐毅是宣武醫院神經內科的知名專家,同時負責國家神經疾病醫學中心的科研與管理工作,也擔任醫院紀委書記。即便這樣的多面手,來到方艙的第一週也經曆了很多“第一次”。他說,日常工作中需要考慮的是自己負責的病人用什麼治療方案、醫療工作中可能遇到的挑戰,而現在需要帶領醫療隊解決好“艙友”們的吃喝拉撒:艙里的暖氣足不足?wifi網速快不快?入艙、出艙手續怎麼才能更快捷,讓大家減少等待……

即便在開艙前進行了模擬接診演練、各環節的全流程測試,唐毅帶領的醫療隊還是很快就碰到了一個“非醫學”難題——網速慢!

北京新國展方艙醫院W2艙共有1000張床位,這麼多人在一起,最大的需求就是上網:中小學生需要上網課,成年人需要收發郵件、開視頻會議,老年人也需要刷手機;醫療隊的工作更離不開網絡。可開艙第二天就發現整個區域的網絡速度大幅下降。唐毅說,“我第一時間就找指揮部溝通這個情況,對接了通訊運營商。大概半天的時間,運營商的信號車就開到了方艙周圍,保證了艙內的網速。”很快艙內又恢復了正常的“生活氣”。

大部分感染者7至10天達到出艙標準

冀冰心與同事探討治療方案

“目前到我們艙的都是無症狀感染者和輕症患者”,宣武醫院醫務處副處長冀冰心這次擔任W2方艙醫療隊隊長。他告訴記者,入艙的感染者,大部分進艙時沒有明顯症狀,僅核酸檢測為陽性,有部分患者存在咽乾嚥痛、發熱、流涕等輕症症狀。

醫生和護士負責將患者接進艙室內,指導患者掃碼填寫身份信息、出現的症狀等,進行“入院登記“。醫療隊每天會監測患者的體溫、血氧、心率等指標,醫護人員會根據上傳到信息系統的內容和對患者的接診情況予以相應的治療。

為方便患者,W2艙把艙內分為男區、女區、家庭區,分別有400張、400張、200張床位。其中,家庭區的每個隔離間里有兩張床。“小朋友可以和父母一起,老人和子女一起,方便相互照應,家人在一起能穩定情緒,不至於那麼焦慮。”

冀冰心說,對於無症狀感染者,我們不會給予過多的干預治療;對輕症的患者,我們會在測體溫等基本觀察的基礎上,對新冠本身引起的咳嗽、發燒、腹瀉等症狀進行對症處理;還有部分患者患有高血壓、糖尿病等基礎疾病,我們會密切關注他們的健康狀態,並為他們配發基礎疾病的用藥。

“兩次核酸檢測陰性為出艙的標準。”冀冰心說,從患者住院的第5天開始我們會安排他們進行核酸檢測,檢測結果連續兩次為陰性,即符合解除隔離標準,“大部分感染者在7天到10天左右就轉陰了。”

第一位出艙的患者

患者服務保障組24小時在線“接訴即辦”

郭思媛在接聽患者來電

W2艙內探索了誌願者“吹哨”機制,將誌願服務與接訴即辦、未訴先辦融合。如果有艙內的運維人員、保安、保潔沒能及時發現、處理的問題,誌願者發現後會立即“吹哨”,來自宣武醫院的張檬在患者服務保障組工作,她說:“比如有暴露的電線、地上有積水等,都會有人會拍照片發到誌願者群裡,由我們督促運維方工作人員來盡快處理。”

為瞭解決方艙感染者的各種“非醫療”訴求,W2方艙成立了——患者服務保障組,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院長辦公室的郭思媛是組員之一。開艙至今,每天患者的訴求會通過多條渠道反饋到患者服務保障組,“有患者會直接撥打12345,也有人通過誌願者微信群提出訴求,還有患者撥打患者支持熱線尋求幫助”,郭思媛會耐心傾聽記錄,多方協調,認真、及時回應患者訴求。

“剛開始接通電話的時候,可能患者大多情緒比較激動。但站在他們的角度上考慮,因為對疾病的恐懼、對陌生環境的不安,對家人健康狀況的擔憂,情緒波動都是很正常的。所以作為患者服務保障的醫務人員,我們儘可能的耐心傾聽、安撫情緒,同時協調各方盡快解決實際問題。名義上我們的工作時間是早上8點到晚上18點,但因為方艙醫院的特殊性、患者訴求的隨時性,我的手機每天24小時都是暢通的;另外,也會隨時關注誌願者微信群消息。對於患者們的訴求,我們第一時間響應,能在當天解決的就不拖到第二天。”

郭思媛發現,在W2艙開艙的10多天里,患者的訴求發生著變化:“開艙初期,患者訴求比較多,主要問題集中在生活物資、環境衛生、核酸檢測等方面。隨著我們不斷梳理工作流程、打通工作堵點,優化解決方案,訴求量大大減少,現階段主要是回覆、解答一些個性化的問題。”

12月2日,郭思媛收到了一條患者感謝的短信,“這位老人符合出艙標準後,健康寶沒有轉為綠碼,他無法乘坐公共交通回家,同時也很擔心社區不允許進入,就在艙里滯留了。我在接到電話後,立即確認患者身份,協調上級部門尋求解決方案。第二天一早,當我收到他發來的感謝短信,得知他可以順利回家了,我也十分欣慰。能讓患者早日回家,也是我們每一位醫務人員的心願!“

編輯 辛婧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