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份《居住建築防疫設計導則》給出多項建築防疫新建議:公共洗手盆不應設盆塞、中央空調系統需增加消殺裝置

2022年12月08日14:17

  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 陳思琦 深圳報導

  “居住建築應為住戶提供安全、舒適、健康的環境。在防火、抗震、防雷、防洪等標準已相當齊全的情況下,應製訂建築防疫標準以補齊建築防災短板。”在日前於深圳舉辦的首屆低碳健康地產高峰論壇上,深圳大學建設工程生態技術研究所名譽所長、教授級高級工程師卜增文表示。

  今年9月,由深圳大學牽頭主編,深圳市疾病預防控製中心等單位參編的國內首部建築行業防疫設計團體標準《居住建築防疫設計導則》(以下簡稱《導則》)正式發佈,於11月1日起生效。

  《導則》選取住宅、幼兒園、托兒所、養老院、宿舍等不同的居住建築類型,從預防呼吸道飛沫傳播、氣溶膠傳播、物品接觸傳播等方面製訂相應的技術措施,旨在降低呼吸道傳染病在居住建築中的傳播幾率,實現建築防疫和健康性能提升。

  《導則》對電梯、公共洗手間、盥洗室等易發生氣溶膠傳播的場所給出了設計建議;對商場、寫字樓等使用中央空調的場所,《導則》建議應在空氣處理機中增加淨化消殺措施。

  公共場所的洗手盆、洗滌池、盥洗室等不宜設置盆塞

  根據 GB/T 28921-2012《自然災害分類與代碼》,自然災害分為氣像水文災害、地質地震災害、海洋災害、生物災害、生態環境災害5大類39種。近年來,建築在應對地震、洪水、雷電、火災、高溫、嚴寒等自然災害過程中不斷髮展,逐漸形成《建築抗震設計規範》《建築設計防火規範》《城市防洪工程設計規範》《建築物防雷設計規範》等國家和行業標準,有效減少自然災害帶來的損失。

  而針對“生物災害”大類中的“疫病災害”,2012年以來,《公共場所集中空調通風系統衛生規範》《室內空氣質量標準》等17項建築防疫相關標準的歸口主管單位均為國家衛健委,內容側重於建築落成後的衛生指標要求以及運維階段的防護和消毒,聚焦建築前端規劃設計的防疫標準長期缺位。

  在這方面,學界與業界不無探索。2003年,建設部委託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編製了《人類居住環境與傳染病控製研究》可行性報告,提出《建築設計與傳染病控製研究》《人居環境與傳染病控製對策研究》等9個重點研究課題,但相關研究成果沒有及時轉化為行業標準、規範和手冊,無法在實際工程中應用。

  “編製標準提供了一個將前人科研成果集成、轉化、落地為社會產品的機會。”《導則》主編專家之一、深圳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袁磊告訴記者,建築防疫作為一項系統性工程,涉及基礎醫學、臨床醫學、公共衛生與預防醫學、建築學、土木工程等多個一級學科和更多二級學科的交叉協調,論文數量多、研究方向分散,製訂《導則》相當於提煉彙總各學科的國內外研究成果,統一協調專業間的矛盾,最終形成可讓工程技術人員對照執行的標準。

  例如,為有效阻斷呼吸道飛沫和密切接觸傳播,《導則》建議居住區內步行主路寬度應大於2.5米,保證行人有1米以上的間距;鑒於高層建築電梯轎廂空間狹小且井道通常密閉,導致轎廂中的空氣無法與室外空氣交換,可能造成病毒在轎廂中循環而無法排出,《導則》建議電梯轎廂配置通風設備,使電梯井道自然通風,轎廂空氣能通過井道抽取排出,同時宜配置電梯淨化器。

  今年以來,多地通報的病毒“公廁傳播鏈”使“氣溶膠”進入公眾視野。香港大學工學院副院長、室內空氣和流體力學專家李玉國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垂直建築中,來自廁所和洗臉盆的廢水排出時,容易在排汙管道內產生氣溶膠,即含糞便、尿液和口鼻分泌液的霧化物。若衛生間的地漏水封破壞或氣密性不好,感染者在進行如廁、往洗手盆吐痰、刷牙漱口等活動時,病毒可能經由排汙管道傳播至其他樓層。

  為預防在相對封閉環境中的氣溶膠傳播,《導則》建議,公共衛生間廁便器隔斷高度應不小於2.5米或緊貼吊頂,並在小便鬥之間設置隔板;同時,應避免地漏水封乾涸,公共場所的洗手盆、洗滌池、盥洗室等不宜設置盆塞,防止盆塞拔開放水形成自虹吸造成水封破壞。

  此外,為預防接觸被病毒汙染的物品傳播,《導則》建議居住建築中電梯按鈕、公區的門把手、電梯轎廂側壁等人員高頻接觸物體表面,可採用不鏽鋼等抑菌材料;公共衛生間的水龍頭、烘手器、便器衝洗閥等則建議採用感應式設計。

  中央空調系統中應增加淨化消殺措施

  將分散且稍顯晦澀的學術成果轉化為可供一線工程技術人員理解並執行的建築防疫標準,《居住建築防疫設計導則》僅是第一步。

  深圳大學建設工程生態技術研究所所長、土木與交通工程學院教授,山東建築大學客座教授劉建表示,因建築防疫領域可供參照的標準較少,考慮到緊迫性及技術風險,《導則》以建築類型較少(住宅、宿舍、公寓等)且與人們日常居住生活使用密不可分的居住建築現行探路。另一方面,同樣由深圳大學擔任主編單位的《公共建築防疫設計標準》也進入編製和評審階段。相較居住建築,辦公樓、商場、機場等公共建築的使用功能更加多元,涉及的建築防疫技術和措施也將更複雜。

  例如,酒店賓館普遍採用中央空調系統,其中客房部分採用風機盤管式空調系統,風機盤管分散地裝設在各個房間內,新風互不混合;而公共區域通常採用全空氣空調系統,空氣須經冷卻和去濕處理後送入室內,冷熱空氣循環使用。由於客房衛生間排風量通常小於新風量,客房處於微正壓,房門開啟時空氣將向公共走廊方向流動,造成一定的交叉感染風險。

  因此,針對使用中央空調系統的公共建築,一方面可以在中央空調的空氣處理機中增加淨化消殺措施;另一方面,當出現傳染風險時建議關停或採用直流式空調系統,即空氣經處理後送入房間,與室內空氣進行熱濕交換後全部排出室外,不再循環使用。

  “有研究表明,暴露在含有病毒的環境中時間越久,感染的風險越大。”卜增文表示,對於商場收銀員、機場安檢人員等在公共建築中長時間工作的特定人群,同樣建議採用獨立直流式的空調通風系統或其他有效的消殺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空氣過濾、消殺等措施必然涉及相關設備的使用,針對此類產品亦需要製定配套標準,以保證產品質量。例如,《導則》建議電梯轎廂配置淨化器,應採用經衛健委審核備案的電梯專用具有殺滅病毒和細菌功能的淨化器,要求其病毒和細菌殺滅率達到30分鍾內大於99%;建議居住建築室內設置固定或移動式空氣淨化裝置,該裝置應符合衛健委頒布實施的《空氣消毒機通用衛生要求》WS/T 648—2019,即室內空氣中的自然菌殺滅率須達90%以上。

  據悉,在《居住建築防疫設計導則》與《公共建築防疫設計標準》的基礎上,三個配套產品標準也已立項,正著手編製。

  “《導則》象徵著從0到1,而從1到10,再到行業共識的最終形成,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受訪專家表示,建築作為一項系統性工程,日後需逐步完成規劃設計、施工、安裝、驗收、檢測、評價、產品、運維等配套標準,建立完備的建築防疫標準體系,最終對標《建築抗震設計規範》《建築設計防火規範》等國家標準,建成建築防疫設計領域的國家和行業標準,使建築在抵禦疫病災害方面真正發揮作用。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