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工會組織“硬剛”尹錫悅政府,貨運罷工致多行業遭巨額損失

2022年12月07日07:02

當地時間2022年12月5日,韓國義王市,當地卡車司機舉行大罷工。 澎湃影像 圖
當地時間2022年12月5日,韓國義王市,當地卡車司機舉行大罷工。 澎湃影像 圖

  韓國貨運工會發起的罷工已持續近兩週,這是數千名貨運司機在不到半年內的第二次大罷工,鋼鐵、煉油、汽車、水泥行業遭受巨額損失。拉長的罷工期令韓國嚴峻的經濟形勢雪上加霜。

  據韓聯社報導,韓國總統尹錫悅12月5日在與幕僚舉行的閉門會議上表示,貨運工會罷工與朝核威脅性質相當,將貨運工會的行為形容為“非法罷工”。韓國國務總理韓德洙6日表示,貨運工會的罷工是挾持國民生命和經濟的違法行為,政府不會妥協。

  韓國貨運司機們指責政府壓迫勞工,在燃料價格持續上漲的情況下,無視司機的惡劣工作條件和經濟困難狀況。他們要求政府永久性實施原本將於今年年底到期的“安全運費製”,即設置固定的最低運費下限。

  在韓國政府和工會兩度談判失敗後,雙方開啟“硬剛”模式。尹錫悅政府對部分貨運商和車主下達了強製開工令,迫使他們返回崗位,這是自盧武鉉政府時期製定該制度以來首次實施。此舉進一步激怒卡車司機們,上週末數千人在首爾舉行遊行抗議。

  由於貨運罷工,正在從疫情中緩慢恢復運轉的韓國物流再度陷入混亂和部分停滯,尹錫悅政府和工會組織的對峙還在持續。

  政府口中的“貴族勞工”不幹了

  “我們不是敵人,我們忠於國家,為出口做出貢獻。”在義王港和釜山港之間往返的集裝箱卡車司機金英讚參加了12月3日的遊行抗議,他對美媒說,“每個月都入不敷出,物價上漲,快活不下去了。”

  韓國貨運卡車司機們近日走上街頭,揮拳高呼“讓我們停止開車去改變世界”的口號。卡車司機工會委員長李鳳柱說:“每天開車14小時以上,但每月拿到的工資還不到300萬韓元(約合人民幣15900元)。按時薪計算,這是最低工資水平,但政府把這些勞動者稱為‘貴族勞工’。”

  由於汽油和柴油價格持續飆升,貨運司機實際到手的薪水還在不斷縮水。韓國統計廳發佈的數據顯示,韓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自今年5月起,連續7個月增長超過5%。

  有韓國貨運司機在社交平台上抱怨稱,美國和加拿大的卡車司機中,年收入1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約69.9萬元)的不在少數,他們付出多少就收穫多少,而韓國司機卻越干越虧。

  從11月24日開始,韓國全國民主勞動組合總聯盟旗下的貨運工會“貨物連帶”發動貨車司機大罷工,全國約2.5萬名司機響應,旨在爭取更好的工資和工作條件,涉及鋼鐵、煉油、汽車、水泥等行業。12月3日,韓國兩大全國性的工會之一的韓國工會聯合會(KCTU)也加入罷工行列,並進行示威抗議活動,掀起更大聲勢。

  貨車司機的主要訴求圍繞“安全運費製”,這是保障貨車司機最低水平運費的制度,旨在改善運輸工人工作環境,有效避免發生過勞、超載、超速駕駛等現象。該制度於2020年1月開始實行,限時3年,將於今年12月31日到期失效。貨運工會要求將“安全運費製”永久化,還希望將此制度的適用範圍擴大至所有車型和品目,目前僅適用於進出口集裝箱和水泥行業。截至今年5月,在45萬輛商用貨運卡車中,適用於“安全運費製”的卡車比例不超過6%。

  在韓國政府看來,貨車司機已經獲得了豐厚的報酬,只同意將安全運費製延長3年,且拒絕擴大適用範圍。對此,貨運工會不買賬,罷工持續。

  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表示,截至12月3日,卡車司機的罷工已造成水泥、鋼鐵、汽車、汽油行業共計約3萬億韓元(約合人民幣160億元)的損失。隨著罷工期拖長,物流受阻引發的損失在產業界持續蔓延。韓國總統室6日表示,截至當日,全國約有81家加油站的汽油脫銷。面對出貨困難,多家石化企業考慮減產。此外,鋼鐵行業目前的出貨量也只有正常情況下的一半左右。

  尹錫悅強勢應對後支持率上升

  尹錫悅上任僅半年,已經曆兩次貨運司機大罷工,上一次發生在6月,為期8天的罷工造成了各行業超1.5萬億韓元(約合人民幣84億元)的損失。當時韓國國土交通部和“貨物連帶”就“安全運費製”方案達成協議,同意延長該制度,並研討擴大其適用範圍等問題。

  然而,在“安全運費製”即將到期之際,韓國政府決定“延長”制度但不擴大適用範圍,引發“貨物連帶”的強烈反對,被指推翻此前的協議。

  在此次罷工的首日,尹錫悅在社交平台發聲,“公眾不會容忍在國家危機時把物流系統當作‘人質’的行為。”他還警告,“如果不負責任地拒絕繼續運輸,政府將別無選擇,只能考慮實施包括開工令在內的措施。”

  在罷工持續5天后,韓國政府於11月29日對向罷運貨車司機下達開工令後,國土交通部隨即前往水泥運輸行業現場開展調查,並向350名司機發送開工令文件。但由於運輸企業拒絕提供貨車車主的地址和聯繫方式,文件下達工作遇到不少困難。

  據韓聯社報導,韓政府表示,若開工文件無法順利下發,將採用刊報等方式公開發佈,一般自公告之日起14天后正式生效,接到命令的運輸司機須在次日返崗,違者將面臨停止營運、吊銷執照等行政處罰,最高將被處以3年以下有期徒刑、3000萬韓元(約合人民幣16.2萬元)以下罰金等刑事處罰。

  面對政府下達的強製開工令,“貨物連帶”11月29日在總統辦公室前舉行記者會表達反對,工會領導高層還在釜山新港街頭髮起“削髮抗爭”。他們指出,政府強製要求個體商戶開工的做法侵犯了《憲法》保障的國民基本權利,所謂強製令不僅違憲,還違反了國際勞動機構相關規定。

  尹錫悅政府態度堅決,不僅沒有妥協意向,還將“貨物連帶”罷工定性為犯罪行為,稱其對法治主義構成嚴重威脅。韓政府決定,對於拒絕運輸的貨車車主限制支付1年油價補貼,並在1年內將其排除在高速公路通行費減免對象之外。面對這一狀況,已有數十名貨運司機在接到開工令後返回崗位。

  韓國蓋洛普最新民調顯示,近日尹錫悅的支持率小幅上升,似乎是他對罷工的處理得到了輿論支持。但是,除貨運工會的罷工之外,其他多行業的罷工給交通、服務等行業帶來諸多麻煩,令尹錫悅焦頭爛額。

  “罷工潮”的源頭

  當地時間2022年11月30日,韓國首爾,負責承運首爾地鐵1-8號線的首爾交通公社工會進行罷工,導致車站乘客滯留,對民眾出行造成影響。 澎湃影像 圖

  在韓國貨運卡車司機罷工的同時,負責承運首爾地鐵1至8號線的首爾交通公社工會於11月30日起進行罷工,減少地鐵班次。韓國社交平台上有網民當天發文稱“這哪是地鐵,簡直地獄嘛,救命啊”“擠滿了人,連交通卡都刷不了”。

  這是自2016年9月以來,時隔6年首爾地鐵再次出現罷工,原因是首爾交通公社工會與資方就薪酬及裁員方案的談判破裂。然而,罷工僅1天,雙方就戲劇性達成一致。有分析認為,首爾交通公社工會開展“政治性”罷工是為了給貨運工會“貨物連帶”造勢,向現任政府施壓。

  韓國全國鐵道工會原本計劃於12月2日舉行鐵路系統罷工,在工資漲幅、晉陞制度、績效獎金髮放標準方面向韓國鐵道公社提出要求,勞資談判於2日淩晨達成一致,避免了當天的罷工行動。在此之前,隸屬於韓國工會聯合會公共交通工會的首爾大學醫院支部也進行了短暫的罷工。

  事實上,韓國社會各界工會掀起的“罷工潮”多數是受到韓國左翼工會組織“全國民主勞動組合總聯盟”(簡稱民主勞總)的號召。韓國民主勞總於11月22日舉行記者會,宣佈“通過大罷工全力鬥爭,並展開靜坐示威爭取改革立法”,誓言從11月24日開始在各行業啟動大罷工。但是,工會隊伍很快出現裂痕,多個勞資談判達成一致,最終只有貨運工會組織“貨物連帶”持續罷工。

  韓國國民力量黨首席發言人樸正河12月4日指出,“在反複進行非法罷工的今天,民主勞總已不再是代表勞動者的組織。”尹錫悅5日也表示,如果毫無原則地屈服於非法行為和暴力,惡性循環將會反復出現,“將竭盡全力打造一個法律和原則端正的國家。”

  不過,韓國民主勞總並沒有就此偃旗息鼓,6日針對政府下達的強製開工令提出了行政訴訟,並批評尹錫悅,“強調法治、公正、常識的總統消失了,只剩下固執、對決和破裂。”

  韓國《中央日報》稱,美國兩黨齊心協力,參眾兩院近日通過了禁止鐵路罷工法案,阻止了鐵路工人接下來可能實施的罷工,避免貨物短缺、物價飆升等問題。而韓國出口連續兩個月出現負增長,實體經濟正式開始衰退,韓國政界也需要對動搖國家經濟的罷工問題進行多黨合作。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