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曝光的推特文件門,到底說了什麼?

2022年12月09日08:20

  馬斯克完成收購推特之後,周周都有爆炸性大新聞。上週末他主動曝光了推特內部文件,讓外界瞭解2020年10月推特高層決定打壓小拜登醜聞的決策過程。令人意外的是,時任推特CEO多西居然對此並不知情。推特文件門,到底透露了哪些幕後真相?

  周周都曝個大新聞

  賣電車不如賣包包,還是女人的錢最好掙。

  隨著Tesla股價持續下跌,馬斯克個人財富今年縮水了1000億美元。在最新公佈的福布斯億萬富翁排行版上,LVMH老闆阿爾諾(Bernard Arnault)一度以1856億美元的個人資產超越了馬斯克,登上了全球首富的寶座。當然,隨著Tesla的股價回升,他也很快重新再次登頂全球個人財富排行榜。

  不過,無論是不是全球首富,馬斯克都是全球頂級流量博主。作為Tesla、SpaceX以及推特的三料CEO,馬斯克幾乎每天都牢牢佔據著新聞媒體的報導版面,每一條推文都是社交媒體上的熱議焦點。

  在十月底完成收購推特之後,馬斯克每個星期都會放出爆炸性大新聞。從粗暴裁員過半,到員工集體辭職,到強迫簽署奮鬥者協議,到炮轟Apple霸權,再到最新的推特門文件。這家全球最有影響力的社交媒體在收入馬斯克旗下之後,平台本身成為了最大新聞。

  上週末,馬斯克突然放出大招,宣佈自己要在推特上公佈“推特打壓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新聞的幕後真相”。他還發了一個爆米花的表情,“這會非常精彩”。不得不感慨,馬斯克非常懂得拿捏流量,不僅主動放出大新聞,而且還要提前進行預熱,提醒粉絲和媒體準時收看跟進。

  這則預熱推文很快吸引了全美關注。亨特·拜登是美國現任總統拜登的小兒子,而馬斯克所提的亨特·拜登新聞指的是2020年10月中旬突然曝光的“小拜登醜聞事件”,更是過去兩年美國左右兩派爭論不休的一個焦點事件。

  馬斯克所謂的“推特文件門”(Twitter Files),則是借用了2021年Facebook告密門的梗。當時Facebook產品經理霍根(Frances Haugen)公佈了諸多內部文件,公開舉報Facebook明知道自己的算法可能導致虛假信息傳播,依然追求流量效應,將企業利益置於社會責任之上。

  小拜登醜聞事件

  簡單回顧一下“小拜登醜聞事件”。2020年10月中旬,就在大選進入最後衝擊階段,媒體大亨梅鐸旗下的右翼小報《紐約郵報》突然發佈了一篇關於小拜登個人醜聞的獨家新聞。這則新聞立即成為了社交媒體上的熱門話題,一度成為推特熱搜榜上的第三位。

  特拉華州一個電腦維修店的老闆向時任總統特朗普的個人律師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提供了一部據稱是屬於小拜登的個人筆記本,而這部筆記本內正好有關於小拜登的諸多醜聞證據。其中不僅有他向烏克蘭企業家誇口可以引薦自己擔任美國副總統父親的郵件,還有他吸毒和性醜聞的視頻。於是,他們將醜聞發送給了《紐約郵報》來發佈。

  當時距離美國總統大選只有三週時間。可想而知,這則爆炸新聞發佈之後,被右派人士如獲至寶地大肆傳播,並被拿來攻擊民主黨候選人拜登教子無方。雖然醜聞本身與拜登無關,但保守派暗示如果拜登當選總統,小拜登可能會更加肆無忌憚用父親權勢謀取私利。

  然而,就在右派對這一爆炸性醜聞感到無比興奮的時候,推特和Facebook卻先後採取管控措施,限制這一醜聞在兩大社交平台上傳播。推特先是標註《紐約郵報》的這一新聞鏈接“有害信息”,隨後直接封鎖了鏈接,禁止該新聞出現在自己平台上,甚至禁止用戶通過私信傳播。

  與此同時,推特還暫時禁言了轉發這一新聞的《紐約郵報》官方賬號、白宮新聞發言人邁克納尼(Kayleigh McEnany)以及特朗普競選陣營的賬號。推特給出的解釋是他們的推文違反了推特關於禁止發佈竊取內容的規定,因為醜聞內容是來自小拜登被竊取的筆記本。

  顯而易見,推特這一舉動讓保守派和共和黨人士異常憤怒。他們原本想利用這一醜聞,在大選最後時刻打擊拜登支援率。特朗普本人更是在推特上暴怒:“這隻是Facebook和推特的開始。沒什麼比腐敗政客更加醜惡。必須撤銷230條款!!!”(註:《聯邦通信法》230條款保護了互聯網平台進行內容管控以及不對用戶內容負責的權利。)

  馬斯克信任自媒體

  長期以來,保守派和共和黨都在指責推特、Facebook和Google等矽谷互聯網巨頭在政治立場上偏向自由派和民主黨,打壓右派的聲音,利用自己的信息霸權控制民眾獲取的信息。這件事無疑給了他們最好的口實。而推特CEO傑克·多西隨後也承認,打壓小拜登醜聞傳播事件的處理是不可接受的。

  然而,朱克伯格在今年8月接受採訪時突然自爆內幕,他們原本並沒有打算限制打壓小拜登醜聞傳播,而是美國司法部下屬的聯邦調查局(FBI)主動聯繫他們,警告可能有外國勢力傳播虛假信息干涉大選。朱克伯格表示,FBI雖然沒有點名指出小拜登醜聞是虛假信息,但Facebook在接到警告之後認定這則新聞符合聯邦調查局的警告,因此決定採取措施對相關醜聞的內容進行限流降權。

  朱克伯格這番表態把自己的責任推得干乾淨淨,卻讓共和黨人異常尷尬。因為2020年10月還是特朗普政府時期,司法部長也是特朗普任命的巴爾(William Barr),與拜登競選陣營並沒有關係。幾位共和黨聯邦參議員立即致函朱克伯格要求詳細解釋,並要求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提供相關通信記錄以證明此事。

  而此次馬斯克曝光的則是推特決策層在限制小拜登醜聞事件傳播中的內部討論記錄。有趣的是,馬斯克並沒有將這些記錄交給主流媒體,而是交給了獨立自媒體人泰比(Matt Taibbi)在推特上進行發佈。此外,據他自己介紹,還將文件交給了另外一位自媒體人維斯(Bari Weiss),但後者目前還沒有公佈相關內容。

  過去兩年時間,馬斯克因為反對疫情防控,不滿富人加稅等公開言行,和民主黨政界人士不斷髮生公開摩擦,也遭到了美國主流媒體的批評。他對主流媒體的牴觸情緒也愈發明顯,抨擊這些媒體都對他抱有偏見,而更加推崇自媒體(Citizen Journalism)。而此次他所信任的自媒體人泰比同樣長期批評主流媒體的報導立場。

  在馬斯克預熱之後,泰比如約在自己推特上連續發了四十多條推文,公佈了馬斯克提供給他的這些推特內部高層溝通記錄,以證明“推特高層採取不同尋常的舉措打壓小拜登的醜聞”。儘管外界都知道是馬斯克提供的這些文件,泰比卻用“內部人士”來指代。

  泰比在曝光推特內部文件時也提到,兩黨都曾經多次聯繫推特要求刪除內容。“但是這個溝通體系並不是平衡的,而是基於人脈的。推特高層完全傾向於某一政治立場,因此民主黨比共和黨擁有更多的溝通和投訴渠道。”

  馬斯克在評論曝光的推特內部文件時憤慨地表示,“如果這都不算違反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言論自由),那麼什麼才是?”他還批評主流媒體對此事報導不足。“他們不僅不願意承認,甚至還對公眾撒謊,努力假裝此事是無足輕重的。這是他們的恥辱。”但諸多主流媒體很快向他指出,第一修正案限制的主體是政府,媒體和網絡平台有權自主決定發佈內容,這才是修正案的原意。

  多西本人並不知情

  推特高層為什麼要限制小拜登醜聞在自己平台傳播?泰比公佈的這些文件顯示,小拜登醜聞登上推特熱搜之後,推特高管層曾經進行了激烈的內部討論,最終決定限制此事在自己平台的傳播。主張限制醜聞傳播的推特高層認為,小拜登筆記本內容無法得到驗證,而且是來自失竊物品。

  已經離職的推特前安全部門主管羅斯(Yoel Roth)是參與討論的高管之一。他認為推特無法驗證這一新聞的真實性,他們並不相信《紐約郵報》的報導,而且這則新聞可能會對三週之後的大選產生直接影響。顯然,推特高層考慮到了2016年大選前美國社交平台大量虛假信息的影響。

  推特副總法律顧問貝克(Jim Baker)同樣支援打壓醜聞傳播。他在文件中表示,這些文件可能是被竊取的,必須保持謹慎態度,而且應該考慮到2016年大選的嚴重風險和教訓。值得一提的是,在馬斯克公佈這些文件之後,他隨即宣佈解僱貝克。

  但令人略感意外的是,文件顯示時任推特CEO傑克·多西並沒有參與討論,他甚至都不清楚推特高層最終決定限制醜聞傳播的決定。看起來,多西將自己置身於內容管控過程之外,而讓幾位核心高管來主導此事。在推特打壓醜聞傳播事件引發巨大爭議之後,多西才介入撤銷了推特的內容限制,並公開表示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主要拍板推特內容管控的是前推特總法律顧問加德(Vijaya Gadde),她也是決定將特朗普永久封號的第一責任人。馬斯克完成收購推特之後,第一時間解僱了加德。不過根據高管的金色降落傘條款,加德被馬斯克解僱之後可以帶著超過6000萬美元的遣散費回家。

  然而,或許讓諸多共和黨人略感失望的是,在這個過程中並沒有民主黨政壇人士、拜登競選陣營或是來自聯邦政府的介入和,完全是推特高管層的內部決定。

  唯一參與討論的政界人士是加州的聯邦眾議員、民主黨人卡納(Ro Khanna)。但他卻是持反對意見的。卡納通過個人郵件,明確對推特諸多高管表示,推特應當允許這一事件在平台傳播,無論這一事件對民主黨是否有利。

  在推特門事件曝光之後,卡納在《華爾街日報》發表評論文章,再次強調推特審查小拜登新聞或許有助於民主黨競選,但卻不利於捍衛言論自由的基本原則。而且,卡納並不是來自推特總部所在的舊金山,而是來自矽谷南灣地區。而舊金山的聯邦眾議員是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

  這讓很多等著看民主黨勾結推特高層內幕的保守派人士大感失望。《紐約郵報》專欄作家德文(Miranda Devine)在FOX電視台上表示,“這些文件並不是我們所希望的大新聞”(Smoking gun)。保守派媒體人戈卡(Sebastian Gorka)和西蒙森(Joe Simonson)也失望地表示,這些推特內部文件目前還沒什麼幹貨,只是證明推特高管層都偏向民主黨而已。

  推特員工政治立場傾向民主黨並不是新聞。實際上,矽谷各大科技公司員工都普遍支援民主黨。根據“負責政治中心”統計的科技公司在中期選舉之前給兩黨捐款數據,推特員工98.7%的政治捐款都給了民主黨,在各大科技公司裡面排名第二,僅次於99.6%的Netflix。不過,Tesla員工給民主黨的捐款比例也高達93.9%。

  曝光高管引發人肉

  此外,馬斯克完全沒有遮擋塗抹推特文件,就直接交給了自媒體人公佈,也引發了一些爭議。泰比也沒有對討論記錄進行塗抹遮擋,直接曝光了諸多推特高管的名字,甚至還有卡納和多西的個人郵箱。隨後泰比刪除了包括多西個人郵箱的圖片,卻繼續保留著卡納郵箱的截圖。

  在推特門文件公佈之後,馬斯克上週六在推特連麥活動上承認,這一行為存在一些紕漏,包括應該遮擋部分電子郵件地址。“我的本意是澄清過去所發生的一切,在未來建立起公眾信任。”當時他正在私人飛機上通過Starlink的衛星上網服務接入連麥。

  在推特文件門公佈之後,參與討論的幾位推特前高管立刻成為了保守派的眼中釘。他們的賬號、郵箱、照片也在網上被不斷人肉,甚至受到了諸多人身威脅。已經離職的推特前安全部門主管羅斯表示,公佈推特內容管控員工的姓名身份,讓他們面臨潛在傷害,這是完全無法接受的行為。

  羅斯在上個月離職之後並沒有簽署保密協議。過去幾個星期,他不斷接受媒體採訪以及撰寫評論文章,介紹推特過往的內容管控措施,批評馬斯克的“絕對言論自由”原則是無法實現的。就在上週,羅斯還指責,過往的推特內容管控是高管集體討論決定的,現在則完全成為了馬斯克的個人決定。

  馬斯克直接曝光推特高管身份甚至引發了已經遠離推特多年的聯合創始人斯通(Biz Stone)的憤慨。他評論道,“我不知道有什麼必要曝光(這些高管)的名字,這是很危險的舉動。”

  在沉默數日之後,多西終於站出來回覆馬斯克,“如果你的目的是重建信任,為什麼不直接毫無保留公佈所有內容,讓民眾自己進行判斷?包括關於現在和未來行動的所有討論?讓一切都公開吧。”多西依然保留著推特的股份,但他已經完全脫身,最近正忙著在非洲投資比特幣挖礦。

  而馬斯克也接著回覆,“最重要的數據被隱藏了(也包括你的),還有一些可能被刪除了,但是我們能找到的一切都會被公佈。”(文 / 鄭峻)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